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两年不见你发育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55本章字数:2988字

    立即有门童得了命令朝着七皇子府奔去,此时欧阳朗正在和楚安安的二弟,楚明烨下棋,门童的到来搅乱了欧阳朗的心思,楚明烨轻轻松松又赢一局。

    他高兴地抓过托盘上的红玉,孩子气地在欧阳朗面前晃了晃:“大姐可真是我的福星啊!朗兄,不好意思啦!”

    欧阳朗咬了咬牙,面上却是端庄地笑着:“明烨,你自从闭关回来不仅武艺增长了,就连棋艺也增长不少,看来本王以后不能再偷懒了,要多加练习才是!”

    楚明烨大大咧咧地拍着欧阳朗的肩膀安慰道:“那小弟就不打扰朗兄练习了,我要回去看我大姐了!”

    说着楚明烨自来熟地喝完桌上的茶水,一步三跳地离开了。

    等他走后,欧阳朗阴郁地捏紧了拳头,他突然大掌一挥,整盘棋都被他扫落在地,伺候的丫鬟们连忙害怕地跪在地上请罪。

    欧阳朗的心腹上前一步小声问道:“王爷,楚明烨这么不识好歹,要不要属下跟着他在没人的时候给他点颜色看看?”

    欧阳朗一个冷眼横扫而去:“你是想说本王输不起吗?”

    心腹连忙跪在地上垂首:“属下不敢!属下只是心疼王爷,这红玉是世间少有的暖玉,王爷寻觅良久才找到一块,如今却被楚明烨夺去,属下不甘心!”

    欧阳朗脸色缓和了一些,他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道:“楚明烨骁勇善战,若是一块红玉能够让他为本王所用倒也值得,偏偏这个白眼狼怎么都喂不熟,白白浪费本王那么多宝贝!”

    想到这两年他搜罗的宝贝被楚明烨赢去不少,心中更加不痛快,他重重地搁下茶盏:“这个楚明烨真是不懂得分辨善恶,本王真不明白他为什么喜欢和楚安安那样的贱人走得那么近,摆明了要下本王面子!”

    心腹转了转眼珠子,心生一计:“属下听闻烨公子年幼时曾患过天花,那时候只有楚安安一人肯照看烨公子,烨公子对她多少有些情分。不过王爷您想,他要是真关心楚安安,这两年王爷派人刺杀楚安安那么多次,他怎么一次都没有出面帮楚安安?兴许烨公子也和王爷一样不喜欢她,但碍于情面,不好落井下石。王爷何不上门见楚安安一面,也许他就肯为王爷效命了呢?”

    欧阳朗气得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个贱人害得本王沦为天下笑柄,本王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你竟然还让本王去见她,是不是还要本王替她养野种啊?”

    心腹连忙磕头解释:“王爷误会了,丞相府的门童说是有两个男人送楚安安回府的,王爷何不趁这个机会休了楚安安呢?一来王爷会有成人之美的美誉……”

    心腹说着悄悄抬眸看了一眼欧阳朗,欧阳朗面色缓和了一些,他拂了拂袖子上的褶皱:“说下去。”

    “这二来,大家稍一打听就知道楚安安和两个男人拉扯不清,到时候世人便知在这件事里是王爷受了委屈,而楚安安则会成为婚前失节又水性杨花的女人!王爷何乐而不为呢?”

    欧阳朗很是赞赏地点了点头:“来人,笔墨伺候!”

    休书很快就写好了,欧阳朗吹了吹墨汁,颇为满意地收进了怀中。

    他大步朝外走去,神情愉悦地喊道:“备马!”

    此时楚丞相正忙着张罗北堂洛的院落,北堂洛经过一天的折腾已经筋疲力尽,福长老伺候他服下汤药后就寸步不离地守在了他的院落之外。

    楚安安和楚律的房间应北堂洛的要求安排在他的对面,楚安安刚把包袱放下,楚丞相已经急不可耐地跟了进来:“你和北堂国的太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老实告诉我,他是不是孩子的生父?”

    楚安安没有回答楚丞相的话,而是面带微笑地摸了摸楚律的脑袋:“小绿,娘亲有事要忙,你先和沈叔叔玩好不好?”

    楚律面露担忧地看了一会儿楚安安,又警告地瞪了一眼楚丞相,而后乖巧地点了点头抱着烤鸡去了沈亦宸的房间。

    楚律一走,楚安安的面色就阴沉了下来:“孩子的生父是谁你们不是最清楚吗?”

    楚丞相蹙眉,楚安安没好气地坐到一旁开始为自己包扎伤口。

    楚丞相这一剑刺得可不轻,不过没关系,她早晚会从这对父女身上讨回来的!

