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打你就打你,难道还要拜佛挑日子吗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55本章字数:3357字

    “哈哈哈,我大姐真是太有趣了!”一旁的楚明烨笑得喷出一大口酒,他自来熟地拍着沈亦宸的肩膀感叹道,“沈兄,你说会是哪个倒霉蛋惹了我大姐呢?酱爆双黄蛋,啧啧啧,想到那个画面我就觉得脊背发凉。”

    沈亦宸扯了个僵硬的笑容,楚明烨突然凑近他,眯着眼睛道:“沈兄,你怎么这么紧张?”

    “别闹,本少侠有什么好紧张的!”沈亦宸抢过楚明烨的酒喝了一口,可是喝得太急呛到了。

    楚明烨一边拍着他的后背,一边挪到他身边好奇地打探:“沈兄,我大姐的孩子不会和你有关系吧?”

    “怎么可能!”沈亦宸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又不是受虐狂,怎么可能喜欢那么残暴的女人。

    楚明烨摇着头捧住了他的脸:“不对啊,我怎么觉得我那小外甥和你长得很像呢,尤其这眼睛……”

    沈亦宸吓得立马拍掉了楚明烨的手:“你没听楚安安说过吗,美男子长得都差不多。”

    楚明烨狐疑地盯着沈亦宸,沈亦宸被他盯得心里发毛,索性直接背过身去不再理会楚明烨。

    楚明烨无趣地喝了口酒,哥两好地从背后搂住了沈亦宸:“其实……如果你是孩子的父亲我会很高兴,至少你名声在外,我大姐跟着你的话,我那小外甥就不会被人诟病了。”

    沈亦宸蹙眉,心情复杂喝了口酒,他心里犹豫不决起来。

    楚律和那人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要不要告诉楚安安孩子的父亲很有可能是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魔鬼?

    但他就算提了,以楚安安那三脚猫的武功根本不能接近那人,可要是不提,孩子岂不是要流落在外?

    就在沈亦宸满腹心事的时候,隔壁的院落传来了杯子落地的声音。

    “去看看?”楚明烨和沈亦宸不约而同地朝着声音来源的屋顶飞去。

    屋内,楚安安安安稳稳地坐在椅子上啃着桃子,站在她对面的是二夫人的贴身丫鬟小月:“大胆,夫人请你去你竟然敢不去,你的眼里还有没有夫人了!”

    楚安安掏了掏耳朵淡然道:“夫人?笑话!堂堂丞相府什么时候轮得到一个小妾说话?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嫡长女,她一个没有行过宗庙之礼的小妾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放肆,应该让她来给我端茶送水,凭什么要我屈尊去见她?”

    “嫡长女?你也配!”小月带讥笑地扭着脖子,“楚安安,你是不是一孕傻三年啊?我是看你可怜才尊称你一声大小姐,你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你难道忘了你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后,老爷早就把你除名了吗?你现在充其量不过是个带着野种的女人,夫人肯见你已经是你的造化,你竟然还敢在这儿和我摆谱,简直是不知所谓了!”

    小月朝身后的小丫鬟抬手:“你们几个给我上,夫人说了,请不过去绑也要绑过去,今儿个就要好好整治整治这种没教养的东西!”

    “啪——”

    话音未落,楚安安已经飞快起身狠狠的一巴掌扇在了小月的脸上。

    “你,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夫人的贴身丫鬟,这个丞相府没人敢动我!”小月气急败坏地尖声叫着。

    楚安安冷哼一声,随手又是一巴掌:“打你就打你,难道还要拜佛挑日子吗?”

    小月气得浑身发抖,她气恼地跺脚:“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按住她狠狠地打!”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楚安安已经一脚踹在她肚子上,她趁着小月往后倒的时候利落地抓住她的手腕,一个漂亮的后空翻后将人狠狠砸在了茶几上。

    楚安安看向被摔傻的小月道:“没有人可以辱骂我儿子,你要是不怕死的话就再试试!”

    楚安安的语调很平淡,可是低沉的声音给人强烈的压迫感,小月害怕地缩了缩脖子:“你,你别,别得意,这两巴掌我不会白挨的,夫人会给我做主的,你完蛋了!”

    楚安安双手环胸无所谓地说道:“你家老爷是把我除名了,可是整个楚家却从来没有把我从族谱上除名,所以我依然是嫡长女。二姨娘再得宠也没有资格入族谱,楚心莲就更加没戏了,你说我能不得意吗?”

    “你,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把你的话一字不落地禀告给夫人!”贴身丫鬟挣扎着站起身。

    听了这话,楚安安露出了一个极其欠扁的笑容:“好啊,不过你要记着你传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我的语气,要抑扬顿挫还要注意字句的停顿。哦对了,还有我的面部表情,一定要盛气凌人。要是说的不够传神的话,我唯你是问,听到没有?”

