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9 人人争抢的香饽饽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1本章字数:3163字

    因为现在天冷,我们又在那样的屋子里睡着,每次都是蜷缩着身体在那瑟瑟发抖。身上的伤口好几天了,根本没愈合。只要一沾水,立刻就钻心的疼。

    这些身体上的痛苦我只能忍了。我告诉自己,我必须要好好的从这里走出去。

    这一日,我在院子里劈柴。我瘦弱的身子,每次举起斧子都是那么的吃力。

    当我把一块木头放在那里,举起斧子砍下去的时候,手突然不受力,斧子从自己的手中脱落,就要砸到自己的脚上。这一砸,许是脚背都要裂开了。

    可就在这时,那斧子竟被一道快影直接夺过。

    我讶异的看过去,竟然发现是龙战!

    “哟,是龙大人来了,真是稀客啊!”辛者库管事的嬷嬷堆着笑脸过来道:“可是皇上那边有什么差事?”

    龙战把斧子搁在一边,拍了一下手,身姿挺拔的站着,面目表情,“我不过是路过这里,过来看了看。”

    那嬷嬷眼珠子一转,笑道,“龙大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老生能办的一定办到。”

    龙战看了看嬷嬷,又看了看我,说道,“既然如此,我劝你好好善待这个太监。”

    那嬷嬷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了笑,说道,“龙大人的意思老生明白,老生照做就是。”

    龙战道,“你不要想多。这小太监必然能出去,我不过是好心提醒你一句。”

    “是是是,多谢龙大人!”

    “你去忙吧!这里没什么事,我很快就走。”

    “老生明白。”

    那老嬷嬷退了下去,我却看她眼神还一直看着我们这边。

    “我给你带了药。”龙战直接将一瓶药塞到我手里。

    “多谢龙大人。龙大人还是赶紧走吧,这里被人看着不好。”

    “本将才不在意那些。不过,你也很快就出去了。以你的聪明才智,想必已经想到了办法。”

    “奴才没有办法。”

    “梅常在,张昭仪,竟都是你一个小小的太监在背后出谋划策获得皇上的心。小萧子,本将没有看错你!”

    这件事龙战也听说了,千万不要传到皇上耳朵里才好,否则,我这个小太监恐怕就小命难保了。

    “我先走了,等你出去之后,再带饭菜到我那里。”龙战说完,便转身离去,身姿潇洒!

    “你和龙大人相识?”龙战一走,老嬷嬷就上来试探的问我。

    “只是奉娘娘之命与龙大人有几次接触,毕竟龙大人是御林军的首领。”

    “是么?”老嬷嬷还有些怀疑。

    “嬷嬷没什么事的话,奴才就干活去了。”

    “去吧去吧!”

    这厢才过了一会儿,就见翠儿走了进来。

    “嬷嬷,小萧子在不在这里?”

    老嬷嬷走了过去,道,“你找小萧子何事?小萧子是受了责罚在干活,不是谁都可以见的。”

    翠儿道,“我是惜玉轩的宫女,特地奉了主子的命令过来找小萧子的。”

    “原来是檀贵人宫里的,不知道娘娘找小萧子有什么事啊?”

    “这你就不要多问了,你只管告诉我人在哪里就好了。嬷嬷,你该知道,昨儿个皇上又是宠幸的咱们娘娘,这以后娘娘晋升的日子还在后头,你不会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吧?”

    “老生知道。小萧子,你过来!”

    嬷嬷朝我一声喊,我只好走了过去。

    我其实指望的不是翠儿能来,虽说张碧彤没有保我,可是我也不能落个不忠的罪名。这样到哪个主子那里,都不会得到最佳的信任。我在张碧彤身上花的心思不能白费了。

    难道张碧彤真的不来吗?

    “哎呦,这可怜的小萧子,来了辛者库一趟竟然瘦成这样了。咱们娘娘慈悲,想让你去惜玉轩伺候呢,跟我走吧!”

    “奴才如今被罚在辛者库,不能离开。”

    “小萧子,你是不是糊涂了?”老嬷嬷对我道,“这可是天大的机会可以离开这里,你瞧瞧那些人,你还不愿走?”

    “就是,咱们娘娘可是瞧得上你,你可别给脸不要脸。真要不走,在这里累死了,可别怨别人。你看看你身上的伤,再看看你这身衣服,都臭了,再不走,可就没机会了。”

    “翠微宫的奴才,自有翠微宫的人照顾着,翠儿姑娘就不必操心了!”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心中大喜,云卿总算是来了。

    张碧彤或许糊涂,可是云卿不糊涂,她总算是来了。

    我一看到云卿,便落下泪来。真情也好,假意也好,总之这眼泪现在我必须流。为了自己最近受的苦,也让云卿看出来我多么思念翠微宫的主子。

    “原来是云卿姑姑,怎么了,过了这么久才想起来翠微宫还有个奴才在这里?当初梅常在的事情出来的时候,可没见着翠微宫的娘娘过来替自己的奴才说话啊!”翠儿仗着林檀微此时受了宠,便不将云卿放在眼里。

    可云卿已经是十几年在宫中了,许多事情自然比翠儿懂得多。

    云卿道,“因为梅小主的事情,娘娘也受了牵连,才分不开身搭救小萧子。倒是檀小主,一向有皇上恩宠,当时也没见她出来替小萧子说几句。也不知今日檀小主想了些什么,怎么就来找小萧子了。不会是因为最近宫里传来传去的一些闲言碎语吧?”

