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7 看我的眼神有点炽热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1本章字数:3093字

    被人从身后捂住嘴巴,我要叫出的声音便被堵住了。

    我被人拖着到了暗处,那条路上便有了一道痕迹。

    我用指甲抠进那人的手背,那人吃痛,便松开。我此时转过脸来,竟是姜烜。

    我一时间愣住,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此时还处在梅常在之死上。

    “见到本皇子竟然还不跪下?”

    听姜烜这么一说,我只好跪了下来,“奴才,奴才见过九皇子。”

    “先随本皇子回去。”

    “九皇子,奴才不回去,奴才……”我扭头看了一眼梅常在的尸体。

    “你认识她?她是谁?”

    “她是梅常在,对奴才有些恩惠。”

    “你这奴才还知道报恩?”

    “其实……”其实不是报恩,或许是我害了梅常在啊!

    “再有恩惠也给本皇子赶紧走,等到来了人,你要如何解释?你若不走,本皇子也懒得管你了。”

    姜烜说完,便起身,直接走了。

    我看了看梅常在的尸体,又看了看姜烜离去的背影,咬咬牙,只好跟在了姜烜身后。姜烜说得对,等一会儿来了人,我要如何解释?我是翠微宫的人,势必也会连累张碧彤。现在梅常在得了盛宠,也不能排除是张碧彤嫉妒,所以杀了梅常在。而张碧彤为了自保,一定会直接不顾我的死活,到时候,我便成了替罪羊。自己白白死了不说,还让梅常在也白白死了。

    我再次看了一眼梅常在,只好跟上了姜烜的步伐。

    “还知道跟上来,你也不是很笨!”姜烜微微转头看了看我。

    “九皇子怎么这么晚还去了上梅苑?”

    “你又为何去了上梅苑?”

    “奴才是去……”总不能说自己是去赏梅花的吧?那是风雅之人干的事,我这个太监去实在是不合适。于是便道,“奴才想去替娘娘摘几枝梅花,若是皇上去了翠微宫,看到了也会喜欢。”

    “你倒是有心。本皇子知道,你是个聪明的人,不过你也不要给母妃出馊主意,你可知道?”

    “奴才知道了。”

    “好了,回去吧。”

    “是。”我刚往前走,却注意到了姜烜的手,那手背被我咬了一下,现在流着血。

    “九皇子,你的手背……”我不好意思的指了一下,毕竟是被我伤的,我有些愧疚。

    姜烜看了看自己的手背,冷冷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伤本皇子?”

    我赶紧跪了下来道,“刚才奴才也是被吓了一跳,谁让九皇子一声不吭就出来。奴才也是……”

    “你还有理了?真是放肆!”

    “奴才不敢!”

    姜烜看了看自己的手,道,“本皇子自己处理,你回去吧。”

    “九皇子……”

    “何事?”

    “奴才还是给你包扎一下吧,这天冷,容易裂开。”

    姜烜看了看我,没再说什么。我便从怀里掏出一个帕子轻轻将那血迹擦拭了,然后在他手上包扎了一下。

    姜烜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帕子,说道,“你一个小太监,竟然有手帕?”

    我心想不好,赶紧道,“这不是一个宫女给奴才的,奴才便收下了。”

    “你这副样子,男不男女不女的,还有人喜欢?”

    “奴才不比九皇子。”

    “你与本皇子有何可比的?滚!”

    “是!”麻溜的滚!

    我虽则回去了,可是对梅常在这一件事还是耿耿于怀,一夜未眠。

    隔日一早,将院子里打扫干净之后,红秀突然唤我。

    “红秀姐姐找我有事?”

    红秀递过来一个食盒,道,“你不是上次让我再给你做点饭菜么。今日得了空,你拿去吧!”

    我想了一下,上次龙战与我说了要再吃点饭菜的事情。我便与红秀说了,但红秀只说有时间便做,我也一时间忘了,不想她今日竟给我做了。

    “怎么?不喜欢?拿我拿走了。”红秀见我面上没什么喜色,便要将食盒拿走。

    我赶忙道,“红秀姐姐不要生气,我是昨儿个没睡好,今天没什么精神。红秀姐姐不要见怪!”

    “那便好,我且问你,这东西你是给谁吃的?”

    “哦,还不是一些小太监么?我怎么说也是敬事房那边来的,总要回去看望看望。”

    “你好歹有些良心。昨儿个怎么了?”

    “啊,没,没事。”

    “我好像瞧着你出去了,是不是?”

    “红秀姐姐怕是看错了吧?我先提着出去了。”

    “那你赶紧回来,别娘娘从太后那里回来要人伺候。”

    “是,小的知道了。”

    我提着食盒去了一趟龙战那处。我进去之时,看到龙战正坐在那里擦拭长剑。一看到我,尤其是手上的食盒,立刻将剑放下。

    我将食盒里面的饭菜拿了出来,放在了龙战跟前,然后提着食盒就要走。

    “等等!”

