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 九皇子,救我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1本章字数:2739字

    虽然这位太后已经是花甲的年纪,但看起来雍容华贵,眉宇间还能看出年轻时是个如何貌美的女子。之所以我对这位麓甯太后有点兴趣,不过是因为小时候曾听说书的先生变着法的说过这位麓甯太后是如何在被打入冷宫的情况下又反败为胜如今坐上了太后的位置。

    我一直觉得这位太后应该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可如今看来,除了身上的那股子高贵之气,竟看不出来丝毫的狠辣。

    或许,我还不能看穿她吧。

    这种有能力的女人,才是我瞧得上的女人。

    “太后万福金安……”院子里顷刻间所有人都跪了下来,独独皇后对麓甯躬身行了一个礼,“臣妾见过太后,不知道今日太后怎么来了?”

    麓甯身边的姑姑扶着太后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只听麓甯道:“何公公的事情哀家听说了,昨儿个在养心殿的事情哀家也听说了,哀家知道你受了委屈,特意过来看看你。却不想正好撞到了这件事,这奴才是办错了事?”

    皇后回道,“回太后,这奴才是翠微宫里办事的,臣妾知道碧彤妹妹喜欢菊花,便让他过来搬几盆,却不想这奴才竟然起了贼心,把臣妾的镯子给偷了去。臣妾正在教训他呢,若是不给其他奴才看看,恐怕以后都不得安宁了。”

    麓甯朝我看了看,我此时虚弱无比,实在难忍疼痛,眼中泛着泪光。

    “这奴才已经挨了板子,想必教训也够了吧。哀家近日来一直潜心礼佛,实在是不忍看这些。”

    有太后求情,我心中一喜,许是有用。可此时却听明荷道,“太后有所不知,这小太监嘴硬的很,已经是逮个正着,却还死不承认。刚刚挨了一顿板子问他可知罪,竟还说不知罪。这样不知道悔改的奴才,可不是要再教训一下么?”

    “原是这样?当真只是挨了一顿板子?哀家瞧着这脸像是也肿了。”麓甯露出些疼惜的表情。

    “太后,救救奴才,救救奴才……”我用力的呼救着,虽然声音很微弱。

    那场景就像是当初我因为太困,在厨房烧饭的时候不小心,把厨房差点烧着了。时候大娘当着家里所有的人面用藤条在那打我,打的我皮开肉绽,我不断的求着,大娘救救我,爹救救我,可是没有人救我。因为这件事,我发烧在床,整整三天不能起来。

    “看着着实可怜。皇后啊,教训奴才归教训奴才,也不要太狠了。马上秀女们就要进宫了,这宫里你最好平静些,可别再出像何公公那样的乱子了。哀家知道一下子死了三个人,已经两个晚上没睡好觉了。”

    皇后赶紧道,“太后还要保重凤体,可有请太医瞧过了?”

    “不碍事,让太医瞧,也不过是开心凝神的汤药,哀家都知道了。”

    皇后一笑,随后对明荷道,“还不把人带下去?免得惊了太后。”

    明荷心领神会,点头道,“是,奴婢这就去。”

    带下去?也就是事情没完?

    真是要我死在皇后手里了吗?

    正要被拖走的时候,又见进来两个人。一个着着雪白绸缎锦衣,锦衣之上一些金线勾勒出的图案栩栩如生,却是个相貌堂堂,风度翩翩的俏公子。而另一个则是我的小主子,姜烜。

    “孙儿见过皇祖母,见过母后。”

    两人同时行礼,那俏公子倒是表情明朗,而姜烜则是一贯的生人勿近的冷峻模样。

    “原来是允儿和烜儿,你们两个怎么一起来了?”麓甯露出和蔼的笑意。

    姜允,是当今的太子,皇上的第三子。

    姜允走到麓甯跟前道,“方才父皇检查了儿臣的功课,又让儿臣等前来向母后请安,儿臣便拉着九弟一起过来了。”

    “好,好,好。”麓甯面带笑意,似乎对姜允很是喜欢。

    “允儿,既然已经请过安了,便去温书吧。”皇后对姜允道。

    “儿臣告退。”姜允一拱手,便要走,却看了我一眼,又问道,“儿臣记得这小太监不是母后宫里的人,可是他犯了什么事?”

