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 庆幸自己是个飞机坪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0本章字数:2946字

    被何公公那双手牵着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停了下来,看了一眼我住了十四年的宅子。虽然不知道我将会面临什么,但我也知道,我以后不会再回来了。至少不会以现在这样落魄的身份回来。

    “爹,娘,他是要把妹妹带到哪里去?”萧若的声音还带着未出阁女孩的天真烂漫。

    “你的妹妹啊,要去一个好地方。以后,可就和现在不同了。”秦芳说的意味深长,我转头看她的时候,她嘴角的那一抹笑意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得丝毫不犹豫。

    “那我以后还能见到阿栀吗?”

    “当然会,你们姐妹以后要相互帮助的。”爹说道。

    是吗?我只是帮助萧若的工具吧?

    跟着何公公到了一处行馆,我被人带下去洗了一个热水澡。在冬天能洗到一个热水澡是很舒服的一件事。我快要睡着的时候,直接赤身裸体的被人提了起来。好在提我的也是一个不男不女的太监,何况我虽然已经十四岁的年纪,可身体就像是没发育好的。

    年轻的太监看着我,闪过一丝的猥亵之意,我用手扑楞了一下热水,然后狠狠的等着他。那小太监便将那猥亵之意掩了下去。

    我里面什么也没穿,外面套了一件单衣,然后又被套上了一件宽厚的袄子,就被送进了何公公的屋子。

    被人一推,我直接跪在了何公公跟前。

    屋子里燃了炭火,很暖和。何公公此时也换了另外一套衣服,坐在桌边,手里捏着一只酒盏。

    “过来!”依旧翘着兰花指,声音尖细。

    年轻的太监早就出去,还关上了门。我就跪在那里,不敢动弹。我不知道当我过去的时候,会面临什么。

    “过来。”何公公又叫了一声,指了指桌上的一个鸡腿,“饿了吧,过来就给你吃。”

    我吞咽了一口口水,我的确饿了。今天一天,我还没吃过饭。昨晚上吃的是一个冷的窝窝头。

    就在我看了那鸡腿一会儿的时候,我告诉自己,不用管那么多了,只有吃饱了,有了力气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于是我像一只狼一样扑了过去,扑向我的猎物。当我狼吞虎咽的要去吃那只鸡腿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身上一紧,何公公直接趁机抱住了我。我不顾鸡腿了,开始挣扎。我蹬着双腿要挣开,可是力气没有何公公的大。我的袄子就这样被何公公扯下来拿在了手里。可他的另一只手还抓着我不盈一握的腰。只有一件单衣了,一旦单衣扯下,我就直接一丝不挂的在他眼前了。

    何公公没有直接去扯我的衣服,而是阴阴的笑了两声,“你的爹娘已经把你送给了杂家,你若把杂家伺候的好一点,杂家天天让你有鸡腿吃。像你这种还没完全开放的花蕊,杂家最喜欢了。让杂家好好的疼你,好不好?”

    何公公说着,凑到我的鼻子边闻了闻,脸上有些陶醉的表情,“处子身体的味道就是不一样啊,闻着就是舒坦!”

    “放开我!”我冷冷的说道。

    “跟着杂家多好,就别在这执迷不悟与了。呦呦呦,这小眼神……杂家知道,毕竟你还小,有些害怕。杂家保证轻点。”何公公的一只手已经从我的衣襟里面伸了进去。他的手是热的,可我的身体却是凉的。碰到我的时候,我突然被烫了一下,颤抖的小身躯突然有了一点力气。我就算活的再委屈,也不能让这样一个不男不女的老东西老变态侮辱了我。我直接用力弯下腰,对准他的手背就狠狠的咬了一口。

    “哎呦……”何公公叫唤了一声,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我单薄的身躯直接跌坐在地上,脸上火辣辣的疼。

    我拉紧了衣襟,有着狼一般凶狠的目光,看着他。

    我以为何公公会直接把我打死,至少也会生气的把我打个半死,可他却冷笑了一声,“这么大点的小姑娘,脾气倒是有点。杂家就陪你玩一玩。”

    何公公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又说道:“不过也是个不知道好歹的贱东西,来人啊!”何公公一声令下,立刻有个年轻的太监走了进来,只听何公公吩咐道:“让她在外面站着,什么时候学乖了,什么时候再进屋子。”

    我在地上直接被提了起来,然后让我站在了院子里。漫天的雪花飞舞。我只着了单衣,在院中瑟瑟发抖。

    冷,真的好冷。

    为什么这个冬天我不可以在暖和的屋子里呆着?为什么不可以趴在爹爹的膝前?