    楚丞相站在那里看着楚安安动作熟练地包扎伤口,她的眼神坚定清明,动作果断敏捷,和以前那个唯唯诺诺只会央求自己再给她一次机会的楚安安判若两人。

    他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楚安安婚前失节的事让他在同僚面前抬不起头,皇帝还一度停了他的职,他心里自然会记恨楚安安毁了他多年打下的前程。

    可作为一个看着楚安安长大的人,他多少还是心疼楚安安的。

    她会脱胎换骨一定是在外面受了很多苦吧?

    “不要用你那种自认是慈父的眼神看着我,你过来问我孩子的生父不是关心我,而是怕我勾引北堂洛,拉着整个丞相府陪葬,是不是?”楚安安侧眸看他。

    楚丞相愣了一下,楚安安那冷凝的视线太过犀利,仿佛能看穿他的心事一样。

    他冷着脸训斥道:“谁允许你用这种口气和为父说话?为父刚才是气糊涂了才会失手伤你,但为父也是为了你好!”

    楚安安冷笑道:“为我好就将所有证据销毁,为我好就由着她们母女将我赶出府?姓楚的,你那一套假惺惺的、所谓的为我好对我没用。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娘的遗物呢?没看到我娘的遗物我是不会给楚心莲解毒的!”

    楚丞相气得怒喝:“你这是什么态度?受伤的那人可是你的妹妹,你们从小一起长大,就算她曾经做错了什么,你也应该原谅她!”

    “原谅她是老天爷的事,我只负责送她去见老天爷!”楚安安不耐烦地挥手,“如果你只是来说废话,那就出门左拐,不送!”

    “放肆!”楚丞相抬起手掌就要朝楚安安挥去,“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反了你了!”

    这时一个人影飞快地冲进屋握住了楚丞相的手:“爹,大姐才刚回来,你怎么又要打她?”

    楚丞相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脸色好看了不少,他正要和楚明烨控诉楚安安的目无尊长,楚明烨已经像条泥鳅一样溜到了楚安安跟前。

    “大姐你看,这是我刚从外面赢来的红玉,漂亮吧?”楚明烨献宝似得捧到楚安安跟前,“这礼物送我小外甥够体面不?”

    “这怎么好意思呢?”楚安安一面笑着一面手脚麻利地握住了红玉,迄今为止他是楚家唯一一个对她友善的人。

    他叫什么来着?

    楚安安在脑中搜索了一阵才想起来:“哦……明烨弟弟!两年不见你发育了!”

    听到这话,楚明烨差点咬到自己舌头,这个大姐一向温和少语,怎么现在变得……语出惊人了?

    有意思!

    楚明烨哈哈笑着说道:“大姐你变了好多,不过这是好事!对了,沈亦宸呢?我在路上听人说是他送你回来的。”

    “他正和小绿玩呢,走,我带你去见他!”楚安安热络地拉着楚明烨往外走。

    屋子里瞬间只留下楚丞相一人,他冷冷清清地站在原地,门口的管家走进房间叹气摇头道:“老爷,您为何就不和大小姐解释一下呢?当年您是想去救大小姐的,只是为时已晚。”

    楚丞相摆了摆手:“她知道又如何?莲儿要做的事已经做了,说再多也无用!现在保住莲儿要紧,只要莲儿能和皇家沾亲,咱们丞相府就安稳了。”

    “可是老奴瞧着皇上并不宠爱七皇子,相反现在大皇子正在势头上,老爷为什么不让二小姐嫁给大皇子呢?”管家疑惑地看着楚丞相。

    提到这个楚丞相抬起了下巴,满脸自信地说道:“皇上若是真想扶持大皇子就不会将繁琐而又没有实权的礼部交给他,七皇子虽然不得宠,可手上握着兵部。只要他安心扎根军营,他的前途会一片光明!”

    管家恍然大悟,楚丞相看向沈亦宸的房间道:“本来我以为安儿这步棋已经被莲儿毁了,没想到她竟然还能接近沈亦宸,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若是安儿能让沈亦宸背后的那个人站在我们这边,那我便可以彻底地安枕无忧了!”

    管家惊慌道:“老爷,您说的是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吗?”

    楚丞相点头:“我今日和他交手了,他果然是天之骄子!年纪轻轻已经修炼到了黑色剑气,就连我都望尘莫及,可惜莲儿这样的性子没办法入他的眼,不然……哎,着实可惜啊!”

    楚丞相叹了口气后带着管家离开了,而这边的楚安安并不知道楚丞相的盘算。

    此时的她正一脸懵逼地看着楚律和沈亦宸大眼瞪小眼:“你们两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