    “你!”小月又气又痛,在那儿龇牙咧嘴地直哼哼。

    楚安安无辜的眨巴了两下眼睛道:“我知道,我独一无二的气势确实难模仿了一点,不过你不要有压力嘛!你要是记不住的话我可以再说一遍,要是还不行的话,我帮你写下来啊。”

    那些小丫鬟听了楚安安的话忍不住低头笑了起来,小月怒气汹汹地大吼:“笑什么笑,都不想活了吗?小心我告诉夫人,让你们一个个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小月平日里仗着二夫人宠爱横行霸道惯了,这些小丫鬟们都很惧怕她,一个个都说不敢了。

    小月这才稍缓脸色,朝着楚安安大声地冷哼一声,说了一句你完了就一瘸一拐地走了。

    没多久二夫人李氏在一众人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地赶来了楚安安的房间:“你这个贱人,害了我女儿还敢对我的丫鬟动手,简直是无法无天。来人,给我往死里打!”

    楚安安看了一眼凶神恶煞,就差在脑门上挂把刀的二夫人,不紧不慢地擦了擦嘴边的桃汁。

    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药瓶捏在指尖:“二姨娘,我这个人吃软不吃硬,你要是再对我不客气,那我就只好对你女儿不客气了。你是知道的,我现在肯帮她控制毒性,完全是看在我娘的遗物上。”

    眼看着楚安安要将药瓶摔在地上,二夫人的心都提起来了,“还不快住手!楚安安,你别乱来,一切以大局和丞相府的安危为重啊。”

    “楚心莲的容貌什么时候能够影响到丞相府的安危了?你就算想给自己的女儿贴金也不能吹这么大的牛吧!”楚安安砸吧了两下嘴,“真不要脸啊。”

    二夫人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你这个蠢货,莲儿可是南湘国数一数二的美人,想要娶她的贵族公子数不胜数。你要是毁了她的容貌就是毁了她一生,也是毁了丞相府的未来!你还不快点将解药给我,我可以看在解药的份上减少责罚。”

    楚安安无比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就楚心莲那偷工减料的长相也能算得上是个美人?二姨娘,人有梦想是对的,可不能瞎想啊!”

    “你!”二夫人被楚安安气得脸都快紫了,她阴沉地脸道,“你要是再不把解药给我,我就让他们动手了。”

    楚安安笑得一脸邪气:“怎么,你就不怕我把解药撒了?”

    二夫人的眼中全是杀意:“药粉洒在地上是脏了点,但只要能活命又有什么关系?楚安安,我劝你还是识时务一点!”

    楚安安啧啧摇头道:“药粉那么轻,这些人随便一个动作药粉就飘走了。二姨娘,要是解药不够分量的话,你那可怜的小心莲就要一辈子顶着张猪头脸了,我劝你还是三思啊。”

    二夫人最受不了楚安安这副痞子一样的可恶模样,她气得直咬牙,几乎要将一口银牙咬碎了:“你骗不了我,只要我拿到药粉,哪怕只有一点点,府里的大夫也能配出解药。”

    “是吗?”楚安安拔开瓶塞观察着二夫人的神情,见到二夫人紧张地身子都发抖了,她才笑着道,“要是解药这么容易配的话,楚心莲还用一直带着面纱度日吗?”

    “你这个贱人,你到底想怎么样!”二夫人恨不得上前往楚安安欠揍的脸上狂踹几脚。

    楚安安露出无辜的表情:“我不想怎么样啊,我一直安安静静地啃桃子,是你的丫鬟进来找我晦气……”

    二夫人侧眸看向小月,小月吓得脸色苍白,她已经意识到二夫人不会为自己出头,还要为了二小姐牺牲自己。

    “还不跪下认错!”二夫人涂满丹蔻的手指死死掐了小月一把。

    小月痛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她乖乖跪在地上磕头:“大小姐,奴婢有眼不识泰山开罪了大小姐,求大小姐大人大量饶恕奴婢吧,奴婢是无心之失啊!”

    楚安安并不言语,二夫人狠狠瞪了小月一眼。

    小月一咬牙往自己的嘴巴上用力拍了两巴掌:“都怪奴婢这张贱嘴说出不讨喜的话,该打该打!”

    嘴唇是人体最薄弱的部位,稍微碰一下就容易流血,不知情的人看到小月一嘴的血都会以为楚安安用了大刑,可以说这个丫鬟能贴身跟着二夫人那么多年,的确是很有心机。

    可惜她做了很多表面功夫,楚安安都不买账,她安安静静地拿过桃子歪着头啃着。

    小月没办法,只能硬生生地往自己脸上抽耳光:“大小姐饶命,小月知错了,大小姐开恩啊!”

    还是没反应,小月可怜兮兮地看向二夫人,二夫人朝另一个丫鬟使了个眼色。

    丫鬟刚要转身,楚安安的一颗桃核准确无误地打在了她的膝盖上,那人吃痛跪在了地上。

    楚安安伸了个懒腰道:“不好意思啊,刚刚走神了,小月,我们说到哪儿了?”

    “你!”感情她的委屈白受了,小月气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她死死盯着楚安安和善的笑容,突然冲上去一把抓住了楚安安的椅子,只听“哐当”一声,药瓶离开椅背,直直地朝地上掉去。

    可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月手脚麻利地一转,稳稳地捏住了药瓶,她高兴地朝二夫人喊道:“夫人,奴婢不辱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