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你是不是把我娘亲吃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55本章字数:3123字

    “多事!”一道冰冷至极,仿若腊月冰霜的声音缓缓响起,带着一丝不满和不耐烦。

    屋顶上的人连忙跪在了地上请罪:“属下逾越,求主子责罚!”

    可是他跪在屋脊上半天也没听到回答,他偷偷抬起脑袋朝前看了一眼,哪里还有他家尊主的影子?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无比庆幸地拍了拍胸口:“还好尊主没有怪罪我,不然我娇嫩的屁股又要开花了。不过尊主的武功好像又精进了一些,真是了不起啊!”

    话音刚落,他就听到远处传来了沈亦宸的声音:“是谁要欺负你们孤儿寡母,小绿你不要怕,本少侠一定会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楚律带着浓重的哭腔点头,一旁的楚明烨心疼地抱住他:“别哭了,你娘亲那么聪明,一定不会有事的!”

    说话间,几人已经来到了马车前,当他们看到欧阳朗一脸阴沉地站在那儿时都愣住了,看样子楚安安赢了。

    她竟然赢了?!

    沈亦宸和楚明烨交换了一个视线,尤其楚明烨,吃惊地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他知道楚安安变了,可他从来没想过楚安安能打赢欧阳朗,他看向沈亦宸。

    沈亦宸摇了摇头:“先别问那么多,我们先去看看楚安安在那儿,这里是是非之地,欧阳朗又重面子,还是不要逗留了,就当没看到吧!”

    楚明烨点头,两人正准备带着楚律从人群后溜走,转头看的时候却发现楚律不见了。

    楚明烨当下惊慌起来,这时就听到楚律稚嫩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愠怒对着欧阳朗大喊:“你这个坏人,你是不是把我娘亲吃了?”

    楚明烨心道一声不好,想要冲上前救楚律的时候,已经迟了。

    欧阳朗正在气头上,一见到楚律他的怒火更甚,还不等楚律反应过来,他已经将楚律提在了半空中:“你来的正好!”

    “放下他!”沈亦宸想也不想就冲了出去,“欺负小孩子算什么男人,欧阳朗,有本事就冲本少侠来,本少侠奉陪到底!”

    欧阳朗才没那么傻,他是天赋很强,可那也仅限于南湘国,一旦遇上沈亦宸那就没得看了。

    “沈少侠,本王劝你少管闲事为好!本王不是心狠之人,也不是滥杀无辜的人,但刚刚楚安安惹怒了本王。自古母债子还,楚安安欠本王的,由她儿子来还,天经地义!”欧阳朗说着就要用剑挑断楚律的手筋。

    “住手!”情急之下楚明烨也顾不上许多了,他冲上前恳求道,“七皇子,冤有头债有主,小绿是无辜的,求您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他吧。”

    欧阳朗之前一直想要招抚楚明烨,可楚明烨一直给他各种难堪,但为了自己的大业,欧阳朗选择了容忍楚明烨的狂妄。

    而如今楚明烨变本加厉,竟然为了一个得罪自己的女人开口求他,这让欧阳朗的心火烧得更加燎原:“楚家少爷,本王不记得和你有什么交情,你有什么立场为楚安安求情?”

    楚明烨蹙紧眉头,欧阳朗继续道:“况且楚家欠本王的太多了,你以为你一句求情就能抵过吗?你真是太天真了!”

    说着欧阳朗就要动手,楚律吓得剧烈挣扎起来:“沈叔叔,小绿害怕!”

    沈亦宸看到楚律圆圆的小脸上全是惊恐,心疼得不得了,他大喝一声:“大哥,别等了,出手救他吧!”

    这一声“大哥”出口,一个黑色的人影悄无声息地落在了欧阳朗身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有胆小者更是直接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欧阳朗感觉身后有一股莫名的寒气,下意识地转头看去,当他看到身后之人时惊得面色惨白。

    眼前之人高大挺拔,如同立在悬崖上的松柏,又如一柄出鞘的剑,给人无尽的压力和迫人的寒意。

    他通身黑色,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具,头上却罩着一顶白色的纱帐。

    那是月光纱,全天下只有一个人用得起月光纱,也只有一个人敢用月光纱……

    欧阳朗做梦都没想到那个天赋绝顶,弑杀成魔,可怕到武林中人连名字都不敢提的人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

    他吓得全身疲软,就连提剑的勇气都没了。

    黑衣人朝欧阳朗伸出了手,欧阳朗大脑一片空白,他嘴唇颤抖地道:“本王,本王没有得罪尊主,不知尊,尊主……”

    黑衣人很是没有耐性地打断了欧阳朗结结巴巴的话,淡然道:“给我!”

