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你果然够狠毒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56本章字数:3243字

    听到大夫这么说欧阳朗才放下心,他冷冷地看向楚安安,然而楚安安并没有露出任何慌张的神情,相反她很是挑衅地朝欧阳朗挑了挑眉。

    欧阳朗心中一跳,难道这个女人还有后招?

    “哦?如何验毒?”太子没想到欧阳朗真的请来了高手,他心有不甘地威胁道,“若是验不出此毒,本宫将要禀告父皇,治你和七皇子同罪!”

    能被欧阳朗看重的人胆子自然不会太小,但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他一直吞吞吐吐地看向欧阳朗。

    欧阳朗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他拍着大夫的肩膀鼓励道:“不管是割肉还是放血本王都愿意,大夫,你尽管放手做吧。”

    大夫被他拍得魂都快没了,他闭上眼睛露出了豁出去的神情:“验毒的方法是喝下一壶童子尿!”

    此话一出,欧阳朗的脸立马铁青一片,而太子乐得都快笑出声了,不管下毒的人是谁,他都要好好感谢对方,能想到此等方法,真是了不起啊!

    “七皇子,若是有需要的话,我可以让我儿子帮你一把!”楚安安又添了一把火,“不过你也知道童子尿珍贵,这价钱嘛自然得用黄金计算……”

    众人一阵歇菜,这女人竟然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落井下石,她是不是疯了?

    “楚安安!”这三个字欧阳朗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欧阳朗的暴怒,唯独处在暴风眼的楚安安一无所觉。

    她睁着美丽的眼睛微微一笑:“好吧,念在你我一同长大的份上给你九五折,不用谢!”

    欧阳朗气得快要昏过去,太子乐不可支地帮腔道:“七皇弟,既然有方法验毒,楚大小姐又肯提供药引子,那就别耽搁了。”

    “不行!”欧阳朗咬牙切齿地瞪着楚安安,让他喝尿,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简直是痴心妄想,他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如愿的,绝对不会!

    欧阳朗的心腹深知自家主子的性格,他蹲在地上小声道:“大夫,一定还有其他办法,你再好好想想。”

    大夫摇头道:“我也希望有,可真的没有啊!”

    “没有也得有!”盛怒之下的欧阳朗掐住了大夫的脖颈,“本王重金聘请你是让你给本王想办法的,不是让你羞辱本王的,本王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要是还想不出来本王就杀了你!”

    大夫支支吾吾地说着我,说着说着他突然口吐白沫,脑袋一歪开始抽搐起来。

    一旁的老太医惊道:“不好,此人有癫痫,七皇子,您快别再掐他了。”

    欧阳朗一听连忙松开他:“快,快救他!”

    老太医看了一眼太子,太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点头,只这么短暂的拖延,等老太医给他针灸的时候,大夫已经魂归西去。

    在众人的叹息声中,欧阳朗一屁股跌在了凳子上,太子抓住时机猛地一拍扶手道:“七皇弟,既然你不愿意验毒,那你还有什么可说?”

    欧阳朗跪在地上沉默着,他就像一只被困在陷阱里的野兽,阴沉得令人害怕。

    太子心情大好,他朝自己的亲卫挥了挥手:“来人,将七皇弟押上马车,本宫要向父皇禀明此事。”

    忠于太子的大臣连忙上前小声劝解:“太子殿下,宴会还未结束,洛太子还在这里,您此时离开未免有失风度。况且皇上不喜欢皇子间有太多的争斗,您若是亲自押七皇子回宫,恐怕会被皇上怀疑,不如就将此事交给微臣做吧。”

    太子点了点头,反正今日的事人证巨多,欧阳朗再厉害也没办法翻身,谁押他都改变不了大局:“那就拜托李大人了!”

    李大人谦虚地表示只要太子需要,他愿意肝脑涂地地为太子办事,太子听了很是高兴,他又拍了太子一通马屁才押着七皇子离开。

    楚安安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欧阳朗的动作,他一直是个懂得为自己争取的人,他不应该这么安静,为了安全起见,楚安安向太子请旨一同押送欧阳朗。

    太子巴不得有人能在皇帝跟前添油加醋地说一通,所以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娘亲,小绿要和你一起去!”楚律迈着小短腿抱着烤鸡抱住了楚安安的膝盖。

    楚安安本想拒绝,可看到楚律圆溜溜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整颗心都萌化了。

    她点头应允,她心中想着这里可是天子脚下,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楚律见楚安安答应了,飞快地扯过楚安安的手亲了一口,他软软糯糯地喊道:“娘亲对小绿最好了!”

    楚安安捏了捏楚律的小脸笑道:“晌午的时候不是还说小厨房的漂亮小姐姐最好吗?”

    楚律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笑道:“现在是晚上,不一样了!咦,娘亲,那不是关小动物的笼子吗?”

    楚安安抬眸看去,她不由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李大人真是没底线,为了讨好太子竟然弄来了关死囚犯的铁笼子,真是大胆,不过她喜欢!

