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 香消玉殒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1本章字数:3007字

    “小萧子……”

    “奴才在!”我走进去躬身道。

    “你比较机灵,可否帮本宫出个主意,让皇上喜欢烜儿。”

    “奴才,奴才……”帮了一次张碧彤,他还真把我当万能的了。姜烜无心这些,我就算有什么想法肯定也实行不了。

    而且照我看来,不是姜烜不能讨皇上欢心,而是姜烜根本不想讨皇上欢心。

    “小萧子想必也只是误打误撞,这么重要的事情,娘娘让他一时间也想不出来的。不如娘娘先给小萧子一段时间,皇上正值壮年,九皇子还是有时间的。”

    “罢了罢了,你下去吧!”

    “嗻!”

    晚上起来出恭的时候,竟发现下雪了。这边下的雪比家里来的晚了些。但这日深夜,还是迎来了第一场雪。

    我干脆坐在院子里看了看,突然就感觉到一墙之外有些动静,似乎是不少人的匆匆步伐。

    这么晚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萧子,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嘛?”红秀出来,看到了我。

    “啊?我……”

    我的话还没说,红秀看了看天,说道,“原来是下雪了。按照以往的规矩,估计皇上已经派了人去上梅苑去采摘今年开的第一枝梅花了。”

    是啊,雪一下,宫里的梅花都尽数开放了。

    我不由问道,“皇上喜欢梅花?”

    红秀道,“喜欢。不说了,赶紧回去歇着吧,还得起早干活呢!”

    红秀和往常一样,不愿多说。此事我日后问一问蓝烟就好了。

    我没再看,回了屋子睡觉。

    第二日清晨便得到消息,昨晚皇上宠幸的是林檀微。

    “云卿,你怎么办事的?”我早上起来扫地的时候,就听到张碧彤在教训云卿。

    “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娘娘这是怎么了?”我小声问蓝烟。

    “云卿睡过了,没起来喊娘娘,估计又让皇后在皇上面前表现了。看娘娘发了脾气,想必在皇后那里又受了委屈。不说了,当心让娘娘听见。”

    “好嘞。”

    就因为这件事,张碧彤竟然如此生气?

    此时又听到张碧彤说道,“云卿你去把烜儿给我叫来。”

    “娘娘,此时九皇子应该还在太傅那里读书呢!”

    张碧彤道,“那就等他读完书再喊他!你也听到了,今日皇后是如何数落本宫的。他们昨日射箭之事,烜儿竟然如此丢人。早上,那四皇子和六皇子就把这事告诉皇后了。皇后在那些人面前把烜儿说了一顿,让我在那些妃子面前颜面尽失。恐怕此事也已经捅到皇上那里了。”

    “娘娘请息怒!”

    “烜儿什么时候让本宫能省心点?本宫劳心劳力,还不都是为了他!”

    “娘娘苦心,九皇子终有一日会明白的。”

    “你扶本宫歇息一会儿,本宫累了。”

    我还在扫地的时候,看到宫门口一个女子探出头来,对我招了招手。

    我定睛一看,是萍儿。

    我走了出去,小声问道,“原来是萍儿姐姐,姐姐找我有什么事?”

    “这是咱们小主给你的药,赶紧涂了,我瞧着这脸上还没消肿呢!”

    我看着手里的药,握紧在手里,心中颇有些感动,“替我谢谢娘娘。”

    “好!”萍儿点点头。

    我看了一下萍儿道,“姐姐怎么眼眶那么红,可是刚哭过?”

    萍儿摇头道,“倒不是我受了委屈,而是咱们主子今儿个早上被檀贵人给欺负了。”

    “怎么了?”

    萍儿左右看了看,才道,“昨晚檀贵人得了皇上宠幸,早上起来之时,看到小主从梅园里面采了几枝梅花,说自己讨厌梅花,触了她的霉头,便当着咱们的小主,把那瓶梅花直接砸碎在小主跟前,把小主吓了一跳。刚进宫时,这檀贵人还和小主好好地,怎么一被皇上宠幸,就变了个人似的。”

    他们才进宫,还不明白这些。那林檀微最是个见风使舵,会察言观色的人。她许是自己得了宠幸,又看出梅常在与世无争,是个好欺负的人,所以便不拿她放在眼里。

    梅常在是个不错的人,又送了我哦这瓶药,我理当报答一下。

    我小声对萍儿说了几句。萍儿惊奇道,“这样可以吗?”

    “你放心吧,将此事告诉你的主子,不过不要告诉她,这是我教的。”

    “小萧子,你还挺聪明的。”

    “萍儿你也好看。”

    萍儿被我一夸,脸竟然红了起来。

    哦,当我是个男人了。

    “快些回去吧,我也要回去干活了。”

    “好!记得晚上睡觉之前抹药膏。”

    当晚,便传来梅常在侍寝的消息。我暗自替梅常在开心。

    这日,张碧彤要去御花园,便让云卿和我陪着。

    此时去御花园倒也不是去赏景的,此时已是初冬,御花园内难免萧索。但因为有太阳当空,倒也暖融融的。

    “这好几日不出来,偶尔出来走动下,也是极好的,云卿,是吧?”

