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因为好人叔叔只和娘亲心有灵犀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56本章字数:3311字

    然而楚安安的念头刚刚响起,马车里突然传来一道杀气,扛着楚安安的人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连带着楚安安摔了个狗啃泥。

    那人一见惊动了马车里的人,吓得拔腿就跑。

    “娘亲!”楚律掀开车帘看到倒在地上的楚安安就想跳下马车去找她,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衣领,“好人叔叔,我娘亲摔倒了。”

    黑衣人不动声色地看着楚律,楚律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小小的脸皱成了一团,看上去无比可怜。

    “好人叔叔……”楚律带着哭腔又喊了一声,大大的眼睛满是雾气,看着黑衣人的时候充满了恳求。

    黑衣人似乎受不了楚律的眼泪,他拎着楚律走下了马车。

    此时的楚安安的两只手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匍匐在地上,两条腿则撇着夸张的外八倒挂在一棵树上,配上楚安安生无可恋的表情,看起来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黑衣人站在两米开外静静地看着楚安安,楚安安的视线只能看到黑衣人的影子,饶是只有这么一个影子,她都感觉重重压力在朝自己倾倒。

    这个男人的实力究竟到了怎样恐怖的地位?不知道自己的胡蜂阵能在他的手下坚持多久呢?

    楚安安正想着如何骗对方在不伤害自己的情况下和自己较量,就听到黑衣人充满鄙夷的冰冷声线:“真丑!”

    楚安安猛地瞪大了眼睛,她哪里丑,她明明美得惊心动魄好吗?

    “这是意外,其实我娘亲很好看的!”楚律忙不迭地替楚安安说好话,楚安安欣慰地眯了眯眼,还是儿子疼人,没白养啊。

    然而楚律下一秒就说道:“不过比起小绿多少就差那么一点点啦!”

    说着楚律还摇了摇烤鸡:“烤鸡,你说对不对?”

    烤鸡十分乖巧地啄了下楚律的小手,表示自己非常认同小主人的观点。

    楚安安嘴角一阵抽搐,这两个自恋的小白眼狼儿,这些年的洗脑故事都白讲了!

    黑衣人听到楚律的话忍不住低低地笑了起来,他大手一挥,楚安安只觉得肩膀上一痛,而后浑身轻松。

    咦,能动了,楚安安立即爬起身骂骂咧咧地朝着楚律冲去:“臭小子,你睁大眼睛看看,明明是老娘比你长得好看好吗?”

    楚律缩着脖子嘿嘿笑了两声,小声地在黑衣人的耳边道:“好人叔叔,我娘亲平时很温柔的,真的没有那么母老虎……”

    “臭小子,你说谁是母老虎?”楚安安一把拽过楚律,想要在楚律的小屁股上惩罚一下,结果黑衣人竟然抬手护住了楚律。

    楚安安蹙眉:“我教训我儿子,关你什么事?还有,你派人把我们母子两拐到这儿,到底想做什么?”

    黑衣人冰冷的视线落在楚安安的身上不由嫌弃地蹙紧了眉头,此时的楚安安头上顶着两棵茁壮成长的小草,半张脸糊着泥,裙摆上全是黑不溜秋的污渍,这形象实在是太糟糕了。

    黑衣人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段距离,楚安安见他一直看着自己,她无比自信地一甩刘海,扬起娇小的下巴道:“哎,又是一位沉迷于本姑娘美貌而无法自拔的人,真是伤脑筋啊!”

    黑衣人只觉一阵恍惚,他刚刚听到了什么,这女人顶着这副鬼样子究竟是哪来的自信说出这番话的?

    见黑衣人依然定定地看着自己,楚安安又叹了口气道:“老天,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沉受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美丽呢?你可知道被人这样痴迷是很有压力的,不过黑炭兄,你放心,我还能挺得住!”

    黑衣人嘴角一阵抽搐,而后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莫名其妙!”

    说完这话,他就拎着楚律转身,楚安安立即追了上去,黑衣人蹙眉:“不许弄脏本座的马车,下去!”

    楚安安怎么可能让儿子一个人待在马车上,她手脚并用地爬上了马车,黑衣人抬起一脚毫不客气地踹向楚安安。

    楚安安灵敏地躲开顺势往一旁的坐垫抓去,黑衣人侧身又是一脚,楚安安当机立断直接抱住了他的脚。

    “斯拉”一下,黑衣人的一小截裤腿被楚安安扯了下来,楚安安惊叹道:“虽然只看到了一丢丢,但肉质均匀,肥而不腻,果然是好腿啊!”

    这是什么形容,把他当五花肉吗?

    黑衣人气恼,转而去抓楚安安的衣襟,可是一看到楚安安身上的污渍立即收回了手。

    楚安安嘿嘿笑着松开了他,黑衣人盯着楚安安脸上的笑容只觉得一阵刺眼,他大手一翻,调动着体内的真气,一股强大的气浪朝着楚安安的面门袭去。

    楚安安不慌不忙地指了指他的小腿道:“你看,这是什么?”