    “李大人辛苦啊!”楚安安朝李大人挥了挥手。

    李大人规矩地朝楚安安行了个礼:“楚大小姐足智多谋,相信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他日飞黄腾达时,可别忘了下官啊!”

    “好说好说。”楚安安和李大人寒暄了片刻便抱着楚律坐在了囚车前面。

    欧阳朗一直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囚车慢慢吞吞地走在路上,大约走了一炷香后欧阳朗才开口道:“是本王低估了你!不过你就那么有把握能致本王于死地吗?”

    楚安安扭头浅笑:“我这不是跟着来守着吗,万一煮熟的鸭子飞了,那我岂不是白忙活了?”

    欧阳朗抓住囚车的铁栏杆死死盯着楚安安的笑脸:“本王就怕你不来,这计划里要是没有你就太遗憾了!”

    楚安安蹙了蹙眉,果然有问题!

    见楚安安露出了防备的神情,欧阳朗心情大好:“你也有怕的时候?呵,不过本王还是很好奇,既然你的毒下在了本王的衣服上,楚心莲碰了本王的衣服,为什么她没事?本王可不认为你会心善得提前给她解药。”

    楚安安打了个响指道:“你的脑筋转得挺快啊,不过可惜还是比楚狐狸慢了一步。那只老狐狸一看我同意吹笛就派人把楚安安打昏了,不然今天应该可以看到你们贴身辣舞,哎,真是可惜啊!”

    欧阳朗的眼神更加深邃了一些:“你果然够狠毒!”

    楚安安摊手:“惭愧惭愧,比起当年你和楚心莲联手毁我清白,又拉着老狐狸下水,我这些不过是小伎俩罢了。”

    “小伎俩?”欧阳朗没有被拆穿阴谋的后悔,反而多了一丝狠辣,“的确是小伎俩,若本王是你,本王一定会教唆太子当场杀了本王,以免夜长梦多。”

    楚安安摇了摇头:“太子在众位大臣面前一直是老好人的形象,他不会当众杀你,他只敢使些手段羞辱你。况且太子杀你根本打击不到你,皇上才是你最在意的人,他下旨处斩你才是对你的致命一击!”

    欧阳朗不得不惊叹楚安安的心思:“不过可惜你看不到这一幕了……”

    话音刚落,两旁的客栈突然出现一大批的蒙面人,李大人反应奇快:“有人要截走七皇子,所有人都去护着七皇子的囚车!”

    楚安安立马将楚律抱进怀里,楚律也紧紧抱着烤鸡,烤鸡探着脑袋看向蒙面人。

    囚车一停下,所有蒙面人举起铁罐子往囚车周围倒了下去,空气中弥漫着怪异的味道,楚安安大惊失色:“是火油,快跑啊!”

    她立马抱着楚律就要往外跳,可是囚车旁边全是急于表现的官兵,根本挤不出去。

    就在这时,领头的蒙面人取出弓箭,箭尖绑着燃烧的布条,只听“嗖”的一声,带火的箭落在了囚车旁,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囚车旁边变成了一片火海。

    惨叫声此起彼伏,不少官兵扑在地上想要打滚来扑灭鞋底的火,可是地上全是火油,一滚反而全身都着火了。

    “不要乱不要乱,守住囚车要紧!”李大人骑着马所以没有被火油浇到,他指挥着官兵,可是这个时候没人愿意听他的话。

    “放箭!”

    更糟糕的是所有蒙面人都射出了带火的利箭,楚安安死命拽起两个中箭的官兵挡在楚律身前:“小绿,乖乖躲在这儿不要乱动!”

    楚律害怕地点了点头,楚安安吹响竹笛让胡蜂化成盾牌挡在自己身前,她则抢过官兵的佩刀朝着欧阳朗刺去,她绝对不能让欧阳朗就那么逃了!

    “不自量力!”欧阳朗猛地一脚踹向楚安安的手腕,楚安安吃痛,只在顷刻间,佩刀脱手后落在了欧阳朗的手中,“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欧阳朗运气,佩刀裹挟着橙红色的真气刺向楚安安,好在楚安安反应灵敏,堪堪地躲过了重击。

    欧阳朗看向躲在官兵后的楚律:“你不是要整垮本王吗,本王就还你这份人情!”

    说着他狠狠地朝楚律刺去,楚律吓得浑身发抖,他本能地想要往后退去,可是原本用来保护他的士兵此刻却成了他最大的障碍。

    “小绿!”楚安安凄厉尖叫,“不要,求你不要伤害他!”

    “做梦!”欧阳朗面目狰狞地大叫,可下一刻他却突然叫不出声了,就连刺出去的刀也被定在了原地。

    一道巍峨如山,冰冷如出鞘寒剑般的修长身影落在了楚律面前,他浑身散发着可怕的气息,强大的气压随着他的降临笼罩住了整辆囚车。

    “好人叔叔!”楚律慌忙地抱住了黑衣人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他大腿中间钻,“小绿好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