    云卿点头,“娘娘应该多出来走动走动,对身子也好。”

    “是啊,这不走动,本宫身体都软了。”

    “娘娘,你慢些走,这地上滑!”远远听见一个女子的声音。

    张碧彤说道,“小萧子,你去瞧瞧,是谁在这里打扰了本宫的雅兴?”

    “嗻!”

    我走出去一段路,见是翠儿跟在林檀微身后走着。

    “奴才见过娘娘。”

    林檀微看了我一眼道,“原来是小萧子啊!”

    “是奴才,咱们娘娘在那边晒太阳,不如娘娘也过去瞧瞧?”

    “原来是姐姐在那里,那我也去看看。”

    林檀微便去了张碧彤那里,对着张碧彤行礼,“妹妹见过姐姐。”

    “原来是檀贵人,这几日檀贵人风头正好,本宫好几日没见着你了。”

    “姐姐说哪里的话,若论恩宠,妹妹哪敢和姐姐争宠。不过这两日皇上也不曾去妹妹那里,都是在梅常在那里呢!也不知道这梅常在用了什么狐媚法子,竟让皇上流连忘返。”

    “妹妹今日怎么不如本宫初见你那般一张巧嘴了?被区区一个梅常在就给打压下去了?”

    “姐姐教训的是!”

    “既然她有办法留住皇帝,你也想办法留住皇帝就好了。”

    “妹妹不敢和姐姐争宠。”

    张碧彤一笑,道:“有什么敢不敢的?皇上雨露均沾,那是后宫妃子们的福分,大家就各凭本事吧!”

    林檀微点点头,随后道,“姐姐可知,那梅常在虽然尚未晋升,但皇上已经准备让她搬离惜玉轩,给她独立的一个宫殿呢!”

    “哦?一个常在有自己的宫殿这还是头一回知道。皇后那里可说了什么?”

    林檀微道,“皇后说一切听皇上的。”

    “那便听皇后的吧。只不过你一个贵人和一个常在共处惜玉轩,现如今连那个常在都有自己的宫殿,你这个贵人却……”张碧彤哂笑,对着云卿道:“云卿,晒了一会儿便觉得头晕,咱们回翠微宫吧。”

    “是!”

    云卿扶着张碧彤回翠微宫,临行前,看了一眼林檀微。我也看了一眼林檀微,见她的脸色十分不好。

    路上,张碧彤问云卿道,“你说皇上只给恩宠,却不晋升,是什么意思?”

    “奴婢觉得皇上兴许是在保护这位梅常在。”

    “何以见得?”

    “如今兰贵人没有侍寝,尚未晋升,檀贵人已经侍寝也没有晋升,倘若此时晋升了梅常在,那梅常在岂不是风头胜过了兰贵人,檀贵人必然会被其他人记恨的。”

    我似乎也被云卿点了一下,一时间我心中泛起一些担忧,但愿一切都没事。

    “你分析的不无道理。但是皇上竟然对一个小小的常在用了真情?本宫伺候皇上十余年,却也没见到皇上的真心,哼,这梅常在难不成用了什么狐媚之术?”

    “奴婢不知。”

    “算了,本宫还是把心思先放在烜儿身上吧,如今来了这么多新人,本宫要是争宠,估计还争不过来。”

    “娘娘说的是!”

    “对了,本宫好几日没去给太后请安了,你准备一下,明天早上,本宫只去给太后请安,就不去皇后那里了。”

    “是,奴婢记下了。”

    晚上,下起了第二场雪。

    其实我也喜欢雪,喜欢梅花。娘亲在世时最爱梅花,娘亲也是死在一个雪天。我见已是深夜,便起身披了衣服去了上梅苑。

    皇宫里上梅苑栽植了上千株梅花,此时在雪景中欣赏梅花,定然是一道美景。

    我一人去了上梅苑,路上遇到了巡逻的侍卫,倒也没人问起。

    上梅苑里挂了灯笼,此时雪光一照,倒也有些亮。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梅花,实在是叹为观止。

    我走着走着,竟被什么绊了一下。

    我摸了摸屁股,站了起来,往那边定睛一看,竟看到一具女尸横躺在那里。

    那女尸不是旁人,却是对我有过恩惠的梅常在。

    洁白的雪上都是她的鲜血,脸上竟被划花了脸,一道一道,那血从里面溢出来,死状极为恐怖。

    我吓得险些要叫出声来,嘴巴却被一人迅速捂住,连着被拖到了暗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