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3 埋下了隐患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1本章字数:3751字

    第二天早上皇上离开之后,很快裘荣海就带着大批的赏赐到了翠微宫。

    裘荣海来的时候,我依旧在扫地。

    裘荣海眼神只在我身上扫了一眼,便径自去给张碧彤请安。

    “奴才给娘娘道喜了。”

    张碧彤早已经打扮妥当,坐在了椅子上。人逢喜事精神爽,张碧彤仿佛又迎来了她的第二个春天。

    “裘公公有心了。”

    裘荣海弓着身子说道,“娘娘言重了,今儿个皇上心情甚好,连着我们这些奴才也都跟了沾着光,那都是仰仗着娘娘呢!娘娘可不知道,今儿个奴才过来,都在宫女们都在谈论娘娘昨儿个的那支舞呢!真是惊为天人,只应天上有啊!”

    被裘荣海一顿夸,张碧彤的脸色就更好看了。她朝云卿使了个眼色,那云卿便拿出了一袋银子要塞给裘荣海。

    裘荣海赶紧婉拒,“娘娘这是折煞老奴了。”

    “裘公公这是嫌东西轻啊!”

    “老奴可不敢。只不过老奴不过是奉了皇上的旨意,万万不敢再拿娘娘的东西。”

    张碧彤站了起来,看着那些赏赐之物将一串珍珠项链拿到裘荣海跟前,“那碎银子看不上,这东西呢?”

    裘荣海一看,立刻跪了下来,“那是皇上赏赐给娘娘的,老奴万万不敢拿。”

    “本宫自己的东西你不肯拿,皇上赏赐的你也不肯拿,裘公公你倒是公正廉明啊!”

    “奴才惶恐!”

    “哼,前些日子,本宫拿了东西给你,让你帮本宫一个忙,好让皇上翻本宫的牌子,可你不但没领情,还让皇上去了皇后那里。你应该知道,本宫和皇后一向是势不两立的。”

    张碧彤这一说,我握着扫帚的手一紧。这张碧彤就算是记恨裘荣海也好,毕竟裘荣海是皇上身边的人,他的一句话顶其他的娘娘吹好一阵子的枕边风呢!他受制于皇后可以明白,可是张碧彤刚刚晋升昭仪,实在不该树敌。裘荣海能做到总管的位置,一定有他的过人之处。

    我看向云卿,见云卿面上似也有些紧张。我见她故意岔开了话题,道:“裘公公辛苦,来了翠微宫,奴婢还没奉茶呢!娘娘,你这两日劳累,也赶紧先坐下吧。”

    若是聪明些,便能听出云卿的意思,可这张碧彤却是个没脑子的,非但没听出来,还把那珍珠项链直接塞进了裘荣海的怀里。吓得裘荣海双腿都抖了。

    “本宫让你拿着就拿着,以后若是你不帮帮本宫,本宫便告诉皇上你私自拿了皇上赏赐给本宫的东西。”

    “是,奴才知道,奴才知道。奴才……”裘荣海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这跪在那里的是谁啊?”此时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我一瞧,看到几个年轻的女子走了过来。身旁的宫女都手中提着礼盒。

    这些应该是新人了,为首的就是林檀微。昨晚被皇后数落了一句,今天倒知道见风使舵,来看张碧彤了。这些新来的人还真是不简单啊!

    一共来了五位,我仔细一瞧,没看到萧若姐姐。

    “奴才见过各位小主。”裘荣海跪着朝那几人说道。

    “原来是裘公公啊,怎么在这里跪着呢!”林檀微一看那些赏赐,立刻道,“娘娘真是恩宠无限,让臣妾这些新人好生羡慕!”

    “裘公公,记着本宫的话,先先去吧。”见到这些常在昭仪过来给自己请安,张碧彤的脸上浮现更多的得意之色。

    “奴才告退。”

    裘荣海让人把东西放下之后,立刻退了下去。

    我微微低着头,没有刻意去看裘荣海。

    等到裘荣海离开之后,我又看向屋内。

    “你是?啊,别怪本宫记性差,这宫里啊,年年都来新人,年年新人又都成了旧人,好多呢,本宫见都没见过,就没了。所以本宫见着面生的人,有时候还以为是前年,大前年的新人呢!”

