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他该选谁当自己的爹爹呢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56本章字数:3139字

    欧阳朗蹙着眉头看着手腕上明显凸起的青筋,一旁的心腹急得团团转,他小声催促了一句:“王爷,小不忍则乱大谋,您先委屈一下吧!”

    欧阳朗讷讷地看向自己的心腹,心腹眼疾手快地往他手里塞了一杯酒,并顺势推了他一把。

    欧阳朗心不甘情不愿地上前朝北堂洛一拜:“洛太子,是本王失礼了,还请太子殿下不要怪罪本王的无礼。这杯水酒是本王真心诚意向洛太子赔礼,希望洛太子能够释怀,本王先干为敬了!”

    说着欧阳朗仰起头喝下了满满一杯的酒,这杯酒下肚,他倒是感觉心火没那么旺盛了,就是脑袋莫名其妙地痛了起来。

    但这痛也不是很厉害,对于习武之人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心腹立马发现欧阳朗不对劲,他连忙扶住欧阳朗对着北堂洛歉意地笑道:“洛太子,我家王爷今日身体不适又不胜酒力,还望您海涵。”

    北堂洛本就是一个温文儒雅之人,他心胸宽阔自然没有和欧阳朗再计较,一旁的太子见此情景有些失望地扁了扁嘴。

    不过很快太子又恢复了主人的姿态,他命人重新打扫一番后热络地拉着北堂洛落座,并命人送上了名贵的药材。

    众位大臣偷偷地观察着太子和欧阳朗的不同表现,一个个都对太子夸赞有加,说皇帝果然有眼光,只有太子才是大家风范。

    北堂洛对南湘国的皇族争斗没有任何兴趣,他抱着楚律挠着他的小胳肢窝笑道:“小绿不是说要做小小男子汉吗,怎么还尿裤子了?”

    楚律小脸一红,满脸娇羞地嘟着小嘴道:“都怪那个坏叔叔,他总是吓小绿和娘亲,不过好在好人叔叔救了小绿,现在洛叔叔又救了娘亲……”

    楚律说着说着突然陷入了矛盾中,他大大的眼睛盯着北堂洛清秀的脸庞很是惆怅地叹了口气。

    哎,怎么办呀,洛叔叔好温柔,又对小绿那么好,他要是能做小绿的爹爹该有多好啊!

    可是好人叔叔也很好啊,他穿着黑衣服从天而降真的是超级酷炫,而且所有人都怕他,他要是做小绿的爹爹一定也很好!

    可是娘亲说过他只能有一个爹爹,他该选谁当自己的爹爹呢?

    楚律翘起左手的食指,又翘起了右手的食指,哎呀,左手是肉,右手也是肉,好难选啊!

    北堂洛看着楚律纠结的小脸笑得更加开怀,他温柔地贴在楚律的额头上问道:“小绿,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担心你娘亲?”

    楚律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娘亲平日里糊里糊涂的,整天就知道喂胡蜂,她肯定比小绿更加纠结选谁做爹爹吧?

    北堂洛爱怜地刮了刮楚律的小鼻子:“小绿真是一个孝顺的好孩子!不过小绿你尿了裤子,还是得尽快换套衣服才行,洛叔叔来的路上正好碰到了张爷爷,他给你做了新衣服。”

    楚律立马忘了纠结,满脸期待地看着北堂洛:“洛叔叔,张爷爷还好吗?他什么时候来看小绿啊,小绿好想他呀!”

    北堂洛拍了拍楚律的后背道:“丞相府戒备森严,事情又多,你娘亲也不同意让张爷爷住在丞相府,所以拜托我帮他们找了客栈。你要是想见他们的话,等宴会结束了洛叔叔带你去好不好?”

    楚律高兴地直拍手:“好啊好啊!对了洛叔叔,吃宴会上的糕点要给银子吗?你可不可以借小绿银子,小绿想要把这些糕点带去给张爷爷吃,张爷爷一定会喜欢这些好看的糕点的!”

    “不用银子,你想拿多少就拿多少,不会有人怪你的!”北堂洛抚着楚律的头顶说道。

    一旁的福长老看到楚律绽放出大大的笑容,整颗心都快融化了,他不由再次感叹,哎,楚律要是太子的孩子该有多好啊!

    事情平息后楚安安便准备在北堂洛身旁落座,可是奇怪的是打扫的宫人却没有在旁边加一个位置,她站在原地扫向后面的座位,所有人都落座了,只有她一个人突兀地站在那里。

    她顿时明白过来,有人想要她当众下不来台,她看向铁青着脸狞笑的楚心莲。

    楚心莲见她看过来,朝她鄙夷地冷哼了一声,而后和二夫人两人仪态大方地开始和身边的人攀谈。

    楚安安翻了个白眼,这么垃圾的伎俩难道就是楚心莲她们母女制衡自己的手段?是不是太小儿科了一点?

