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1 非常之人非常手段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1本章字数:2709字

    我当然没那么好的命,又不是在坤宁宫里立了什么功回来,所以张婕妤需得对我好生相待。我被两个侍卫抬到了翠微宫的宫门口,那俩侍卫就直接把我放开走人了。然后还是小路子和红秀扶着我进去。我当然不可以直接就去休息,而是去了张婕妤的屋里。

    我只能继续趴在地上,就这个姿势,还稍微好受些。

    此时就算是我不哭,也得哭出来,必须博得他们的同情,哪怕只有云卿的同情也好。

    张婕妤刚问我出了什么事,我便一五一十的把坤宁宫里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一边说还一边哭了出来。当然,皇后有意拉拢我一事是不能说的。

    等说完之后,张婕妤问我道,“她可有说本宫什么?”

    我摇头。

    其实现在添油加醋是很好的时机,让张婕妤对皇后更加生气。可是我不能这么做,这个时候若是说出些什么话,兴许张婕妤不觉得我有什么,可是云卿就不同了。她对我态度还算好,我若是直接被她认为是个搬弄是非没脑子的奴才,那她定然不会再对我另眼相待。

    云卿早教过我,就算我知道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主子的事情,就留给主子,做奴才的,知道自己的本分就行。

    “就算她明着没说本宫什么,这么欺负本宫宫里的人,还不是在打本宫的脸么?”张婕妤顿时就很生气。

    “皇后恐怕有这个意思,娘娘得小心着些。不过这事既然太后也出面了,想必皇后那里也不敢再闹下去了。这孩子也真是可怜,刚来翠微宫就出了这样的事,娘娘心善,准他休息几日吧?”

    张婕妤看了我一眼,点头道,“你拿些药膏给他。怎么说也是本宫的人才让皇后盯上。”

    见张婕妤似乎对我态度有所改善,我便知道皇后这一闹,反倒有一个好处。至少会打消张婕妤对我的怀疑。再加上云卿对我的同情,她在张婕妤跟前帮我说几句话,我反倒能留在翠微宫了。

    如果我再能帮助张婕妤获得圣宠,想必张婕妤一定会更加信任我。

    皇后,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如此对我,别怪我先要小小的报复你一下了。

    张婕妤既然吩咐了,云卿给我的药膏便是上等的药膏。我在床上躺了两日,便已经能下床走动。

    因为我卧床,我的活便都有小路子干着。他与我同住一室,每次见我都吹鼻子瞪眼的,十分不满。

    私下我听红秀说起秀女会在明日辰时进宫,届时被皇上选中的秀女就可以参加晚上的宴会。各宫的主子们也都会过去。

    这是一个好时机。

    我要让张婕妤在明天的晚宴上大放异彩。

    我起身走到院子里的时候,见张婕妤正在选衣裳,苦恼道,“本宫到底要穿什么?可不能让那些新进来的丫头们看了笑话。”

    “娘娘姿容秀美,穿什么都好看。”云卿在一旁道。

    “云卿你就会说话哄我开心。”张婕妤说着,突然一屁股坐了下来,叹息道,“穿的再好看有什么用,皇上已经足足一月不来翠微宫了。等那些新人一到,皇上还不挑花了眼,更不看本宫一眼了。”

    “娘娘多虑了。”我接了她的话,在屋前跪了下来,“奴才冒昧插话,请娘娘恕罪。”

    “你倒是好得快。不过安慰本宫的话就不劳你说了。”

    我道,“奴才说过会让娘娘再次获宠,如今便是奴才兑现诺言的时候。”

    张婕妤一听,立刻有了精神,“你当真有办法?快起来,进屋说。”

    “谢娘娘。”

    我起身进了屋,问道,“奴才听闻,当年娘娘跳了一段舞,虏获了皇上的心,可有此事?”

    张婕妤道,“确有此事,只是都多少年了,皇上早就不记得了。何况,本宫也老了,也跳不出当年的韵味了。”

    “娘娘现在有现在的韵味。奴才斗胆,还得请娘娘趁着有时间,再多练练那段舞蹈。其他的,就交给奴才去办。”

    “当真练舞就好?”