    几个女子的脸色愣了一下,还是林檀微上前道,“咱们这些人哪里比得上娘娘。不仅得了九皇子,还能受皇上恩宠,是私下我们这些姐妹们学习的榜样呢!这不,今日特地备了薄利来向姐姐讨教呢。姐姐可不要小气,不告诉妹妹们!”

    “是呀是呀!”

    “哟,这位就是檀贵人了吧?昨儿个不是去过皇后那里了吗?本宫这里就可以免了,毕竟皇后才是这后宫之主!”

    林檀微立刻道,“昨日是妹妹们刚进宫,不懂规矩,那些管事的太监嬷嬷们说要去拜见皇后,我们便向被牵着鼻子一样就去了。今日妹妹们这不是来了么,姐姐不要怪罪。不如姐姐悄悄这个……”

    林檀微打开了自己带过来的一个锦盒,递给张碧彤看,“这是我爹花了重金购来的南海的珍珠。”

    张碧彤眼前一亮,随后又道,“这么贵重的东西,本宫怎么承受的起呢?”

    林檀微已经盖上,直接放在了桌子上,“好剑配英雄,这个么,当然只有娘娘这样的人才配得上。娘娘大可打造一对耳环,想必十分好看,衬得娘娘的脸更加的娇美。”

    张碧彤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既然是妹妹的一番盛情,本宫就却之不恭了。云卿,收下吧。”

    “是。”

    云卿把锦盒收了起来。这才听张碧彤做出一副才想起来的样子,道,“各位妹妹先坐,本宫都忘了给你们沏茶了。蓝烟,蓝烟,你是怎么当宫女的,没见到本宫这里来了客人,连茶都不知道沏?”

    “是,奴婢知错了,奴婢这就去。”

    蓝烟赶紧去去沏茶了,我赶紧扔开扫帚跟了上去,“蓝烟姐姐,小的来帮你。”

    “好,我正愁一个人弄不完呢,一下子来了那么多,还得去找几个茶杯。这红秀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我跟着蓝烟后头,顺势说道,“如今咱们主子可是神气了。”

    蓝烟也是面有得意,“可不是么,连着咱们这些当奴才的夜神气了。早上我就遇到了坤宁宫的一个宫女,我好好的数落了她一顿,她呀,一句没敢吭声。”

    我点点头,假装不解道,“蓝烟姐姐,我愚钝。虽说咱们主子现在得了恩宠,那些新来的小主要来巴结,不过这上头应该还有其他娘娘吧?”

    蓝烟道,“有肯定是有。这上头除了皇后,原本还有三个娘娘的。德妃已故贤妃虽然是四皇子和六皇子的生母,可早已潜心修佛了,还有淑妃膝下一个女儿,不过年纪大了,光只有个头衔在那里,实则没有什么地位了。”

    “已故的德妃?”

    “哦,那德妃啊,就是当今太子的生母。德妃是第一个产下龙子的娘娘,想着定然能风光无限了,没想到在太子六岁的时候,突然就故去了。这太子便交给了皇后抚养。太子呀,温文尔雅,是个很好的储君呢!”

    “蓝烟姐姐知道的真多啊!”我嘴上说着,心里却在想着,原来姜允的母亲是德妃,怪不得能当上太子。

    既然那三位妃子没有什么实权,定然已经年纪大了,对争宠也没什么兴趣了,也争不起了。怪不得皇后和张碧彤是死对头,这后宫就数他们有争得资本。只是不知道,这新人来了,又要掀起多少风雨来。

    “好了,这里不用你帮忙了,我端着过去就行了。”

    “辛苦蓝烟姐姐了。”

    我又跟着蓝烟回去,在屋外,见着蓝烟端着茶水走了进去。

    也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竟都哈哈笑了起来。

    “多谢姐姐了。”林檀微端着茶杯喝了起来,道,“姐姐这是上好的雀舌吧?”