    我只好站定,问道,“龙大人还有何吩咐?”

    “你脸色很不好?是起早给我做的饭菜?”

    “不是奴才做的。”

    “不是?那你脸色为何如此……”

    “奴才没事,多谢龙大人关心。没什么事的话,奴才先走了。”

    “你坐下,看着我吃。吃完,收拾好再走!”

    ……龙战这是欺负人啊!

    我只好坐在那里看着龙战吃饭。看着看着,鼻子便酸了起来。昨晚一夜,几度想要落泪,可是担心被人听到,只能在那强忍着。

    梅常在或许就是因为我而死,那日我告诉萍儿,让梅常在多去上梅苑走走。因为皇上喜欢梅花,我料想皇上定然有时间会亲自去上梅苑赏梅。梅常在清丽可人,若是在梅园之中碰到,定然比那梅花还要娇美,皇上一定会动心。

    我的猜想没有错,梅常在的确受宠了,而且皇上对她似乎很喜欢。可是也因为如此,才遭到了别人的妒忌,引来了杀身之祸。梅常在的脸上被划成那样,定然是怀恨在心,嫉妒她的容貌才会那样。

    是林檀微吗?

    应该不会是张碧彤。她做事没太多脑子,而且我在翠微宫,有些什么风吹草动我应该知道些。

    可是不管是谁害死她的,都是我先害了她。

    越想越觉得难过,初见梅常在的样子,和昨日在上梅苑看到她的死状都历历在目。

    终于没忍住,我哭了出来。

    龙战一见我哭,立刻放下了筷子,“你,你这是怎么了?”

    我却忍不住,还是在那哭。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龙战这里哭出来。大概,在他这里安全些吧。

    “喂,你别哭了,你哭得本将心烦意乱。”龙战站起来走到我身边,命令似的说道。

    我却直接哭着,拉起他的衣摆就在脸上擦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最后干脆直接靠在他胸口,大哭出声。

    “你一个大男人,竟抱着我哭?”

    我仰起脸看着龙战,吼道,“大男人怎么了?大男人就不能哭了?谁说的?何况我也不是……”

    “不是什么?”龙战看着我,眼神竟有些热烈。

    我用手背擦了一下眼泪,说道,“何况我也不是大男人,我是个太监!”

    “那你离我远些!”龙战愤怒的抽回衣摆,转过身不看我。

    “远就远,小气鬼!”我吸了一下鼻子,很是不满的去收拾碗筷。

    “你说你怎么像个,像个姑娘?”

    龙战突然这样说,我的手顿了一下,随后瞪着他说道,“我哪里像个姑娘了?要说是姑娘,也只能是半个姑娘。”

    “你……”

    “以后没有了,别指望我再给你送这些东西来。”

    我刚说完,就看到一个侍卫匆匆来报,“禀龙大人,上梅苑发现尸体,请龙大人过去。”

    “上梅苑发现尸体,让我们御林军过去做什么?”

    那侍卫回道,“龙大人,死的是皇上最近宠爱的梅常在。此事皇上让龙大人亲自督办!”

    我听到梅常在,立刻身体僵住。是不是能靠龙战查出真凶?

    “好,我马上到。”

    “嗻!”

    那侍卫匆匆走了,我便提着食盒要走。只见龙战已经提了剑,突然对我道,“小萧子……”

    “奴才在!”

    “你是因为梅常在的死才哭的?”

    许是我刚才细微的表情被龙战看在了眼里,他做成御林军的统领定然是有过人之处。

    既然他已经看到了,我再隐瞒反而不好,于是便道,“奴才与梅常在有过几面之缘。那日奴才被檀贵人误会打了几巴掌,是梅常在替奴才说情,后来还给奴才药膏。”

    “小萧子!”龙战突然厉声道,“小萧子,梅常在的死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可刚才你就在那哭了,说,你有何事隐瞒?”

    糟糕,我竟然忘了事情的前后顺序,于是赶忙放下食盒跪了下来,“奴才知罪。但奴才,奴才是冤枉的。”

    “我没说你这个事,我就问你知道些什么。”

    我如实回道,“奴才昨日想去上梅苑替娘娘摘几枝梅花,不料,不料却看到了梅常在的尸体。”

    “那你为何不报?”

    “奴才深夜去上梅苑,无人证明,也怕连累主子,只好,只好先回去了。”

    “贪生怕死!”

    我没反驳。

    “不过看你哭也是真心,但愿你没有骗我,若是查出来是与你有关,我不会饶你!”

    “请龙大人找出真相,奴才先谢过龙大人了!”

    “我只是替皇上分忧,不必感谢!”龙战说着,便提剑而去了。

    我回翠微宫途中,却看到了一个人,我的姐姐萧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