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洛叔叔,娘亲的手香吗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55本章字数:3180字

    楚安安递给楚明烨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而后她又在沈亦宸的身上扫了一眼,淡淡道:“利益!”

    楚明烨了然,他哈哈大笑道:“爹为丞相府可真是鞠躬尽瘁啊,看来我又有的玩了!”

    楚明烨无比开心地拍了两下沈亦宸的肩膀,拉着一脸迷茫的沈亦宸喝酒去了。

    等人都走了,楚安安才松开了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那上面深深地印着五个血指印。

    楚丞相根本不是在帮她,而是想逼着她拉上同盟和欧阳朗斗,他一直用深厚的内力控制着自己,为的就是不让自己和欧阳朗彻底地撕破脸皮。

    她虽然不能猜透楚丞相的打算,可她多少也猜到楚丞相对未来的储君是有所谋划的。

    这个丞相府不能久待,等教训完楚心莲和欧阳朗,她必须尽快带着儿子离开。

    等一下,小绿呢?

    刚刚小绿一直在这儿,可这会儿功夫小绿怎么不见了,莫非是姓楚的老狐狸趁他们说话间把他带走了?

    楚安安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小绿还只是一个小奶娃,要是老狐狸将气出在他身上,他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怎么办,小绿会不会受伤,会不会哭?

    不行,她得找老狐狸好好谈谈,她不能眼睁睁地等着小绿遭罪!

    楚安安快步跑了出去,可跑了没几步就听到了小绿软软糯糯的声音从旁边的小厨房传了出来。

    楚安安急步上前,当她看到楚律小小的身子正极力凹着各种酷炫造型撩妹的时候,她不由地抽了抽嘴角。

    “小姐姐,你们好漂亮啊。”楚律独特的小奶音响起,两旁的丫鬟们哪还经受得住,她们满脸痴迷地围着楚律。

    楚律踮起小脚尖够到一盘糕点很有礼貌地问道:“这些吃的都是你们做的吗?啊……闻起来好香啊!”

    楚安安看到儿子和烤鸡的眼睛都快粘在糕点上了,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来这小家伙馋了。

    厨房的丫鬟们哪里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就有这么深的套路,她们争先恐后地说道:“这是刚做的糕点,小少爷要是喜欢就吃吧。”

    楚律为难地吞了吞口水:“可是娘亲说吃别人的东西要给银子,小绿的银子已经花完了……”

    丫鬟们哪里舍得看楚律难过的表情,她们自告奋勇地说道:“府里的吃食虽然要登记,但从不登记大小。小厨房还有一些面粉,小少爷吃一盘不碍事,奴婢们再做一盘小的就是了。”

    “真的吗?”楚律眨巴了两下水汪汪的大眼睛,而后露出了一个得逞的笑容,“小姐姐,你真是一个大好人!”

    话刚说完,楚律已经扑在了糕点盘上,楚安安上前一步扯住了楚律的耳朵。

    楚律吃痛挣扎了起来,转头一看是自己娘亲,立即耷拉着脑袋可怜兮兮地喊了一句娘亲。

    楚安安应了一声后抱起楚律和烤鸡走出了小厨房,楚律眼巴巴地看着到手的糕点离自己越来越远,一层水汽渐渐凝上了他的眼睛。

    楚安安将楚律带回房后关上了门,郑重其事地说道:“小绿,这里比山谷危险很多,娘亲对她们都不了解,所以你以后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知道吗?”

    楚律怏怏地点头:“那娘亲,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呢?”

    楚安安爱怜地拂了拂楚律的碎发:“等洛叔叔取了银两,娘亲办完这里的事咱们就回去。”

    楚律乖巧地点了点头,而后又问道:“那小绿可以找洛叔叔玩吗?洛叔叔生病了,一个人一定很孤单,小绿想陪陪陪他。”

    楚安安思索片刻后点头答应了,北堂洛虽然是别国太子,但楚家的人巴不得供着他,没人敢对他出手,所以只要有他护着小绿,小绿会安全很多。

    楚律得到允许,抱着烤鸡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去了北堂洛的房间,正巧北堂洛也醒了。

    楚律手脚并用地想要爬上北堂洛的床榻,但丞相府的床位比较高,楚律个头太矮,撑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成功。

    北堂洛看着他圆滚滚的小脸渗出了密密的汗珠,不由伸手拉了他一把。

    楚律乖巧地坐在北堂洛的枕头边,充满肉感的小手摸了摸北堂洛的额头,又碰了碰自己的:“洛叔叔,你退热了!”

    北堂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他捏住小绿的手道:“小绿一来,洛叔叔什么都好了!”

    “真的吗?”楚律天真无邪地笑了起来,“那小绿每天都来陪着洛叔叔!”