    楚安安朝着北堂洛走去,这时有人挡在了她面前,她认得此人是欧阳朗身边的心腹:“做什么,又想杀我?”

    心腹朝着楚安安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我家王爷说了,既然楚大小姐是皇上赐给他的未来王妃,自然应当和我家王爷坐在一处才是,免得别人又在王爷背后说三道四,污了王爷的耳朵。”

    “啊?”楚安安无比诧异地看向欧阳朗。

    这个欧阳朗没毛病吧,自己都把他的门牙打落了,他还要让自己和他坐一起,莫非这家伙是那种越虐越来劲的无敌受虐狂?

    “请吧楚大小姐,现在也只有我家王爷身边还有一个空座。”心腹朝楚安安逼近了一步。

    楚安安扁了扁嘴:“去就去,我要是有什么闪失就是你家王爷倒大霉的时候!”

    楚安安跟着心腹坐在了欧阳朗的身边,她刚坐下就感受到了一股杀人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不用猜,一定是楚心莲。

    楚安安扭头朝着楚心莲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而后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

    “楚安安,你胆子可真不小,你就不怕本王在你面前的酒里下毒?”欧阳朗阴狠地盯着她。

    楚安安喝完最后一口酒,朝着楚心莲嘚瑟地摇晃了下脖子后才慢悠悠地和欧阳朗说道:“有什么好怕的,我要是被你毒死了,皇上一定会怪罪于你!”

    欧阳朗冷哼一声:“你不但心思歹毒就连脸皮都这么厚,真是无耻之极!”

    楚安安翻了个白眼往自己嘴里丢了颗葡萄:“我说错了吗?你们皇家的人不是只在乎身份不在乎人和感情吗?就算我是个傻子也没关系啊,只要我依然是楚家的嫡小姐,你们这些做皇子的不照样要用我的身份谋划很多事情吗?你我心知肚明,又何必把自己当成莲花呢?”

    欧阳朗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楚安安,他一直以为这个女人没有头脑,是个空花瓶,娶她跟娶废物一样,所以他才在得知楚心莲要加害楚安安的时候袖手旁观。

    可是刚刚那一番话他突然觉得楚安安是个很不简单的女人,如果当初他没有袖手旁观,那么现在事情是不是就不会走入这样的死胡同了呢?

    “别这样看着我,看久了你会痴迷的!”楚安安朝欧阳朗抛了个媚眼,而后又皱着鼻子娇滴滴地哼了一声。

    欧阳朗顿觉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他是不是中邪了,刚刚他竟然觉得是自己错过了楚安安,对不起楚安安……

    对不起个屁啊,这个女人就是个奇葩,自己遇到她以后霉运一大堆,错过了岂不是更好?

    他烦躁地闷声喝了一大口酒,酒喝得有些急,喉咙毛毛躁躁的,很是难受。

    欧阳朗郁闷地重重放下酒杯,余光正好瞥到楚安安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你又想打什么歪主意?你是不是吃定本王现在拿你没办法?楚安安,你可别得意,等北堂洛走了,看本王不要了你的命!”

    楚安安半点都没有将欧阳朗的威胁放在心中,她只专心致志地盯着欧阳朗的嘴唇瞧。

    欧阳朗被她看的很不自在,他咳嗽一声道:“怎么,现在不看北堂洛又来看本王了?本王告诉你本王绝对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楚安安随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依然紧紧盯着欧阳朗的嘴唇,欧阳朗蹙眉,他一掌拍在桌子上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楚安安嘿嘿笑着道:“七皇子,没有门牙你是怎么吃葡萄的?能完整地吐出葡萄皮吗?”

    “楚安安!”欧阳朗忍无可忍对着楚安安就是一阵狂吼。

    楚安安连忙抬起袖子遮住自己娇俏的小脸:“我说七皇子,你说话就说话,能不能不要喷口水?我知道您饱读诗书,口若悬河,可是能不能不要动不动泄洪啊?我都快被你的泡沫星子淹死了!”

    欧阳朗气得正要掐楚安安的脖颈,上位的太子突然道:“七皇弟,你别总顾着和楚大小姐讲话,也和我们大家分享分享你的剑术啊。”

    欧阳朗看向自己的心腹,心腹在欧阳朗耳旁低语几句,他这才知道原来他和楚安安说话的功夫,太子已经命人开宴。

    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想要看剑术表演,太子便将这活分给了欧阳朗,欧阳朗可是皇子,哪有当众表现剑术的道理,这不是在贬低他的身份吗?

    欧阳朗心中不快,但这一次他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他突然推了楚安安一把。

    楚安安正埋头擦口水,她只听到太子对着他们这边说话,哪里会料到欧阳朗会在这个时候设计自己。

    她一时不察滚到了酒席中间,这时欧阳朗就站起身大声道:“表演剑术有什么稀奇的,能招蜂引蝶才奇怪。洛太子,众位大臣,就让楚安安为大家表演表演,也好让大家看清她究竟是人还是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