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6 出宫逛窑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1本章字数:3250字

    坤宁宫里的一幕很好的诠释了这后宫里的兴衰荣辱只是一刹那就能颠倒过来!

    不过我事后又像蓝烟那里旁敲侧击的打听到了那位梦婕妤和芊昭仪的事情。梦婕妤,原名柳云梦,是太傅柳知书的长女,膝下育有一女,是皇上第十二子,名叫羲和。这位柳云梦因为出生在书香世家,为人也是个知书达理的女子。蓝烟说起她来时颇有好评,说她只在意羲和公主,并不争宠。加上本身行事端正,所以宫中也少有人会去故意陷害她,日子过得倒算清净。偶尔会去佛堂见一见贤妃。

    而这位芊昭仪原名叫蒋梓芊,年纪稍长,原本是皇后的陪嫁丫鬟,后来被皇上看中了。其实生过一位皇子。只不过在出生没多少天就直接夭折了。因为这件事,蒋梓芊差点疯癫,后来竟好了。皇上体恤她的苦处,便给了昭仪的分位,这些年一直不曾动过。若是这位皇子还在世的话,便是五皇子了。这位蒋梓芊后来就一直以皇后马首是瞻,经常帮着皇后。说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分位,觉得也没那个必要。但蓝烟的意思是,她想靠着皇后再次获宠,还想有个自己的孩子。无奈皇后也去看过她几回,可看到她总会想起已故的皇子,反倒心生不忍,一直没宠幸她。是以这么多年了,蒋梓芊都没能再生个孩子。

    我心中了然,从在坤宁宫的情况来看,确实能看出来这蒋梓芊是一直听皇后的话的。

    这几日因为张碧彤被禁足,翠微宫里反倒清闲了起来。前几日,张碧彤还经常发脾气,好在有云卿时常说些话宽慰着。到后来几天,张碧彤就消停了,也不去闹腾了,所幸十五日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这一日,晚上下了一场雪,早上便停了。是个上好的天,太阳暖融融的。小路子在前院伺候着,我,蓝烟还有红秀在后院小厨房门口晒着太阳。

    蓝烟说着宫里的新鲜事,红秀不说话,只默默听着。因为上次的事件之后,想必红秀见我便有些别扭,与我说的话几乎没几句。

    我和蓝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多数是听她在那说着。

    蓝烟正说起慈宁宫里的一件奇事,说是许多年前慈宁宫里的一个宫女莫名其妙的就失踪了,到今天连尸体也没看到,不知道去哪里了。没过多久,慈宁宫又疯了一个宫女。这件事当时都觉得奇怪,无奈谁也说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正要问的更详细些,突然就看到院子门口站了一个紫衣少年,长身玉立,阳光打下来他的身上镀了一层金色的光,一身的贵气。

    我看过去的时候,不想他的目光也停留在我脸上。

    蓝烟和红秀赶紧行礼,我也匆匆行了礼。

    “奴婢见过九皇子!”

    “奴才见过九皇子!”

    “小萧子,跟我走!”姜烜语气凉漠,说完,便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开,转身向前走去。

    我还很茫然,蓝烟赶紧推了我一下,“小萧子,主子在叫你呢,还不快过去!”

    “啊?啊!”我赶紧跑了出去。

    追出去的时候,姜烜已经走到了宫门口。

    我只好跟在姜烜身后,我们竟然到了太子的行宫。

    见到姜允的时候,他已经换了一套烟青色的衣裳,看起来格外的风流雅致。

    我这才注意到今天姜烜虽然也是穿着紫衣,但比起以前,却少了一些华贵。

    “换上!”姜允指了指凳子上的一套灰衣服。

    这是什么意思?

    我只好进屋将衣服换上。

    “衣服好像大了。”姜允微微皱眉,“老九,你说呢?”

    “嗯。”

    “那也不管了,这小子太单薄了。好了,咱们走吧。”

    “好!”

    一开始我还迷茫,直到后来你我才知道,原来我们三出宫了。

    这两位养尊处优的皇子,竟然出宫了。

    城中街上人头攒挤,气序清和,微风徐徐,俨然一副太平盛世的景象。

    “老九我可是听了你的,说这个小萧子靠得住,咱们出宫无论干了什么,回到宫里都不能传出去。尤其是父皇那里。”姜允说着扭头看了我一眼,温和的一笑。

    我赶忙道,“太子爷放心,奴才什么也不会说。”

    “嗯。”姜允点头,又说道,“老九,你说这出了宫,咱们最应该去什么地方?”

    “我不知。”

    姜允道,“也是,你与我一样几乎没出过宫,自然不知道。小萧子,你是从宫外进来的,可有什么好去处?”

    我想了一下,早在家中就听管家说过京城如何繁华,此时能逛一圈,实在是有些兴奋。我回道,“酒楼,酒楼是人最多的地方,最热闹的地方,也是美食美酒最多的地方。”

    姜允看我一眼,不由笑道,“小萧子,你是饿了吧?好,就听你的,咱们先去酒楼!老九,你觉得如何?”

