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不要乱动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56本章字数:2988字

    “臭小子,不要乱动!”面具下传来了一道冰冷至极的声音,他大手一挥,将楚律拎在了自己跟前。

    楚律呜呜地哭着抱紧了他的脖颈,黑衣人很是别扭地想要将他拽下来,可是楚律好像橡皮胶一般粘在了他身上。

    他无奈地深深皱起了眉,他是不是吃错药了,这臭小子几个时辰前刚刚咬了自己一口,自己本来想要找他麻烦,可是不知为何自己一看到小家伙哭就情不自禁地出手帮他……

    还不等他想明白,楚安安失魂落魄地上前抱住了楚律:“小绿乖,快到娘亲这儿来!”

    楚律却怎么都不肯松手,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两只胖乎乎的小手就像长在一起一样死死环着黑衣人的脖颈。

    黑衣人感受到了楚律在颤抖,他不自觉地拍了拍楚律的后背,楚律“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爹爹,小绿为什么没有爹爹?”

    楚安安心中一酸,不知为何黑衣人被楚律这一哭心里也是没来由的一阵难过。

    这个小家伙抱着他的时候,他竟然不排斥,而且他的心情还会随着小家伙儿改变,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黑衣人正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欧阳朗突然大吼一声:“给我破!”

    橙红色的真气更加凶猛,站在一旁的楚安安被突然暴增的真气震得滚下了囚车,黑衣人淡然地看了一眼欧阳朗,他抬手随意一挥。

    只听“噹”的一声,一道黑色劲气呼啸而过,带着强大的寒冰之气将配刀击碎。

    楚安安大吃一惊,而欧阳朗则惊恐地往后退去:“尊,尊主……”

    黑衣人慢慢地朝着欧阳朗走去,他的脚步很轻,几乎听不到,可他每走一步欧阳朗都觉得自己身上的气压就加强十分。

    渐渐的,他的双腿开始打颤,他不自觉地跪在了地上:“尊主……本王不是故意要冒犯尊主的,本王要的是那个贱种的命!只要尊主将那个贱种交给本王,本王可以保证不让五国联手出兵凌云尊。”

    黑衣人停下脚步,淡凉如薄冰的声音响起:“你……在威胁本座?”

    黑衣人饶有兴趣地多看了欧阳朗一眼,而后他的声音似乎带着笑,又带着高手的寂寞和不屑:“好多年没有人敢威胁本座了,你是第二个,很好!”

    楚安安很想问第一个是谁,但此时此刻她可没胆量问,她小声地怂恿道:“既然他威胁你,你应该杀了他,不然传到江湖上就没人怕你了!”

    黑衣人侧头看向楚安安,楚安安和黑衣人的视线一对上,立马惊恐地缩了缩脖子。

    这个男人的眼神好恐怖,看着她的时候就像在看一具尸体一样,楚安安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后跟一直窜到了她的后脖颈。

    “你在命令本座?”黑衣人对楚安安的态度比欧阳朗更加冰冷。

    楚安安缩了缩脖子怂怂地摇头:“没有,黑炭兄,我只是给了你一个善意的建议而已,没有别的意思,你可不要想多了……”

    “黑炭兄?”黑衣人的眸子越来越深,里头涌动着漩涡,越来越多的寒气从他的体内迸发而出,“本座看起来很黑?”

    楚安安没有内力,这威压一释放她就忍不住想下跪,好在她在最后一刻抓住了囚车的边缘,她一屁股跌在地上,相比于欧阳朗没那么狼狈。

    “回答本座!”黑衣人加大声音,楚安安只觉得自己的耳膜都快炸裂了,整个脑子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正一个劲地在捶着自己,特别痛苦。

    她大口喘着气,颤颤巍巍地说道:“不不不,你白得耀眼,帅得瞩目,我都迷上你了。”

    黑衣人蹙眉,然后非常认真地扭转回头,同时抛下了一句话:“本座不喜欢女人靠本座太近!”

    虽然情况危险,可依然阻挡不了楚安安的一颗八卦心,不喜欢女人靠近,莫非这个从头黑到尾的男人喜欢……

    一想到这个在江湖上连名字都没人敢提的男人有特殊的癖好,楚安安的内心仿佛如烈火般煎熬,天哪,真是太暴遣天物了!

    此时黑衣人根本不知道楚安安已经想歪了,他盯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欧阳朗抬起了手掌:“这世上不能出现第二个威胁本座的人。”

    “不要!尊主饶命,本王可以为尊主效命!”欧阳朗惊恐地大喊,“尊主不是一直在找一种药草医治沈少侠的心病吗?本王可以命人去找,本王发誓,一定会找到那种药草的,尊主,求您高抬贵手!”