    “哦,妹妹竟也知道这个?”

    林檀微一笑,“不怕姐姐笑话,以前爹爹也做过茶叶生意,我耳濡目染便知道了一些。妹妹不知道姐姐喝茶,改日让爹爹送些上好的湄江脆片,保管姐姐喜欢。”

    “妹妹见多识广,又细心体贴,想必很快能得到皇上的青睐。”

    “皇上能不能看上妹妹,那也要看缘分。倒是姐姐,与皇上真是郎情妾意,让妹妹们好生羡慕呢!”

    一番话下来,可以看得出来,这林檀微也许是耳濡目染,有些商人的气质在。知道怎么周旋关系,怎么说话,此人日后的风头搞不好还会盖过张碧彤,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

    相比她,那些同来的人,便失色很多。

    说着说着,张碧彤问,“本宫记得这回册封的还有一位贵人。”

    林檀微赶紧道,“便是兰贵人,她许是初来宫中,有些不适,今儿个在屋里休息着呢!”

    “只是休息着?”

    “嗯。”

    “那可得派御医去瞧瞧,这自己病了不打紧,万一皇上翻了她的牌子,可别害了龙体。”

    “姐姐想得真是周到,咱们可都没想到呢!”

    “本宫比你们早来宫中几年,自然对皇上的秉性习惯了解些,你们好好的伺候皇上,以后自然也是知道的。”

    “谢娘娘赐教。”

    又说了一会儿话,总离不开那几个新人对张碧彤一番阿谀奉承。我便没有仔细听下去。

    林檀微他们终于离开,云卿替张碧彤送到了宫门口,那几个人便走了。一个个的如此年轻,像是春日里盛开的花一样,明媚动人。

    云卿重新回到了屋中,那张碧彤便又换了另一副眼色,“你先去看看那兰贵人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若是假病,便是故意不到本宫这里来,若是她不仅假病,还去了皇后那处,那便就是本宫的敌人。若是真病,倒也是好事。她是蔺丞相的千金,皇上既然选了她,定然不会只当个摆设。一来就奉为贵人就该知道了,想必皇上很快就会宠幸她的。”

    “是,奴婢这就去看看。”

    “先等等,等那些人都走远了再去也行。”

    “是。”

    “不过,这次本宫重新获宠,就不会一会儿就沉寂了下去。”张碧彤看到了屋外的我,道,“小萧子,你进来。”

    我走了进去,在张碧彤跟前跪下,“娘娘有何吩咐?”

    “这件事本宫知道你还是有些小聪明的,云卿,赏他两件厚衣裳过冬,再赏些银子。”

    “谢谢娘娘,谢谢娘娘。”张碧彤赏银子不足为奇,但还知道赏我过冬的衣裳,那是比银子还重要的东西。

    “也不必谢,这是你应得的。以后你好好的跟在本宫身边,本宫自然不会亏待你。”

    “奴才对娘娘一定忠心耿耿。”

    “嗯,那你说说,你还有什么法子让皇上继续留宿翠微宫?”

    这张碧彤还真是贪心啊!她就不怕独得皇上恩宠,而成为这宫里的公敌吗?

    只是这个局势,我去分析,似乎不合适。此时只能指望云卿了。

    云卿聪慧,裘荣海的时候,她已经有话要说了。此时便说了出来,“娘娘不必心急,现在宫里来了些新人,不管是皇上,还是皇太后那里,都是希望皇上雨露均沾的。娘娘不如等过些日子,再做这些事情。否则,不仅皇太后那里不开心,也会遭到其他小主的嫉妒,让他们都和皇后站成了一条线,对娘娘可是不利啊!”

    云卿所说,正是我所想。

    张碧彤虽然不乐意,但也是把云卿的话听了进去。她突然看到屋外,喊了一声,“烜儿,你这是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