• 第六章 帮你洗洗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55本章字数:2793字

    没了楚安安,楚律在无依无靠下只能牢牢抱紧他家公子,他家公子也能放心地用帝王之术培养楚律,到时候北堂国的危机不就解除了吗?

    可就在福长老起杀心的时候,一颗土豆准确无误地砸在了他的手腕上,他转头看去呆在了原地。

    一个黑衣人一闪而过,而不知何时他们的马车被大批人包围了起来,很多人对着他们破口大骂:“楚安安,你这个南湘国的耻辱,你竟然敢回盛乐,你这样的女人就应该浸猪笼!”

    “没错,我们七王爷多么好的男人,你竟然背着他胡来,太不自爱了!这种人就该杀了她!”

    “对,还要杀了那个死野种,免得坏了我们南湘国的风气!”

    谩骂声越来越激烈,不少人开始朝楚律丢烂叶子。

    楚律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吓得浑身颤抖,北堂洛连忙用身子护住他:“快把门关起来!”

    门口的人一听他们要关门骂得更凶了,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冲上前架住了北堂洛的随从,双方厮打了起来,而其他的女人则一股脑地往里头冲,势要将楚律整个撕碎。

    福长老很想动剑,可这里是南湘国,北堂洛身份特殊,他们不好乱来,他只能一边大声呵斥一边护着北堂洛往后退。

    可是没多久他们就退到了楼梯拐角处,退无可退!

    福长老咬了咬牙,被迫揭露了身份:“放肆,北堂太子在此,你们谁再敢胡来,小心刀剑无眼!”

    混乱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众人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点,自古民不与官斗,虽然是别国太子,可得罪了照样吃不了兜着走。

    北堂洛见大家平静下来,正要松口气,人群中有人喊道:“我们打的是南湘国的败类,和你们北堂国何干?你们别多管闲事,快些让开,我们要杀了这个野种!”

    很快就有人附和道:“对啊,这里可是南湘国的地界,你们北堂国的手伸得也太长了吧?”

    “就是,管那么宽不累吗?还不快点把野种交出来!”

    听到大家一声高过一声的叫嚣声,楚律颤抖着搂紧了北堂洛的脖子,他的声音带着哭腔:“洛叔叔,小绿好害怕!娘亲呢,小绿要娘亲!”

    北堂洛拍着楚律的后背安慰道:“别怕,洛叔叔在这里,没人敢欺负你!”

    楚律极力忍着眼泪,抽抽搭搭地道:“可是这些人说娘亲坏话,洛叔叔,小绿好讨厌他们!”

    听到这话福长老心中一紧,楚律护母如此心切,如果有一天他知道是自己杀了他娘,他还会继续效忠他家公子吗?

    这么一想福长老对楚安安的杀意淡了一些,可是人们对楚律的杀意却越来越浓,谩骂声越来越不能入耳。

    “吵什么!”楚安安冷清的声音从楼梯上方传来,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抬头往上看。

    “楚安安,你还有脸出来?你怎么不在里头继续做你的缩头乌龟,干嘛要跑出来丢我们女人的脸?”有一个尖嘴猴腮的女人指着楚安安的脸大声斥责道。

    “是啊,你勾引人的本事可真是不得了,就连北堂国的太子都跑来护着你的野种,我看你不仅下贱还通敌卖国!”

    “对,不然北堂国的太子为什么这么好心帮你,你这个女人真是太下流了!”

    楚律年纪小,大部分都听不懂,但他知道这些话都不是好话。

    “不许你们这样说我娘亲!”楚律气得双目喷火,楚安安倒是依然一脸平静。

    她像变戏法一般从身后拿出了一把水壶,对着尖嘴猴腮的女人浇去:“你的嘴巴太臭了,老娘一向乐于助人,帮你洗洗!”

    滚烫的开水一离开壶嘴,所有人都惊恐地往后退去,水只浇到了那人裙摆上,楚安安啧啧两声表示遗憾。

    “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用热水毁我容貌,太恶毒了!”尖嘴猴腮的女人气得跳起来骂道。

    “就是,她一定是被我们发现她通敌卖国的事实恼羞成怒了,所以才会谋害我们,大家一起上楼打死她!”

    话音刚落便有人提着裙摆虎视眈眈地要拾阶而上,楚安安不慌不忙地扔了茶壶问道:“是谁让你们在这里散播流言的?”

