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只要少侠喜欢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55本章字数:2688字

    “姓楚的,你是怎么当爹的?当初你纵容楚心莲迫害我,现在又要为了她杀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你对得起我娘的在天之灵吗?”

    楚安安一边毫不惧怕地大喝呵斥着楚丞相,一边手脚麻利地取出竹笛,尖锐刺耳的笛音响起,无数的胡蜂以千军万马之势朝着楚丞相迎面袭去。

    楚丞相愣了一秒:“混账东西,你从哪里学的邪门妖术,竟敢反抗于我,简直是以卵击石!我现在就让你看看你的不自量力有多么可笑!”

    说着楚丞相手腕翻转,四把剑带着雄浑的绿色剑气冲破了楚安安的胡蜂阵。

    楚安安心中暗道一声不好,她手下用力,加快了乐曲的节奏,胡蜂瞬间凝聚成一条黑色的麻绳死死缠住了四把利剑。

    虽然诧异于楚安安随机应变的能力,但楚丞相并不打算手下留情,宽大的袖袍一挥,又有两把剑凌空而去:“起,给我断!”

    那两把利剑带着无穷的力量披荆斩棘般狠狠劈断了胡蜂凝成的麻绳,一大片的胡蜂散落在地,楚安安肉痛地看着横死在地上的胡蜂。

    这些胡蜂是她呕心沥血培养出来的,也是她保护楚律的一大依仗,如今却被楚丞相毁了,楚安安对楚丞相积攒的愤恨全都喷涌了出来。

    “我跟你拼了!”楚安安发疯一般从袖子中取出毒药朝着楚丞相撒去。

    “雕虫小技也想和我显摆,不知死活!”楚丞相的衣袖稍稍一翻转,漫天的药粉便卷在了他的袖子中。

    他朝前一挥,药粉带着绿色气流重新回来了,楚安安大惊失色,她连忙蹲下身子死死捂住楚律的口鼻。

    就在这个空档,楚丞相倾身上前刺中了楚安安的胳膊:“孽障,还不快点把解药交出来。”

    楚安安闷哼一声,她的手指钻入腰间,那里有她的另一张王牌,用致命毒药盘成的纹身,只要沾染入鼻,必死无疑。

    现在楚丞相离她如此近,她成功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楚安安毫不犹豫地忍着剧痛将被刺中的胳膊拔出,而后飞快地朝楚丞相的鼻尖攻去。

    楚丞相早就对楚安安有所提防,她的肩膀一动,楚丞相就往后倾倒一步,楚安安的手指擦过了楚丞相的襟口,却没有碰到他的皮肤。

    “还要反抗,看来为父给你的教训不够啊!”楚丞相阴沉着脸再次朝楚安安的另一只胳膊刺来。

    “你这个坏人,不许伤害我娘亲!”楚律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了楚安安的保护,他抓住楚丞相的大腿狠狠咬了一口。

    楚丞相吃痛,正要扯开他,一柄宝剑横在了两人中间,沈亦宸不满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欺负孤儿寡母算什么好汉,有本事就和本少侠一较高下!”

    “沈少侠?”楚丞相看到沈亦宸蹙起了眉,他怎么在这儿?

    楚心莲看到沈亦宸再次出手救楚安安,急得是心火乱烧,她提醒道:“父亲,今天是双日,咱们不能和沈少侠胡搅蛮缠。”

    楚丞相了然,他也不打算说场面话了,直接提剑挑开了沈亦宸的剑,沈亦宸毫不示弱地挥剑反击。

    橙色的剑气如一只猎豹飞速朝着楚丞相的胸口奔去,楚丞相不慌不忙地侧身闪躲,而后猛地朝沈亦宸的左侧攻去。

    绿色的剑气仿若一只翠鸟,狠狠撕咬着沈亦宸的衣袖,只刹那功夫沈亦宸的衣袖变成了一些碎布,洋洋洒洒地落了一地。

    楚安安心惊地抱着楚律,她十分担忧地看着两人打斗。

    沈亦宸虽然是年少一辈的佼佼者,可是面对修炼数十年的楚丞相就有些菜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败下阵来,到时候可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一道黑色的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沈亦宸身后,他接过沈亦宸即将脱手的宝剑,如旋风般出剑。

    他的动作非常快,仿若行云流水般,剑起剑落间毫无痕迹,要不是能听到剑击的声音,楚安安几乎都要怀疑那人有没有动。

    不到五秒时间,楚丞相就溃败得不成样子,但是他很狡猾,他直接双手弃剑落在了地上,那道黑色身影果然住手离开了。

    楚安安疑惑地看向黑影消失的方向,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乘胜追击呢?

