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5 好多个女人好多台戏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1本章字数:3005字

    不仅是我始料未及,更没想到的是林檀微本人。想必她也是从小在蜜罐中长大的,从没受过什么委屈,眼下被张碧彤这一巴掌打的直接捂住了脸。

    “你敢打我们娘娘?”林檀微自己还捂着脸没说话,旁边的翠儿却先说了一句。

    张碧彤冷哼一声道,“本宫位分比檀贵人要高,何况她出言不逊,本宫就当替皇上和皇后教训她了,有何不可?”

    那翠儿一时无言。

    “檀贵人,你是否不服本宫?”

    林檀微依旧不说话,反手就将翠儿甩了一个巴掌,“这里哪轮得到你说话?你也不学学人家的奴才。”

    “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姐姐今日这般教训,妹妹记下了。妹妹先去养心殿求见皇上了。”

    林檀微也不福身子,直接转身走了。我私下有些担心张碧彤这般树敌不知道收敛,迟早会遭人暗算。但她是主子,我是奴才,我若说的太多,非但她不会相信,反倒觉得是我多嘴。

    我不言语跟着她一同去了坤宁宫。

    到了坤宁宫便见到了那位昨天被皇上召去侍寝的水韵秋韵贵人。

    “你在外候着吧。”

    “嗻!”

    我只站在门口候着,张碧彤走了进去,我可以将里面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臣妾见过皇后,皇后万福金安。”

    “坐吧。”皇后端坐,有着母仪天下的风范。

    此时里面已经坐满了各宫的娘娘,大多是我不曾见过的。

    “明荷,本宫瞧着,除了兰贵人,似乎梦婕妤也没有来。”皇后淡淡的扫视了一周,问明荷。

    明荷回道,“回皇后娘娘,昨晚上羲和公主身体不适,梦婕妤便在宫中照顾。”

    “哦?如今羲和如何了?可曾有太医瞧过了?”

    “回皇后娘娘,昨儿个就瞧过了。”

    “此事皇上知道了吗?”

    明荷摇头,“原本是要告知皇上的,但太后阻止了,因那时皇上已经摆架霁月宫了。太后的意思是若是严重了,便去禀告皇上,若是不严重,便不要去打搅皇上了。”

    皇后点点头,“太后说的极有道理。韵贵人……”

    水韵秋着了湖蓝色的裙子,看起来极为清丽。因看到她总会想起梅常在,我便多看了几眼。

    “臣妾在!”

    “昨儿个伺候皇上一切可都好?”

    那水韵秋有些娇羞,便垂头答了一句,“一切都好。”

    “本宫知道皇上早上已经赏赐了东西,不过毕竟是皇上,大多心思都在朝政之上,不太懂女儿家的心思。你那霁月宫里若是缺什么,便和本宫说,本宫让明荷替你去置办。”

    水韵秋有些受宠若惊,温柔回道,“谢皇后娘娘,霁月宫里一切都齐全。”

    “齐全便好。”此时开口的便是张碧彤,她笑道,“韵妹妹,以后若是得了空,多去翠微宫走动走动,我呀,最喜欢热闹了。”

    “是,姐姐!”

    皇后接话道,“张昭仪是最喜欢热闹的了,你多去走动走动也好,只是别把热闹过了头,惹了后宫的安宁便好。”

    张碧彤不甘示弱回道,“皇后娘娘请放心,臣妾自有分寸。臣妾的翠微宫不比皇后娘娘的坤宁宫,就是想热闹也不敢热闹。一年到头,皇后娘娘这是也是怪冷清的。”

    皇后面上不动声色道,“妹妹这话就错了,本宫这里,你们天天过来请安,哪里会冷清?”

    一时间有些剑拔弩张,一众妃子都沉默不言。

    一个年级稍长得妃子突然说道,“怎么不见檀贵人?”

    “她……”明荷将将要说话,便被张碧彤直接阻止,“檀贵人啊,方才我碰到了,说是去养心殿给皇上沏茶去了。”

    那妃子不解道,“皇上此时在上早朝,或者是在处理政事,她过去做什么?”

    张碧彤一笑。

    皇后道,“芊昭仪,许是皇上就喜欢喝她沏的茶。诸位妹妹,你我的本分便是伺候皇上,若是皇上有这个需求,你我无论如何都要办到的。”

    “多谢皇后娘娘教诲。”

    众人又说了一会儿话,突然就见一个女子哭哭啼啼的跑了进来。她从我身边跑过,我才看清楚那人是林檀微。

    “皇后娘娘替臣妾做主!”那林檀微一下子跪了下来,手捂着脸,直接哭了起来。

    “檀贵人你何事如此喧闹,慢慢与本宫说来!”