    “好,去酒楼!”

    姜允和姜烜大概和我一样,其实对京城一点也不熟悉。我们逛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该去哪一家酒楼。

    刚走几步,姜允就停下步子不走了。我抬头,就看见姜允看着楼上,那楼上一个美艳的女子正站在轩窗旁,美目盼兮,好不动人。

    姜允也是有男女情愫的年纪,看到那女子,便走不动路了。

    “太子,不如我们就去这一家吧!”我看了看,上面写的是怡红院,“我看着台红院就不错!”

    “怡。”

    “嗯?”姜烜突然在旁边说了一句,让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那个字念怡,无知!”

    我没敢反驳,看姜允已经走到了怡红院跟前。

    姜烜走了上去,站在姜允跟前。

    “你们这有上好的酒菜吗?”姜允问。

    那门口的几个姑娘一看姜允和姜烜的打扮,定然是非富即贵,加上两人本就英俊,自然更讨那些人喜欢。

    “有的,有的,不仅有上好的酒菜,还有更好的呢!两位公子进来,快进来啊!”

    其中一个姑娘去拉姜烜,姜烜立刻就有些厌恶的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那女子有些尴尬,姜允也抽出了自己的手道,“你们服务不必这么热情,我们自己走,自己走!小萧子,你快点跟上。”

    本想说嗻,但一想是在外面,便说道,“好的,少爷!”

    我们三人进去了,就看到里面莺莺燕燕,男男女女很是热闹。

    一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走了过来,笑意盈盈的说道,“哎呦,两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咱们怡红院吧?说说,都喜欢什么样的?”

    姜允一时间想不出来,便拉着我上前道,“小萧子,你说。”

    我想了一下说道,“我要吃红烧鱼,酱猪蹄,烤鸭,还有……”

    那半老徐娘捂着嘴呵呵一笑道,“你这是在说笑呢,二位公子是不是害羞了?我在问你们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姑娘?”姜允一愣,然后道,“这里还要挑姑娘,服务我们?”

    “对,服务你们,给你们最舒服的服务。”

    姜允一喜,问道,“那,楼上那位姑娘,也可以吗?”

    半老徐娘看了看楼上,笑道,“原来公子也是冲着雪依姑娘来的啊?真不巧,雪依姑娘今天已经被另一位公子包下了,公子不如去挑些别的姑娘吧。”

    “可我就要她,你让她出来见我,哪怕一刻就好。”

    “公子真是痴情啊!可是……”那半老徐娘说着便开始挠头,一会儿看一下姜允,一会儿看一下姜烜。

    姜允总算明白过来,说道,“你是不是需要银子?小萧子,给银子。”

    “好。”我从怀里掏出一锭白银,那半老徐娘拿在手里立刻喜笑颜开,说道,“虽然是那位公子包了,但看公子你这么深情款款,我就让你们见一眼吧。公子随我来!”

    “好。老九,小萧子,你们也跟来。”

    半老徐娘为难道,“你们要三个人一起?”

    姜允答道,“是啊!”

    半老徐娘嘴巴半张着,说道,“这要看雪依姑娘愿不愿意了,若是愿意,可还得加银子呢!”

    姜允爽快道,“那便听雪依姑娘的。”

    “也好也好!”

    我们上了楼,半老徐娘在一间屋子门口停下,敲了敲门,“雪依啊,有贵客来了,你开开门,让他们进来!”

    门开了,一阵香气扑面而来。迎面看到的女子打扮美艳,衣服却穿的稍显暴露。粉色纱衣罩着,隐约可见里面雪白的肌肤。怎么看,也不觉得这是酒楼服务的小二。

    “妈妈,这怎么有三位?”

    姜允赶忙上前道,“雪依姑娘,我们只是看看你,看看而已,不会让你服务的。”

    雪依用手帕掩着嘴唇轻轻一笑,“公子真幽默,那不如进来喝杯茶吧!”

    “多谢姑娘了!”

    “那你们聊着,我就先下去了。”半老徐娘朝雪依挤了一下眼睛。

    我们三进了屋,姜烜和姜允坐下,我则是站在一旁。

    雪依给他们两人斟茶,问道,“两位公子看着面生,可是第一次来怡红院?”

    姜允点头道,“不瞒姑娘,我已经许久不曾在这大街小巷之中走动,感觉这京城变化真是大。”

    “公子不是京城人士?”

    “我……”

    姜烜抢在姜允前头说道,“我们刚入京。”

    姜允便顺势点了头,又问道,“你们这酒楼当真别致,我还不知道竟然现在都有你这么美艳的女子来服务了。”

    雪依一愣,随后噗嗤一笑,“公子,你怕是误会了吧?我们这里可不是什么单纯的酒楼,我们这啊,可是男人和女人的地方。公子果真是年轻。”

    “男人和女人的地方?”

    我站在身后还在想着这是什么地方,姜允一下子明白过来了,“你说这里是,这里是……”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