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那一夜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56本章字数:2989字

    沈凌夜立即摸上了自己的脖颈,上面果然有泥,他揭下面具,手指颤抖着往脸上拂去,脸上的泥更多,而且还没干。

    “啊!”沈凌夜突然爆发出可怕的大吼声,随着他的吼声落下,马车被震得四分五裂,沈亦宸也被强大的气流震到了十步开外。

    “那个女人叫什么?”沈凌夜双眸赤红地盯着沈亦宸。

    沈亦宸吓得连连往后缩,他想也不想就出卖了楚安安:“她是南湘国的楚家大小姐,现在应该是回丞相府了吧……”

    沈亦宸的最后一个字还没落下,沈凌夜高大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沈亦宸拍着胸口总算是缓过气来了:“楚安安啊楚安安,不是本少侠不帮你,实在是你太大胆了,老虎头上拔虎须,你只能自认倒霉了……”

    而这边的楚安安骑着马疯了一般地往前冲,其实她并不会骑马,也不认识路,但强烈的求生欲望促使着她往前奔去。

    楚律被颠得上下牙齿不停地“嗡嗡”作响:“娘亲,咱们为什么要骑马啊?”

    楚安安捂上楚律的小嘴将他抱得更紧了一些:“小绿,等咱们回到丞相府后娘亲再跟你说!”

    楚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很是乖巧地紧紧攥住了楚安安的衣服,他正要点头,远处突然冒出一个黑色的人影。

    他歪着头仔细地分辨着,那道黑色的人影越来越近,楚律高兴地朝他挥手,并对着楚安安灿笑道:“娘亲,好人叔叔来送我们了!”

    楚安安惊恐转头,果然看到沈凌夜正冲着她们的方向飞奔而来,楚安安欲哭无泪。

    她抽打着自己的左手,痛骂道:“都怪你,好端端地给他望什么闻,问什么切啊,你啊你啊,真是太不争气了!”

    楚安安一脸的悔不当初,楚律并不知道她的心思,只以为她和自己一样:“娘亲,你也觉得我们走得太匆忙了是吗,好在好人叔叔来送我们了,这样小绿就可以和他好好道别了呢!”

    “送别……”楚安安灰头丧气地抽了抽鼻子,“是啊,他一定会把我们送上西天的。”

    “西天?那里远吗?”楚律天真无邪地看着楚安安。

    楚安安嘴角苦涩地笑了下,还不等她回答,沈凌夜暴怒的身影已经踩到了马尾巴上。

    马儿吃痛,扬起前蹄嘶鸣着,但因为速度太快,它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以更快的速度往前冲去。

    楚安安根本不会骑马,马儿这一扬,吓得她面色惨白,她本能地将楚律护在了自己怀里。

    好在这一次她抓马缰绳足够牢靠,并没有被马儿甩下马背。

    生命险中求,楚安安咬了咬牙拔下头上的簪子一把刺进了马肚子:“马儿,我们母子两就全靠你了!”

    “占了本座的便宜就想走?”沈凌夜满脸都是怒意,他英俊的剑眉一扬,一道劲气打在了右后马蹄上。

    马儿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声,它脚一歪,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扬起一大片的灰尘。

    楚安安也随之摔在了地上。但她落地的瞬间双膝并拢,有了一定的缓冲,所以没有摔伤骨头,只擦伤了膝盖。

    “小绿,你没事吧?”楚安安一脸担忧地看着怀里的楚律。

    楚律摇了摇头,烤鸡也摇了摇头,楚安安这才稍稍放松:“小绿,娘亲和好人叔叔有些话要说,你自己回丞相府找洛叔叔好吗?”

    楚律坚定地摇头,他正要说话,沈凌夜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楚安安的身后,他张开大手,只一个瞬间,楚安安整个人都被吊在了半空中。

    楚律吓得大哭了起来:“好人叔叔,你在做什么,快放我娘亲下来!”

    暴怒的沈凌夜根本不想看到楚律,的确,这个孩子让他觉得很特别,可是还没有特别到能让他放下底线。

    这个死女人竟然敢趁着自己昏迷时对自己图谋不轨,还用肮脏的手碰了自己,简直是混账!