    北堂洛的耳边全是楚律奶声奶气的笑声,他孤寂的心一点一点被融化,他正要说话,楚安安端着一碗水走了进来。

    “臭小子,你天天陪着他,那娘亲怎么办?”楚安安没好气地斜了楚律一眼。

    楚律笑嘻嘻地仰着脸道:“娘亲不要难过,小绿晚上给你捶腿,好不好?”

    楚安安翻了个白眼,勉强算是答应了。

    她放下水取出药丸递给北堂洛:“晚上有个宴会,我要你精神饱满地去参加。”

    北堂洛垂下眸子静静地看着楚安安手里的药丸,楚安安知道瞒不过他,坦白道:“这药能够让你百毒不侵,但副作用很大,而且药效只有四个时辰。不过你放心,我会用其他办法为你疗伤,绝对不会留下后遗症。”

    “不行!”福长老想都没想就冲进来阻止道,“太子,您身份高贵,此次前来背负着重要任务,万不可为了一个宴会就将自己陷入险境啊!”

    楚安安冷冷看了福长老一眼:“你以为这个宴会只针对我一人吗?他们真正要对付的人是你家太子!宴会上有很多酒和花能够诱发他的毒,我是可以救他,但我不能保证我来得及救他。”

    “老奴会贴身保护太子,绝对不会让歹人有机可趁!”福长老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楚安安懒得再和他多费口舌,她看向北堂洛道:“你的选择呢?”

    北堂洛犹豫了片刻后抓起药丸就着水吞了下去,他捏着小绿圆乎乎的小脸道:“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这四个时辰我会好好保护小绿的。”

    楚安安抿了抿唇,她突然抓住北堂洛的手,认真地说道:“再给我一点时间,只要找到那两味药我就能帮你彻底解毒……”

    然而楚安安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福长老已经急切地冲上来抽回了北堂洛的手:“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说话就说话,为什么是总毛手毛脚的!”

    楚安安本来心情还有点沉重,可一看到福长老妈宝似得护着北堂洛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得怪你家太子长得太招摇,害得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的小手小脚啊。”

    “你,你还有理了!”福长老气得是脸红脖子粗。

    楚安安笑得更加欢脱,她大胆地舔了舔自己的小嘴唇,而后朝着北堂洛抛去了一个性感的飞吻:“小洛洛,晚上记得多喝两杯哟……”

    她特意将“哟”字拖得九曲十八弯,听得福长老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等楚安安一步三回头地离开,福长老连忙靠近北堂洛苦口婆心地劝解道:“太子殿下,酒肉是穿肠的毒药,虽然宴会上难免觥筹交错,可那女人递给你的酒你可千万不要喝啊!身子要紧,你可千万不能便宜了那女人!”

    北堂洛被福长老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见他还要再说,他高声喝令其他随从将福长老带了下去。

    福长老一离开,房间安静无比,北堂洛的视线忍不住放在被楚安安握过的手掌上。

    他从未见过一个女人如此大胆热辣,她就好像一团烟火,明明她的遭遇比自己还要凄惨,可她偏偏活得那么恣意鲜活,真是让人羡慕啊!

    “洛叔叔,娘亲的手香吗?”楚律睁着大大的眼睛满脸好奇地盯着北堂洛。

    北堂洛瞬间惊醒,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情不自禁地将那只手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他万分窘迫地咳嗽一声道:“洛叔叔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也不要误会你娘亲,她是在和我闹着玩。”

    楚律有些失望,他叹了口气道:“洛叔叔,你要是喜欢我娘亲的话就要抓紧了,不然娘亲可要被别人抢走了。”

    北堂洛以为这个别人是欧阳朗,他喃喃道:“他们本就有婚约,名正言顺,与我又有什么干系?我何必心思飞扬地去想一些不会发生的事情呢?”

    “洛叔叔,你在说什么?”北堂洛的声音很轻,楚律费了老大劲还是没有听清。

    北堂洛释怀一笑,他抱过楚律,挠着楚律的胳肢窝问道:“咱们不说这些了,你生父呢?为什么他没有和你娘在一起?”

    楚律被弄得很痒,笑着缩成了一团:“娘亲说爹爹是一匹马。”

    “马?”北堂洛有些茫然,这话的意思是说楚律的爹潇洒自由,不受约束吗?

    也是,她这样似火的个性自然喜欢有挑战的人,兴许当初她并不是如世人说的那样不知廉耻,而是找到了心中所爱。

    一想到这点,北堂洛的心忍不住慌乱了起来,如果她是心甘情愿地为那个男人生下孩子,那她的心里还能走进另一个人吗?

    楚律没察觉到北堂洛的失落和纠结,他无忧无虑地笑着说道:“是啊,娘亲说爹爹在她身上种了种子就跑了,要是被她知道是谁,一定请他吃酱爆双黄蛋!”

    种马?北堂洛被雷得外焦里嫩,连连咳嗽。

    屋顶上的沈亦宸偷听到这番话顿觉胯下一凉,酱爆双黄蛋,亏她想得出来,这女人真是太残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