    明荷上前解释道,“回太子爷的话,这个小太监偷了皇后娘娘的玉镯子,被当场逮住了,正教训他呢!”

    “玉镯子?可是那一只?”姜允指了指桌子上摆的那一只。

    明荷道,“正是。”

    姜允面露不解道,“若是那一只的话,儿臣记得是母后当日立后之时,父皇钦赐的,这些年来,儿臣从没看母后摘下来过,怎么今儿个就被这小太监偷了呢?”

    姜允此话一出,明荷的脸上露出尴尬之色,看了看皇后。皇后刚要说话,就听麓甯道,“我瞧着许是误会,兴许皇后把这镯子刚摘下来放在哪处了,这小奴才过来正好看到就多看了两眼。”

    麓甯已经给了皇后一个台阶下,这件事越到最后,也不知道皇后该怎么收场,此时有姜允在,太后在,当然还有一个翠微宫的小主子在。皇后自然也要掂量一下。

    “明荷,可是你将本宫的东西乱放了?”

    明荷赶紧跪下,道:“皇后娘娘恕罪。”

    “那还不放人?”

    “是。”

    那两个太监一松手,我整个人就直接躺在了地上,起不来。

    “允儿,你赔哀家去御花园里逛逛,哀家好些日子没去了。”

    “可是孙儿还想和九弟一起去……”姜允似是有些犹豫。

    “允儿……”皇后打住姜允的话,“太后既然想去,你就陪她走走。至于你的九弟么……”皇后微微一顿,看向姜烜说道“既然九皇子在,就把你母妃宫里的奴才带走吧!”

    姜烜看了我一眼,眼里都是鄙夷。他那高贵的姿态,把我显得有多么的不堪入目。

    “九皇子,救我……娘,救救阿栀……”我虚弱的说完,终于在疼痛之中晕了过去。

    我没想过姜烜会不会带我走,因为我已经没那个精力去想。但我却绝对没有想到,姜烜是自己把我扶回去的。

    也是我路上被绊了一下,又被人骂了几句,便迷迷糊糊的醒来。醒来时就看到了姜烜的侧脸,那样的冷峻,寒的像夜里的水。

    “九皇子……”我难以置信现在是姜烜扶着我回翠微宫。

    姜烜听到我说话,便转脸看我一眼,然后直接将我推开,“既然醒了,就自己走。”

    可是没有姜烜扶着我,我就立刻瘫倒在地上,像一滩烂泥一样。因为屁股触地,还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

    疼的我估计脸都纠在了一起。

    姜烜看着我,似乎想扔下我,又似乎不想扔下我。

    “九皇子可否把奴才先放在这里,然后去找人帮一下奴才?”我虚弱的说道,心知让一个九皇子扶着我,实在是不妥。这样回去,估计还得让张婕妤把我一顿打。

    “本皇子才懒得管你。”姜烜一拂袖,竟直接走了。

    好吧,竟然就这么走了,真要我爬回去吗?

    爬就爬吧,屁股不挨地,至少没那么疼。

    我非常吃力的翻了个身,然后以匍匐的姿势,慢慢的向前蠕动。估计在别人看来,我现在像条虫。

    “龙大人,那里好像有条虫。”

    ……还真的有条虫?

    龙大人?龙战?

    等我再爬一会儿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双黑色的靴子,我慢慢抬头一看,就看到了龙战的那张脸。

    那条虫,是在说我啊!

    “你不就是翠微宫的小萧子吗?准备爬回翠微宫?”

    龙战这人怎么这么讨厌?明知故问!

    我傲娇的说道,“是啊,走的太累!”

    “放肆,怎么和龙大人说话的?”旁边的一个侍卫呵斥我道。

    龙战一扬手,那侍卫就不说话了。随后龙战道,“你们两个把他抬回翠微宫。”

    “龙大人,我们是御林军,怎么能……”

    “敢违抗我的命令?”

    “属下不敢。”

    “那还不去?”

    两个侍卫抬着我,我不禁看了一眼龙战,这家伙到底想什么,竟然大发善心帮我?难道是担心我把他的事情说出去?

    等到两个侍卫刚出去没一会儿,就看到红秀和小路子跑了过来,一看到我,道,“原来已经碰到侍卫了,早知道就不用跑那么急了。”

    听这口气,是姜烜让他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