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4 帮姜烜洗了条裤衩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1本章字数:3010字

    我呐呐的回了翠微宫,将霁月宫宫门口发生的事情对张碧彤回禀了。

    张碧彤听罢面露狐疑之色,问云卿道,“云卿,你说这兰贵人是故意不想被我拉拢,还是真的因为在诊病不好见小萧子啊?”

    云卿如实道,“若说是故意不见也说不通,皇后和檀贵人都去看了,说是这兰贵人是真的病人,也没和他们说上几句话。不过也保不齐这兰贵人是谁都不想搭理,干脆就谁也不见。但她这不见,也连着皇上也拒之千里之外了,这一点,奴婢实在是没有想通。”

    张碧彤鼻子里哼了一声道,“都来这宫里了,还装什么贞洁烈女?云卿……”张碧彤一时兴起道,“你说这兰贵人,不会是藏着什么秘密吧?”

    云卿摇头道,“此事奴婢无从猜测。”

    张碧彤理了理鬓边的发,幽幽道,“罢了,本宫也不想这些了。这少了一个与本宫争宠的人,也不是坏事。只不过宫中皇贵妃的位置一直空着,皇上虽说宠幸过本宫几次,可只让本宫升了昭仪,却不再说册封的事情了,着实让本宫心急。”

    云卿道,“娘娘不必心急,册封之事需得慢慢来。”

    “本宫问你,这宫里除了现在风头正紧的檀贵人,可有谁最近入了皇上的眼?”

    云卿道,“倒不曾听说。”

    “你给本宫盯着点,本宫想着那皇后必定不会只让檀贵人一人受宠。”

    “奴婢知道。”

    这边没我什么事,我便在外面候着。

    第二日清早,我还在院子里扫地,就见一个我没见过的小宫女匆匆跑来,问我道,“你是小萧子吗?”

    我点点头。“姐姐找我有事?”

    “我是九皇子宫里的,九皇子找你有事,让你赶紧过去。”

    姜烜?

    被小宫女一催,我只好赶紧过去。就看姜烜的屋子门口战战兢兢的站着两个宫女两个太监。

    “你是小萧子吧,赶紧进去,九皇子谁也不见,就让你进去呢!”

    我脖子一缩,感觉这样就没什么好事啊?

    无奈我只是个奴才,便走了进去。

    “把门关上。”姜烜冷冷的吩咐。

    “是!”

    我把门关上,走了进去,看到姜烜还坐在床上,表情有些僵硬。

    “九皇子你找奴才来有什么事?”

    “小萧子,本皇子让你看个东西,但是你要给本皇子保密,否则本皇子一定会杀了你。”

    说的那么严重,难道是姜烜尿床了?不是吧,毕竟姜烜十六了。

    “九皇子放心,九皇子不让奴才说的,奴才保证不说。”

    “那你过来!”姜烜朝我招了招手,脸上依旧很僵。他平日里是冷,今儿个竟然是僵。鬼知道姜烜发生了什么。

    我挪着步子过去,其实我新来也是有些担心的,这姜烜喊我过去到底干什么?

    结果我慢慢的靠近,姜烜显然没耐心了,突然把被子一掀,直接将我的领子一提,将我拉到了跟前。

    床上也没什么啊,姜烜这是干什么。

    “九皇子,奴才不明白……”我突然止住,床上是没看到什么,可是却闻到了什么。好腥好刺鼻的一股味道,我微微皱眉,也在这时看到了床单上一些浑浊的液体。

    这是……

    这是……

    这是……脑子高速运转,我不知道啊!

    我抬头问姜烜,“九皇子这是你身上的吗?九皇子你不是病了?奴才给你去叫太医!”

    “小萧子,你是个男人,你不知道这个?”

    看姜烜有些怀疑的表情,我赶紧说,“我只能算半个男人啊!”

    姜烜无语的看我一眼,才道,“这是梦遗!”

    “梦遗?”我惊得叫了起来,不是因为我对梦遗这件事很惊讶,而是我不知道梦遗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姜烜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小萧子,你叫什么叫?深怕别人都不知道吗?”

    我被姜烜捂着嘴巴说不出话来,只好很诚恳的摇头表示我不再叫了。

    姜烜这才放开我,然后不耐烦的道,“念在你可能还没经历这件事的份上就算了。”

    “九皇子英明。不过九皇子找奴才过来所为何事?”

    “你帮本皇子洗了。”

    “洗床单?”

    “不是这个,本皇子可以直接倒茶水在上面,就不会察觉。本皇子让你洗的是这个……”姜烜指了指身上穿的亵裤。

    长这么大还没给男人洗过贴身衣物呢!

    这样不好吧?

    “难道你让本皇子自己洗?”

    “奴才不敢!”