    “这还是流言吗,你不守妇道,又和北堂国的太子不清不楚,我们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怎么,你还想狡辩不成?姐妹们,上啊,掐死这个丢我们女人脸面的东西!”

    “噹噹噹——”

    这些女人好像疯了一样冲上了楼,楚安安抓住栏杆腾空跃起,一脚踹翻了冲在最前面的女人。

    “楚安安,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还敢跟我们动手,你眼里还有没有祖宗王法了?”尖嘴猴腮的女人抓住一切机会诋毁楚安安。

    楚安安朝她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困在楼梯上的女人只觉一股迫人的气势扑面而来。

    “祖宗王法?”楚安安笑得如春花般娇艳,而后她美丽的脸庞瞬间阴沉到底:“老娘就是你祖宗!”

    敢骂她儿子,她要这群人付出代价!

    刺耳的竹笛声响起,门外突然涌入一群胡蜂朝着尖嘴猴腮的女人扑了过去。

    那女人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声,楚安安仿佛没听见一般,任由胡蜂疯狂地蛰着她的脸,没多久那女人的脸就肿得像流脓的毒瘤,看上去极其恶心。

    所有人都是一惊,反应快的立马转头就要跑。

    楚安安的笛音一变,胡蜂分成两拨,一拨守住门口,一拨则嗡鸣着在他们头顶盘旋,做好了随时扑向下一个人的准备。

    楚安安朝楚律挥了挥手,楚律乖巧地从北堂洛身上下来,楚安安抱起他问道:“你的衣服怎么脏了,刚刚是谁朝你丢了东西?”

    楚律伸出小小的手指,众人吓得大气不敢出,他们纷纷摇手道:“我们不是故意的……”

    “对,我们只是路过买了些菜而已!”

    面对众人欺软怕硬的怂样,楚安安笑得更加灿烂:“买菜,还专挑烂菜叶买?怎么,我楚安安脸上写着傻瓜两个字吗?”

    面对楚安安的灿笑,众人只觉一阵毛骨悚然,楚安安抱着楚律一步一步上前,众人吓得步步后退。

    “我最后问一次,是谁让你们诋毁我的?敢说半句假话,我就让胡蜂把你们蛰死,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试!”

    楚安安犀利的眼神就像一道催命符,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开始打颤起来。

    很快就有人受不了这样的逼视招供道:“是二小姐让我们这么做的,她给了我们银子,让我们趁乱踩死你或者掐死你!”

    “楚心莲……”楚安安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众人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合仿佛能听到咬骨头的声音,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下。

    “流言止于智者,很显然,你们都是一群猪,那我只好帮你们恢复猪样了!”

    就在楚安安准备再次吹响竹笛的时候,沈亦宸破空而入:“本少侠在此,谁敢造次!”

    众人看到沈亦宸出现,一个个全都欢喜地叫出了声:“是沈少侠,我们有救了!”

    相比于众人的欢喜,楚安安颇为苦恼地蹙眉,这个家伙最喜欢借着锄强扶弱的名义帮倒忙了,他要是出手阻止,她又要损失一大批胡蜂了,该想个办法让他袖手旁观才行!

    办法还没想到,沈亦宸已经出剑,可他伤的不是楚安安而是叫得最欢喜的男人:“欺负孤儿寡母算什么好汉,本少侠最厌恶持强凌弱的人了!”

    不止楚安安,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这时就有人顿悟般尖叫出声:“不好,今天是双日,大家快逃啊!”

    双日,什么意思?

    楚安安满头雾水地看着沈亦宸满世界地追着那群乌合之人乱刺,嘴里还不停地嚷嚷着自己是在除恶扬善。

    楚安安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还是搞不懂沈亦宸的心思,不过既然沈亦宸是在帮她,那她也乐得清闲。

    “小绿,这里的东西不好吃,咱们换个地方吃!”楚安安捏了捏儿子的小脸。

    以往楚律都会萌萌地腼腆一笑,可今天楚律一直垂着眸子,出奇的安静。

    楚安安将脸贴在楚律的额头上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楚律抬起眸子,豆大的眼泪从眼眶中滚落,他满脸委屈地看着楚安安问道:“娘亲,什么是死野种?为什么他们说小绿是死野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