    “是。”

    “好,那本宫现在就去练,不过,小萧子,若是本宫没有成功,你可知道你的后果?”

    “若是不成,奴才愿意接受任何的责罚。”

    “好,那可是你说的。”

    张婕妤兴冲冲的便要去练舞了,我又对云卿道,“云卿姑姑,奴才这边也有一事想找姑姑帮忙。”

    “你说便是。”

    我便附到云卿耳边,将事情都说了。

    云卿听后道,“此法行得通?娘娘她可是……”

    “姑姑放心,奴才自有办法。”

    “好,那便听你一回。只盼咱们的主子能再得恩宠。”

    这一切的的事情,少不了一个人的帮忙。

    我去求了红秀好一会儿,才让红秀替我做了一些好菜。我提着食盒便去找能帮我的那个人。

    龙战!

    问了几个侍卫才打听到龙战住在哪里,好在自己是个太监,出入那些地方也没什么避讳的。

    我去的时候,龙战尚未去执勤,进到院子里,便看到龙战穿着一身白色的中衣,脚上套着黑色的靴子正在院中打拳。

    他突然一个转身,急速而来,一拳朝我而来,带着一股强劲的风,我的眼睛眨了眨,只觉得面皮上凉凉的。

    “你竟没有吓得闭上眼睛?”龙战收起拳头,站直了身子。

    “奴才与龙大人无冤无仇,龙大人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打奴才。”

    龙战拿起旁边的帕子擦了擦额头的汗,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报恩。”

    “何恩之有?”

    “两日前的恩,龙大人将奴才送回了翠微宫。”

    “那是我的两个属下,不是我。要报恩,找他们去。”

    “可是你吩咐他们的,没有你,他们不会那么做。”

    龙战瞧了一眼我的食盒,走过来,用手指一挑,把盖子打开,“给我的?”

    我点头,“奴才特意孝敬龙大人的。”

    龙战用收回手,盖子稳当的盖上了食盒,回了我三个字,“不需要。”

    龙战说完,就要进屋。

    我赶紧追了上去,只好说道,“奴才今日来,是有事相求的。”

    “我的职责是保护皇上的安全,其他事与我无关。”

    “这件事就是和皇上有关。”

    龙战停住脚步,转头看我,“何事?”

    “奴才希望龙大人帮一下我家主子。我家主子是皇上的妃子,这件事也算是和皇上有关吧?”

    “别让我用剑赶你走。”

    这就是龙战的回答,然后他已经旁若无人的在那脱下了中衣。原先还要转身回避,可我已经是个太监了,此时怎么能避?于是就堂而皇之的看着龙战的,身体。

    龙战的上身不同于姜烜白皙的肉,他的身上是健硕的肉,肤色是古铜色。身上竟然大大小小的有好多处伤口,这个年纪不大的人竟然经历了许多场厮杀。怪不得他可以当上御林军的首领。

    龙战已经换上了衣服,穿上了他那件正红色的官服。

    他提着剑就要出去,赶紧被我拦住,“龙大人请帮帮奴才。”

    “你当真要我拔剑?”

    “请龙大人体会奴才的一片苦心,奴才实在是不愿看到自家的主子整日自怨自艾,因为得不得皇上的恩宠。明日秀女就要进宫了,我家主子也是殊死一搏,若是还不能挽回皇上的心,以后也就死了心了。我这个当奴才的,也只能尽自己的一份力。还请龙大人成全。龙大人若是不愿帮的话,奴才就长跪不起。”

    “随你跪不跪。”

    龙战说完,直接一把推开门,大腿一迈,跨了出去。

    结果第二条腿没跨出去,主要是被我直接抱住了。

    龙战惊愣的低头看我,我死死的抱着他的大腿,说道,“求龙大人帮帮奴才。龙大人除非把奴才的双手斩断,否则龙大人就把奴才直接拖走吧。反正奴才伤还没好,拖几次就可以残废了,这样帮不上主子,主子也不会怪罪奴才了。”

    龙战抽了一下自己的腿,发现我抱得死死的。又抽了一下,还是那样。稍一动,我的身体也跟着挪动了一下。

    僵持了一会儿,龙战无奈的看我,“说吧,要我帮什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