    “你……”翠儿自是说不过云卿的。

    云卿看向我道,“小萧子,让你受苦了。我这就接你回家。”

    不得不说,云卿这回家二字敲在了我的心上。或许,我还有些错觉,我还能回家。可那里,又有什么人给我温情呢?

    张碧彤对我不管不问,蓝烟和小路子是看戏的,至于红秀,就是她一句话让我落到了这般境地。至于云卿,她是无力帮我,还是与蓝烟他们一样,对我只是不管不问呢?

    那个家中,可有我可以信任亲近的人?

    也罢,梅常在一死,红秀一判,早该让我看清楚这宫里的一些人情世故。

    我从一开始进宫,便不应该抱着一些多愁善感和侠义之心,这宫里,自己能活下来才最重要。就像我当初摆脱那个家一样!

    我尚未答应与云卿离开,却看到又来了一个人。便是皇后身边的明荷。

    “呦,这往日里奴才们都不敢靠近的辛者库,今儿个好生热闹啊!”明荷走过来一笑,看了看翠儿和云卿,道,“云卿,你也来了?哎呀,我都忘了,这小萧子可是你们翠微宫的人。怎么,这翠微宫的主子也和我一样,才想起来笑笑自己是翠微宫的人吗?”

    明荷一说话,便是来者不善,话里有话。

    云卿朝明荷微微颔首,“让小萧子无端端的在这里受了苦,娘娘也是心有不忍,无奈人微言轻,倒是让明荷姑姑你见笑了。不过,明荷姑姑这次来,怕不是也因为小萧子吧?”

    有明荷这个皇后身边的人在,翠儿自然是不敢再插话了。我看她默默退到一边,趁人不注意,先走了。估计是向林檀微去报告了。

    “不瞒你,云卿,我也是奉了皇后娘娘的懿旨来传小萧子的。小萧子,你跟我走一趟吧?”

    “皇后娘娘若是要留小萧子在坤宁宫,恐怕不妥。小萧子毕竟还是翠微宫的奴才,此事若是没有皇上或者娘娘的首肯,小萧子怕是不能去坤宁宫。”

    明荷哂笑,“云卿你的意思是,今儿个我还带不走一个小太监了。不管他是不是你翠微宫的奴才,难道你的主子要和皇后抢人不成?”

    云卿不卑不亢道,“眼下似乎是皇后要抢翠微宫的人。”

    “你……”明荷说着就要一巴掌扇在云卿的脸上,还好我眼疾手快,替云卿挡住,那那一巴掌就直接打在了我的脸上。

    “小萧子!”云卿惊呼一声。

    明荷也有些惊讶,愤愤的将手收了回来,冷笑道,“看来你的心还是在翠微宫啊!只不过得罪了皇后,你也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我躬身道,“奴才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太监,犯不着让二位姑姑因为奴才置了气。奴才本就是翠微宫的奴才,当时裘公公也说了,若是宫里的主子要把人领走,咱们这些奴才便可以回去。奴才日日盼着娘娘能过来,不想今日真的过来了。奴才感激不尽。皇后娘娘想必只是找奴才有些事情问话,自然不会是瞧上了奴才。云卿姑姑不必紧张,奴才既然跟了娘娘,除非是娘娘不要奴才,不然奴才到死都是娘娘的人。”

    云卿点点头,随后看着明荷说道,“方才是我说话有些严重了。小萧子说得对,皇后娘娘母仪天下,怎么会和咱们娘娘争一个奴才。想必皇后娘娘是有些话要问小萧子,明荷姑姑尽管把人带走吧。小萧子,你记得问完话就赶紧回翠微宫来。”

    “是,奴才知道了!”

    明荷看了看我,却一甩手道,“皇后娘娘说了,有些不识好歹的奴才便不必问了。”

    明荷瞪了一眼我和云卿,便直接走了。

    老嬷嬷在一旁看得迷糊,问道,“这小萧子到底是跟谁走啊?”

    云卿道,“不论是跟谁走,反正是不会留在你这里了。”

    “是,是,是,这龙大人还真的说对了。”

    “龙大人?”

    “可不是么,方才龙大人来过,让老生好好待着小萧子,说小萧子啊定然很快就能出去了。这不,立刻几位姑姑就来了。”

    “罢了,小萧子,你可有什么收拾的?”

    “奴才没有!”

    “那便随我回翠微宫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