    在府里我连个下人都不如,现在我却还要面对这个变态!娘把我带到这个世界,只是为了让我受罪的吗?

    不!

    我萧栀不该是这样的。

    我现在只后悔刚刚竟然没有多咬几口鸡腿,哪怕被那个变态抱住的时候,把鸡腿死死咬在嘴里也是好的啊!至少现在不会那么饿了。

    原本以为我会站上一夜,或者直接在这寒雪中晕过去。可惜到了后半夜,突然有人匆匆进了何公公的屋子,不多时,就见行馆里立刻忙碌起来。看他们在收拾东西,我想着他们定然是有了什么急事了。

    “何公公,马车已经备好,不过那些秀女……”年轻的太监向何公公请示。

    “依旧是后天清晨进宫,此事交与萧大人安排。”

    “是!那她呢?”那太监指了指我。

    何公公看了看我,说道:“给她换上你们的衣服。既然是我的东西了,怎么能不玩就丢了。”

    “小的明白。那是要送到……”

    “不必。事情紧急,等到了宫中再做安排。”

    “是,小的这就去办。”

    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我被换上了一套和那小太监一模一样的衣服,然后上了马车。整个行馆顷刻间人去楼空。

    我要被带到哪里去?又将会面对什么?这是我所想知道的答案。可我实在是太冷,也实在是太累。上了马车没多久,我便沉沉的睡去。

    这期间全身都灼烧了起来,我也是时梦时醒,只是察觉自己还喝过一些米汤,不至于死去。也听到耳边有些讲话的声音,但具体什么也没有听清。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置身于另一个陌生的环境。

    而我的意识也已经慢慢的恢复,好像是死过一回一样,醒来的时候,觉得全身没有一点力气。

    “真是晦气,何公公带回来一个小太监,一进宫就生了病,该不是什么疟疾吧?”耳边听到有人在说话。

    “你可别乱说,那是何公公的亲戚,没见到何公公打了招呼好生照顾着吗?这要是死了,咱们两个可就惨了。”

    “谁知道何公公能嚣张到什么时候?你不知道吗?现在皇后和太后已经完全闹翻了,这何公公可是……”

    对话没有再进行下去,我虽然没有听得很真切,但我也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是进宫了吗?在我从家里晕倒到现在,一转眼我就进宫了吗?那个萧若一直很想进来的地方。

    我爬了起来,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喝下。我的房间四处门窗都紧闭着,恐怕是真的担心我有什么疟疾,会传染给别人吧!

    我准备打开窗透透气,可是当我推开窗的时候,我就正好看到一个蒙面人从另一个屋子里出来。而他的身后那个屋子里,却躺了几个人。

    几具尸体!身边有蜿蜒的血迹!

    这里面有何公公!

    我想关上窗户假装没看见已经来不及,那黑衣蒙面人已经看到了我,他的动作远快过于我关窗的动作。矫若游龙,转眼间已经到了我跟前,长剑一横,架我的脖子上。

    傻子都知道要面临什么,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他要杀人灭口。

    “这里竟然还有一个人?”蒙面人的口气略微有些惊讶。我的确是一个不该出现的存在,恐怕他已经算好,却意外的撞见了我。

    “不要杀我。”人的求生欲望都是强烈的,我不想我一进宫就死了。

    “你没得选择。”那人冷冷说完,剑又离我的脖子近了一寸。

    “我可以当目击证人。”求生意志让我这个时候的脑子突然灵光乍现,也让我有了赌一把的勇气。

    蒙面人迟疑了,我又说道:“不管你是谁,在这里杀了人,一定会有人追查下来。何公公是皇帝面前的红人,他死了,皇帝一定会追查。自然而然就会查到与他结怨的人。但是只要我作证,何公公的死就会和你的主子没有关系。”

    蒙面人迟疑片刻,问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因为我想活。”

    那人上下的打量了我一下。

    我心虚的看了一下我的胸口,不要穿帮才好。但一看,我也就放心了。我感谢我娘让我遗传了她的胸,很平很平的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