    林檀微用另一只手拿着帕子擦了擦眼泪,一边啜泣一边道,“皇后娘娘,方才臣妾偶遇了张姐姐,她嫉妒臣妾是去养心殿伺候皇上的,便打了臣妾几巴掌。现如今,臣妾的脸,臣妾的脸都成这样了,还如何去伺候皇上?”

    林檀微将手移开,那半边脸肿的都像个包子了。

    “呀……”所有人都低呼了一声,看向张碧彤。

    张碧彤气的站了起来,指着林檀微说道,“林檀微你别血口本人,这怎么回事我打的?”

    “姐姐,我的宫女翠儿,你的奴才小萧子可是都看见了的,姐姐,你难道没有打我吗?”

    “你……我是打了,但是……”

    “张婕妤……”皇后插话,“檀贵人这脸,是你打的?”

    “皇后娘娘,臣妾只是因为她出言不逊打了一巴掌,怎么会就肿成这样?”

    林檀微顿时又哭了起来,道,“姐姐,你可不能胡说啊,你打的可不是一巴掌啊?若只是一巴掌岂能肿成这样?”

    “林檀微,你血口喷人。小萧子,对小萧子看见了。”张碧彤说着就想喊我过去作证。

    可眼下我替她作证又能取信谁?

    果不其然,我还没被喊出去,就听林檀微说道,“皇后娘娘,姐姐让小萧子出来谁能信?臣妾也可以让翠儿作证。都是两边自己的奴才,当然是帮自己的主子。”

    皇后点点头,“你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张碧彤气急,“那这样又如何证明是我把你打成这样的?”

    林檀微红着眼睛,眼泪簌簌留下,“姐姐,我本是要去养心殿伺候皇上的,实在是因为脸肿的厉害,心中难受,才找皇后娘娘评理。难道我会把自己打成这样,却不去伺候皇上吗?”

    “你……”张碧彤一时间想不出话来反驳。

    林檀微说得对,她不会把自己打成这样。可是别人可以啊!我看着张碧彤打了林檀微,只是一巴掌而已,不至于肿成这样。可是现在,为什么翠儿不在呢?她就不担心皇后真的找翠儿出来对峙吗?

    除非……

    如若真如我所想,就算是找到了翠儿,恐怕她也不会承认。想了想,我还是看着里面吧。毕竟我一旦出面,恐怕皇后镇的就不会放过我了。很明显,皇后信不信林檀微都无所谓,她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那就是她可以借此打压一下张碧彤。

    当我再看进去的时候,就看皇后给了一个眼色给芊昭仪,那芊昭仪便立刻起身过去看了看林檀微,一脸疼惜的样子道,“哎呦,这小脸蛋,怎么肿成这样了?张昭仪,我比你年长几岁,又比你早进宫几年,我可没这么对你过。这人啊,可不能仗着自己资格老,就这样教训人啊!你看看,这现在檀贵人是皇上心尖上的人呢。照这样,几天都消不了肿,皇上知道了可不好。”

    一听到芊昭仪提到皇上,张碧彤便有些担心。我猜她想着虽然林檀微不见得是被她打成这样的,但她毕竟是的的确确打了林檀微一巴掌。这要是闹到皇上那里去,她便更讨不了好处了!

    见张碧彤不说话,皇后适时的说道,“芊昭仪,这件事就不用到皇上那里了。皇上已经是日理万机,岂能拿这些事情来烦扰皇上。”

    “是,是!”张碧彤有些紧张的附和了一下。

    皇后见此便又说道,“但檀贵人毕竟是受了委屈,若是张昭仪你不受些教训,岂不是说本宫治理后宫不利?张昭仪,你可有什么异议?”

    “我……”张碧彤想说些什么,看眼下她理亏,便说不出什么。

    “那本宫就当个和事老。檀贵人你回去好好敷一下,实在不行就宣太医看看。至于张昭仪么,就罚她禁足半月,罚一个月的俸银。如此可好?”皇后看了一眼众人。

    众人起身回道,“皇后娘娘公允,臣妾等没有异议。”

    唯独张碧彤有异议,却说不出来。

    “臣妾有些不适,先告退了。”张碧彤气势汹汹的离开,满脸愤愤。

    “诸位也都散了吧。”皇后说完,独独又将水韵秋留了下来。

    林檀微捂着脸,却难掩脸上的得意之色。等到林檀微从我身侧走过的时候,我躬身上前问道,“奴才小萧子给娘娘请安。”

    “你的主子都走了,你找我什么事?”

    “奴才只是想问一下翠儿姐姐去哪里了?怎么没见跟着娘娘您一起过来!莫不是翠儿姐姐有什么事耽搁了?”

    “她……”

    林檀微还没说完,就听张碧彤在前面很不满的喊我,“小萧子,你还不快过来!”

    “嗻!”我只能匆匆看了一眼林檀微,然后跑到了张碧彤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