    黑衣人下意识地往下看去,当他看到自己的腿上被抓出了五条血印子,顿觉眼前一阵眩晕。

    他想要抬手打楚安安,却发现自己没有半点力气,紧接着他就感觉天旋地转,脑袋重得出奇,没多久就不省人事了。

    楚律看着歪倒在马车里的黑衣人满眼崇拜地看着楚安安:“娘亲,你好厉害啊,你竟然打败了好人叔叔!”

    楚安安拍了拍手,朝楚律眨了眨眼:“小绿,想不想看好人叔叔长什么样子啊?”

    楚律想也不想便点头,可没多久他又摇头道:“好人叔叔戴着面具一定有他的原因,娘亲,你不是说过要尊重每一个人的想法吗?”

    楚安安尴尬地咳嗽一声道:“是啊,不过好人叔叔说了咱们可以摘掉他的面具偷偷看一眼。”

    楚律歪着脑袋咬着小手指道:“好人叔叔什么时候说的,为什么小绿没有听到?”

    楚安安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道:“因为好人叔叔只和娘亲心有灵犀啊。”

    楚律嘟起嘴有些不高兴地说道:“好人叔叔真偏心,小绿生气了!”

    楚安安才没功夫安抚楚律,她手指灵动飞快地解开了黑衣人的黑色面具,当她看到黑衣人的脸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一张充满灵气到无可挑剔的脸,楚安安盯着这张脸大脑几乎无法运作,她完全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眼前的男人……

    绝色天资?孤若冰霜?桀骜不驯?

    不,都是却又都不够!

    她忍不住抬手轻抚着黑衣人白皙皎洁如寒玉的脸,她由衷赞叹,难怪他说自己丑,比起他的容貌,她的确自愧不如啊……

    “娘亲,你在做什么?”楚律好奇地眨巴着眼睛看着楚安安。

    楚安安随口道:“揩油……不不不,娘亲正在帮好人叔叔看病,这叫望闻问切!”

    楚律疑惑道:“好人叔叔生病了吗?他刚刚不是还打败了那个坏王爷救了我们吗?”

    楚安安随口应付道:“嗯,他心理不太健康,不然他为什么要戴着黑面具呢?”

    楚律从前面爬了过来,趴在黑衣人的心房担忧地问道:“那怎么办,怎么才能救好人叔叔的心啊?”

    楚安安勾起唇角露出了神秘的微笑:“把娘亲放在他心里就能救他了!”

    楚律睁圆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可是娘亲那么大个,怎么钻到好人叔叔的心里啊?”

    楚安安满脸的黑线,她正要说话,外面传来了沈亦宸的声音:“大哥,你在吗?大哥?”

    楚安安将黑色面具重新戴在了黑衣人的脸上,沈亦宸没得到回答,有些急不可耐地喊道:“沈凌夜,你是不是又躲在马车里装深沉啊?能不能吱个声回答一下本少侠啊!”

    “不能……”楚安安捏着鼻子发出了细微的声音。

    沈亦宸狐疑地眨巴了两下眼睛:“大哥,你怎么了,听声音怎么怪怪的?”

    说着他就掀开了车帘,当他看到沈凌夜歪倒在马车里顿时傻眼了:“大哥……”

    楚安安连忙将楚律护在身后一脸防备地说道:“我什么也没做,你,你可别乱来啊!”

    沈亦宸呆呆地看着沈凌夜,空气凝固在了当场,楚安安心中不安,她正要说话,沈亦宸突然一把抱住了她:“楚安安,你真乃女中豪杰啊!”

    沈亦宸抱得特别紧,他一边抱一边激动地拍着楚安安的后背,拍得楚安安连连咳嗽。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大哥的武功特别高,你竟然把他放倒了!快,快教教本少侠,本少侠要是学了你的法子就再也不怕被他抓回凌云尊了!”

    沈亦宸的两只眼睛都快崇拜地发光了,他麻利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大叠的银票塞进楚安安的手里:“你不是经常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吗,快,快教本少侠!”

    楚安安尴尬地缩了缩脖子,就在这个时候,马车里的沈凌夜突然睁开了眼睛,沈亦宸一直沉浸在拜师学艺的激动中,压根儿没有感觉到周遭的变化。

    楚安安以前是杀手,她天生敏锐,她不用看就知道沈凌夜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剁了自己。

    她条件反射地抱着楚律跨上了马背,沈亦宸茫然地看着她仓皇而逃的背影:“楚安安,你还没教本少侠怎么放倒我大哥呢,你这样带着银子逃跑是不是太不厚道了一点啊?”

    这时,一道冷到极致的声音在沈亦宸的左肩上响起:“二弟,你刚刚说要放倒本座,是真的吗?”

    沈亦宸只觉得浑身冰冷,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仿佛坠入了千年寒潭,他哆哆嗦嗦地道:“大,大哥,你,你听错了……”

    “是吗?”沈凌夜慢条斯理地抬起了手拍了拍沈亦宸的肩膀,沈亦宸只觉得肩膀上仿佛吊着千斤的巨石,压得他骨头都快断了。

    “本座刚刚还想说二弟长大了,胆子也大了,是时候回凌云尊替本座处理杂务了!”沈凌夜冰冷的气息从黑色面具下散发了出来。

    沈亦宸害怕地整个身子都蜷缩了起来,他舔了舔因为紧张而干燥的嘴唇,扯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大哥,我错了,我……咦,大哥,你脖子上怎么有泥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