    这样的经历不由让沈凌夜想到了两年前的那一晚,那时候凌云尊正处在风口浪尖上,恰巧他走火入魔,心魔强势到他丧失了理智。

    他杀了很多人,好的坏的他已经无力区分,为了不让自己再杀人,他将自己置身在了鲜少人去的野外山洞中。

    他在那里呆了好几晚,可是心魔越来越重,几乎快要吞没他了,他讨厌那种无法控制的感觉,便索性破釜沉舟逼迫自己进入了一种假死的状态。

    过了大约两天,一天夜里,一道轻而混乱的脚步声突然顺着山路蜿蜒而上,那个人走得很慢,他虽然在假死状态却能感知周边的一切。

    是个女人,还是个没有武功的女人。

    沈凌夜紧张起来,他怕自己会对这个女人杀无赦,可等那个女人爬到洞口后,她看到自己竟然扑了上来。

    她浑身滚烫,好像着了火一样,沈凌夜无比反感这个女人触碰自己的手,他急着想要从假死状态回来,可心魔却偏偏和他作对,生生地拖着他的神识。

    那个女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开始抓着她说了一大堆稀里糊涂的话,还一直喊着什么朗,还是狼,反正她含糊不清地说着,沈凌夜也没用心听,根本没听清。

    然后那个该死的女人喊着喊着就开始对他动手动脚,沈凌夜简直惊呆了,虽然他没有接触过女人,可他也知道女人都是矜持而害羞的,怎么会有人对一个死人乱来呢?

    然而事实正好和他的认知背道而驰,那一夜,那个女人就趁着他心魔附体的时候强行将他……

    一想到那样的经历,沈凌夜简直羞愤地快要晕厥过去,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到他身上,实在是太可怕了!

    然而更让沈凌夜久久不能走出心理阴影的是,那一夜他竟然虚脱了……

    这对于做为男人的沈凌夜来说是莫大的耻辱,至此以后他就患上了一种病,他不能靠近女人,甚至连面对女人的勇气都没有。

    在他看来,每一个女人都如狼似虎,都想对他做点什么。

    久而久之,他甚至不能闻到女人身上的香粉味道,一闻他就会全身抽筋,不可遏制地想要杀人,而他的心魔也一直没有得到抑制。

    不过好在他在后来的修行中突破了黑色剑气,将心魔暂时收押在了心房深处。

    可是那个女人对他造成的伤害,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而眼前这个女人竟然和那个女人一样,想要对自己图谋不轨,他怎么能够容忍?

    “受死吧!”

    沈凌夜浑身散发出摄人的气魄,周围的气温火速降低,楚安安冻得瑟瑟发抖,她感觉每一口呼吸都仿佛在啃噬一块厚厚的冰层,然后渐渐的她呼吸越来越困难。

    “娘亲,娘亲!”楚律扑上前死死拽着沈凌夜的脚踝,“不要这样对我娘亲,好人叔叔,我娘亲是想给你治病才会弄脏你的脸的!”

    “治病?”沈凌夜听到这话倒是稍稍缓了心神,他深深吸了口气道,“本座倒是忘了你会医术。”

    楚律一看这话有效,立马喋喋不休地替楚安安说好话:“我娘亲的医术可厉害了,张爷爷摔下山谷就是我娘亲治好的,张大婶好多年一直治不好的病也是我娘亲治好的。好人叔叔,我娘亲绝对不是坏人,你不要伤害她好不好?”

    沈凌夜并没有因为楚律的这番话而松手,他心中计较一番后道:“既然你会医术,那本座问你,沈亦宸得了什么病?”

    楚安安的嗓子都快被掐出火来了,她剧烈地咳嗽了好一阵才哑着嗓子断断续续地说道:“他有双面性格,需要一种世上罕见的药材才能治好,叫回心草。”

    沈凌夜的怒火稍稍平息,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楚安安道:“知道回心草又如何?你不过是多读了几本古籍,但古籍上所记载的几个地方本座都找遍了,根本没有回心草,所以你对本座无用!”

    楚安安急忙说道:“回心草的主要功效是可以代替的,只要找到麻尾龙和空心叶我就可以调出和古籍一样的配方。”

    “真的?”沈凌夜眯了眯眼,他松开手,黑色的剑气消失,楚安安重重落在地上。

    沈凌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本座给你七天的时间,调不出配方,本座会立即来取你的性命!”

    说完这话,沈凌夜就准备迈步离开,不曾想楚律小小的身子竟然大大地张开了双臂拦住了他的去路:“不许走!”

    沈凌夜看着楚律和自己酷似的脸,心中的怒火渐渐消散,他问道:“你想通了,准备和本座一同回凌云尊?”

    楚律摇头,小小的脸气鼓鼓地喊道:“我要你给我娘亲道歉!”

    “什么?”沈凌夜几乎是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竟然让他听到这么可笑的要求。

    “我说我要你给我娘亲道歉!”楚律坚定不移地看着沈凌夜,“你伤害了我娘亲,不信你看,她的膝盖流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