    “小萧子,若是被人发现,你就说是你的。”

    “嗻!”

    不过姜烜身为皇子穿的肯定和我们不一样啊,我想着就算说成是我的,人家也不会信啊!

    “好了,你帮本皇子这里处理下,本皇子去换衣服。”姜烜这才下了床,有些畏畏缩缩的到了屏风之后。

    我还在思量着,这所谓的梦遗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不过这东西大概是男人独有的,我又不能直接问。一旦被问起,似乎就要被怀疑自己的性别了。

    去查书吧。

    后来的某一天,终于在一本书上知道了这件事。我的脸顿时红了。

    将姜烜的那条亵裤塞在自己怀里,堂而皇之的出了屋子。

    我事后想了一下,为什么这件事姜烜会让我知道呢?

    不会也是对我……?

    萧栀,你好像有点自恋过度了。你以为堂堂九皇子是个断袖吗?

    第二日清晨我去偷偷给姜烜送亵裤的时候,从宫女那里得知昨晚皇上招了一位常在侍寝,且今天早上那位常在就被升了贵人。

    那位常在名叫水韵秋,现在的韵贵人,当初的韵常在。我细想了一下,那水韵秋当初也是和林檀微一起过来的。当时她和梅常在一样,都是坐在最靠外的位置,一直不发一言,只认真听着。现如今得了宠幸,想不发一言都不行了。

    这水韵秋因为一直没有侍寝,又是个小小的常在,恐怕都已经被皇后和张碧彤遗忘了,却不想此时竟获宠了。细细一打听才知道,这水韵秋也不争什么,照常去给皇后请安,也去给太后请安。昨晚上,皇上去了太后的慈宁宫,便正好撞见了她。见她文雅娴静,又孝顺太后,便很是喜欢,晚上便直接侍寝了。

    我觉得这后宫之内,总有一种方法可以让皇上宠幸。只有你办不到,没有你想不到。

    我刚刚从姜烜那里回来,便被云卿喊了进去。

    “我今儿个身子有些不爽,娘娘要去坤宁宫给皇后请安,小萧子,你机灵,便陪着娘娘去吧。”

    上次的事情已经得罪皇后了,这次再被看到,估计又得成为眼中钉。皇后那边,想必时不时的就得整我一下,我必须小心提防着。

    “小萧子……”路上张碧彤对我道,“那个韵贵人的事情你可听说了?”

    我躬身回道,“奴婢听到了一些。娘娘不必放在心上,不过是被皇上宠幸了一日而已。”

    “本宫不是担心这个。本宫是在担心自己。”张碧彤叹息一声,“本宫已经快要人老珠黄,自然比不得这些貌美的女子。前几日有梅常在,檀贵人,今儿个又出来一个韵贵人,赶明儿又得出现这个贵人那个贵人。本宫却一直屈居一个昭仪,上上不了,下下不来,实在是难受的紧。若是本宫坐上了皇贵妃的位置,就算是还有皇后在,但本宫有这个位置在,也不担心别人敢跟本宫争宠了。你说是不是,小萧子?”

    “娘娘说得对,不过娘娘,这皇贵妃之位空缺,娘娘没坐上去,别人也没坐上去不是?这样的话,娘娘便是有机会的。”

    “你说的倒也在理,不过本宫担心本宫不去争取,这位置迟早要被别人坐了去的。”

    我刚要说话,就看从别条路出来一个女子,便是林檀微。

    “这不是姐姐吗?真是巧了。”林檀微款款身姿走了上来,对着张碧彤微微行礼,“妹妹见过姐姐。”

    张碧彤笑道,“妹妹说的倒是好笑,你我都是去坤宁宫,自然能遇上,有什么巧不巧的?”

    林檀微笑道,“姐姐误会妹妹的意思了,妹妹不是去给皇后请安的,妹妹这是去养心殿呢!皇上说爱喝我泡的茶,我正好这时候过去呢!”

    张碧彤的眼珠子都能直接翻过去了,我看到她红色的蔻丹已经快要嵌进肉里。但她顿了一下,还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个时候皇上应该还在上早朝,妹妹你这个时候过去不说见不到皇上,也会让皇上分心。妹妹这样不会是故意不想去皇后那里吧?不就是出了一个韵贵人么,妹妹担心什么呢?”

    那林檀微在张碧彤跟前会稍稍掩藏一些自己的情绪,若是换做当时在梅常在和我跟前,早已经显示她的权势了。

    “姐姐说哪里的话,若说担心,姐姐不是应该更担心吗?这侍寝一次就成了贵人,若是两次三次的,岂不是也可以成为昭仪了?那时候就和姐姐平起平坐了!”

    啪!

    张碧彤一巴掌毫不犹豫的甩在了林檀微的脸上。连我都始料未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