    一旁的沈亦宸郁闷地解释道:“天下剑者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在打斗中双手弃剑者,不得杀之,要让他活着受所有剑者的唾弃。”

    什么狗屁规矩,楚丞相老谋深算又狡诈得很,他的脸皮比城墙还厚,跟命比起来,区区唾弃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这个老狐狸早就将这里清空了,除了他们几人,根本没人看到这场斗争,何谈天下剑者的唾弃?

    “这个卑鄙的老匹夫!”楚安安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沈亦宸心情缺缺地从地上捡起被黑衣人随手丢弃的宝剑,他走到楚丞相面前道:“你赢了本少侠,本少侠得住在你的府上。”

    “啊?”楚安安震惊得下巴都快掉了,这唱得又是哪出?

    显然楚丞相也没有反应过来,他虽然输给了黑衣剑者,可他赢了沈亦宸啊,怎么还得反过来包沈亦宸的食宿了?

    沈亦宸尴尬地笑了笑:“你应该知道那人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但又不能提名字的人,本少侠和他有赌约,但凡他出手帮本少侠一回,本少侠就得住下,直到打赢被他打败的人。”

    楚丞相恍然大悟,他心中开始盘算起来,沈亦宸可是年轻中的翘楚,在江湖上极富盛名,他要是住在自己的府上将给他带来极大的好处。

    “沈少侠客气了,只要少侠喜欢,住多久都可以!”楚丞相热络地想要拍沈亦宸的肩膀。

    沈亦宸一个侧步躲开了,他不高兴地撇了撇嘴:“你是说本少侠永远都打不赢你吗?”

    楚丞相笑着摇头:“老夫已经老了,沈少侠还是初升的太阳,前途无量,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赢老夫。”

    他话锋一转看着楚安安道:“不过老夫还有个不情之请,楚安安是老夫的女儿,老夫教训女儿是天经地义的事,还请沈少侠行个方便!”

    本以为话说到这个份上沈亦宸会让步,没想到他依然护着楚安安:“这可不行,本少侠行侠仗义惯了,看不得女人孩子受委屈!”

    虽然不知道他们说的双日是什么意思,但楚安安非常喜欢沈亦宸护着她们母子的模样。

    楚丞相不敢得罪沈亦宸,只好瞪着楚安安道:“既然回了盛乐就该回府,外面可护不了你多久!”

    楚安安咬牙怒视着楚丞相,她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黑衣人保护的是沈亦宸不是她,而她又打不过楚丞相,一旦她离开沈亦宸身边,没了屏障她早晚落在楚丞相的手中。

    “好,我跟你回去,我也可以为楚心莲解毒,但你得把我娘的遗物还给我!”楚安安一直很想和两年前救自己的神秘势力取得联系,可是她用了很多办法都没有用,她想着兴许线索会藏在她娘的遗物中。

    楚丞相每次听到楚安安提起已故的楚夫人,眼中都会闪过一丝怀念,但怀念越深,他对楚安安的失望越大。

    “你娘一直谨守本分,规规矩矩,可你却半点不像她!才两年光景你竟变得如此不像话,忤逆不孝又牙尖嘴利,简直可恶!罢了,你娘的遗物我会让人收拾好交给你,你必须给莲儿解毒,否则我不会饶过你!”

    楚丞相冷哼一声,扶着楚心莲上了马车,意外的是楚心莲竟然没有阻止楚安安回府。

    她扭头看了一眼沈亦宸,又看了一眼楚安安,眼中闪过一丝算计的嘲笑。

    今天是双日,是你运气好才得到了沈亦宸的庇佑,但明天可是单日了,楚安安,我看你到时候拿什么保护你儿子!

    楚安安看到了楚心莲的眼神,但她没放心上,楚心莲的算计她可以轻松应对,真正让她忌惮的是楚丞相,她必须尽快想出别的法子对付他。

    “楚丞相且留步,在下也想去丞相府叨扰几日,不知方便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