    欧阳朗这才明白过来对方要的是自己手里的孩子,他本想犹豫,可是黑衣人浑身透露出来的那种强者气息迫使他没办法犹豫,他虽然很不甘心,但最后还是交出了楚律。

    黑衣人似乎从来没有接触过孩子,所以也不知道怎么抱楚律,欧阳朗怎么给他,他就怎么拿着。

    他提着楚律的后衣领,楚律的小脖子被卡得很紧,一张圆鼓鼓的脸涨红一片,看上去很是可怜。

    因为衣领卡着小楚律喘不过气,他胖乎乎的小手就条件反射地抓住了黑衣人提着自己的手,黑衣人蹙眉。

    沈亦宸看到楚律竟然碰到了黑衣人,吓得连忙上前:“大哥,他不知道你不喜欢别人碰你,他是无心的,你可千万不要杀了他!”

    沈亦宸担心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可是黑衣人除了蹙了下眉头,其他倒是没有什么反应。

    楚律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大着胆子抱住了黑衣人的一根手指:“你是一个好人!”

    好人?

    黑衣人饶有兴趣地看着楚律,还从来没有人这么评价过他,这个小家伙不怕生也不怕他,有点意思!

    黑衣人观察着楚律,越看越觉得小家伙眼熟,唔,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

    楚律可不知道眼前的人有多危险,他抱着对方的手指摇晃道:“好人叔叔,你这样小绿好难受,可不可以换个姿势?”

    楚律萌蠢的声音仿佛带有魔力一般,就连一向冷若冰霜的黑衣人都有些被他融化了:“怎么换?”

    楚律不怕死地翻了个大白眼,无奈地耸了耸肩,又长长叹了口气道:“原来好人叔叔这么笨,算了算了,你把我放下来吧!”

    楚明烨和沈亦宸吓得是一身的汗,楚律这动作,这小眼神和楚安安如出一辙,那不怕死的精神也完完全全继承了楚安安,可是现在不是不怕死的时候啊!

    沈亦宸紧张地看着黑衣人,黑衣人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沈亦宸连忙抱住楚律:“小绿乖,不要乱说话,沈叔叔抱你下来。”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黑衣人并没有松开楚律,相反他抬手制止了沈亦宸的举动,他抬起另一只手抓住了楚律的腰带。

    楚律倒是缓过气来了,可是小脸却比之前更红了,黑衣人抓住楚律腰带的一瞬间浑身散发出更加可怕的气势。

    沈亦宸不知道楚律哪里得罪了黑衣人,只低声哀求道:“大哥……”

    楚明烨更是担心地气都不敢大声喘,他紧紧地攥着手指,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要是黑衣人一个不高兴杀了楚律,他该怎么向楚安安交代?

    “大哥!”见黑衣人冰冷的气势愈加明显,沈亦宸加大了音量,可是黑衣人还是没有应声,但也没下一步的动作。

    这时,楚律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好意思传了过来:“对不起啊好人叔叔,刚才小绿太害怕了就尿了裤子……”

    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顿时精彩了起来,沈亦宸直接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完了,大哥一定会大开杀戒的。

    楚律并不知道大家的顾虑,他无忧无虑地拍着黑衣人的手道:“好人叔叔,你不会介意吧?娘亲说小绿的尿是童子尿,是无价之宝,可以清热解毒,改善心情。现在你碰了小绿的尿,心情有好一点吗?”

    楚明烨几乎快要昏倒了,这种话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怎么能说出来呢?

    他一个劲地朝楚律使眼色,示意他闭嘴,可是楚律却没明白楚明烨的意思,他歪着小脸问道:“舅舅,你的脸是不是得了羊癫疯啊?”

    “没,没有!”看到楚律满脸担心地看着自己,楚明烨是有苦难诉啊,他偷偷地扯了扯沈亦宸的衣袖。

    沈亦宸给了他一个绝望的神情,表示自己已经尽力,楚明烨只能哭丧着脸垂下了眸子,完了,刚才他应该看着小绿的,是他害了小绿!

    可是楚律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危险的漩涡,他突然手脚并用地抓住了黑衣人的胳膊,整个身子挂在了黑衣人的胳膊上。

    他抬起萌萌的小脸,眨巴着眼睛问道:“好人叔叔,你看起来好厉害,好酷炫哦!”

    楚律的声音不大,但裹着蜜一般的甜味:“你做我爹爹好不好?我娘亲一定很喜欢你,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娘亲很快就会有五万两银子。你要是肯做我爹爹的话,我就让娘亲把银子分你一半的!”

    见黑衣人没有反应,楚律咬着粉嫩的小嘴唇,似乎是下定了某种不得了的决心:“好吧,只要你肯做我爹爹,以后小绿有好吃的也可以分你一半,这样总行了吧?”

    楚律眼巴巴地看着黑衣人,黑衣人眯了眯眼,这时传来了楚安安暴跳如雷的声音:“臭小子,毛还没长就想着分老娘的家产,屁股不要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