    黑衣人摇了摇头:“连本座都找不到的东西你又怎么可能找到?”

    欧阳朗害怕得脸色惨白,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早已放下了皇子的尊贵,他匍匐在地上道:“只要尊主肯饶过本王一命,本王愿意为尊主做任何事!”

    “不要相信他,他这个人最没有信誉了!”楚安安小声地开口,“为了显示你们凌云尊的威武,咱们应该一刀剁了他……”

    黑衣人大手一挥,楚安安突然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落在了远处的麻袋上:“聒噪!”

    楚律担心地看向楚安安,他小小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十分不满地怒瞪着黑衣人:“你不许伤害我娘亲!”

    说着楚律就趴到黑衣人的肩膀上张开了小嘴,黑衣人早有防备,一把将他拎高:“臭小子,你不怕死?”

    楚律嘟着嘴道:“小绿怕,可小绿更怕保护不了娘亲!”

    黑衣人饶有兴趣地看着楚律,楚律也看着他,四目相对时,黑衣人的心情莫名愉悦了起来:“本座欣赏有志气的男儿。”

    说着,他就将楚律抱在了怀中,而后满眼不屑地瞥了一眼跪在囚车里的欧阳朗:“没有骨气的男人和烂泥有什么不同?就让你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话音落下,黑衣人一个闪身就带着楚律离开了火海,欧阳朗如释重负地倒在了地上,差一点他就被杀了……

    “七皇子,人都解决了!”领头的蒙面人踩着沙子赶到了欧阳朗跟前,“属下现在就救七皇子出来!”

    说着,他就要挥剑劈断囚车的铁链子,欧阳朗拒绝道:“你先去杀了楚安安那个贱人,她刚刚被凌云尊的尊主打伤了,现在正是除去她的大好时机!”

    领头蒙面人看向四周摇头道:“属下等人并没有看到楚安安……”

    “什么?这怎么可能?”欧阳朗连忙转头朝楚安安跌落的方向看去,远处躺着一只麻袋,上面清晰地映着一个纤细的胳膊印子,可是麻袋上的人却不见了。

    “给本王搜,不惜一切代价杀了那个教唆尊主杀本王的贱人!”欧阳朗咬牙切齿地说道。

    蒙面黑衣人应声指挥着其他人去找楚安安,可是奇怪的是楚安安竟然像人间蒸发一般不见了。

    蒙面黑衣人正要问下一步怎么办,街道远处传来了整齐的脚步声:“七皇子,巡逻的官兵赶到这儿来了,属下猜测皇上可能已经知道这里出事了!”

    欧阳朗蹙眉,他当机立断地捡起地上的剑狠狠扎入了自己的肩膀:“你们快离开这里并将本王重伤,楚家大小姐下落不明的消息散播出去,就算楚安安躲过了你们,本王也要弄臭她的名声。”

    蒙面黑衣人很想说楚安安自从两年前被楚心莲设计以后就没有好名声了,可是看到欧阳朗撕心裂肺的模样后就闭上了嘴。

    “属下告退,所有人,撤!”一声令下蒙面黑衣人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巡逻的官兵很快就找到了中箭的欧阳朗,欧阳朗因为流血过多而神志昏迷着,掌管盛乐治安的武官虽然已经听说了欧阳朗当众失仪的事情,可皇帝的命令还没下来,欧阳朗就是皇子,他不敢怠慢,连夜将欧阳朗送入了宫。

    而另一边,楚安安被一个人扛着飞檐走壁着,她脑袋朝下看着一个个屋顶从自己眼前晃过,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涌:“你是谁,你要带我去哪儿?呕……喂,不管你是谁,你快放我下来,再不放我下来我就吐你身上了!”

    楚安安刚刚大声叫唤,对方就点住了她的穴道,楚安安大张着嘴,呼啸的风刮入她的嘴里,没多久她就觉得口干舌燥。

    扛着她的人飞过了大半个盛乐,似乎是真的扛不动了,停下脚步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这哪是女人,分明是一头牛,重死我了!这二公子也真是,为什么非要把这对母子送到主子跟前呢,就不怕主子生气吗?”

    经过短暂的休息后,他又任劳任怨地扛起了楚安安朝着远处飞去,离得近了楚安安就听到了楚律软软糯糯的笑声,以及一道冰冷如寒冬的声音:“臭小子,你很合本座的心意,或许你可以和本座回凌云尊。”

    什么?楚安安如遭雷劈,儿子,你一定要挺住啊,你可千万不要因为黑炭兄厉害就胡乱答应啊,娘亲现在就来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