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3 苦肉计(2)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2本章字数:3221字

    “萍儿姐姐,我不与你多说了,我还得回翠微宫。娘娘还等着我的木炭生火取暖呢!”

    我这一说,萍儿已经气得跳脚,“小萧子,你是不是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身体?你都这样了,你让我好歹给你清洗一下好不好?”

    萍儿说着伸手过来,要拿着帕子给我擦脸,我一把握住她的手腕,道,“不能擦,脸上一点都不能动,我要这样去见娘娘。”

    “小萧子,你到底要做什么?”

    “以后再与萍儿姐姐说吧。萍儿姐姐也快去霁月宫,麻烦萍儿姐姐走一趟了。”

    便将那些木炭从袋子里倒了出来,全部都倒在了湿漉漉的雪水之中。

    “小萧子,你这是做什么?这可是取暖用的。”

    “萍儿姐姐不必担心,总之你看到的就是这样。”

    “好,我听你的,你聪明。”

    萍儿这一说,我便想起梅常在了。正是我自作小聪明,让梅常在获宠,才遭人妒忌,遭遇了横祸。

    “那我先走了。”

    “嗯。”

    我空手回了翠微宫。身上的旧伤未好,今日又受了新伤,一路走到翠微宫实为不易,到了屋子里,我便直接再没力气动了,直接趴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了?”云卿赶忙过来看我,张碧彤也是惊得从软榻上站了起来。

    “这怎么去取个木炭成了这副样子回来?”

    “娘娘,奴才没事。”

    云卿心疼道,“都这样了,怎么还说没事?”

    我无力道:“云卿姑姑,快,快去叫皇上。”

    “此事如何去叫皇上?”

    “娘娘,奴才因为娘娘被禁足,导致后宫流言四起,说娘娘已经被打入冷宫,所以奴才在外也受他人欺辱。为了小小的木炭一事,奴才就能被打成这样,有朝一日,定然是要欺负到娘娘头上。所以这件事只能是皇上来做主。”

    张碧彤还有些迷茫,云卿却已经明了,道,“娘娘,奴婢负责去把皇上叫来,接下来,娘娘无论如何也要演好,越受委屈越难过越好。”

    被云卿这一说,张碧彤终于明白过来,却又担心道,“云卿,你能将皇上喊过来吗?若是皇上认为此事太小,不会过来呢?”

    “奴婢尽力而为,否则小萧子就白白被打了。”

    “好,你去吧,本宫一定做好准备。”

    云卿点点头,看了我一眼,便出了翠微宫。

    “小萧子,你这样,可要先回屋躺着?”

    我摇头道,“娘娘,皇上来时,最好是看到你我主仆二人抱头痛哭,看到奴才的惨状,看到娘娘的委屈方可奏效,所以奴才不能走。”

    张碧彤点头,“好,不能走,不能走。你放心,若是本宫获宠,你这个仇,本宫一定替你去报。”

    “奴才有娘娘这句话,死也甘愿了。”

    我忍着疼痛跪在地上,而张碧彤比我还紧张,双手绞着丝绢,在屋子里急得走来走去。她也知道,她能不能撤了禁足令扬眉吐气,就看这一次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们没有等来云卿,更没有等来皇上。

    “小萧子,你说皇上是不是不会来了?”

    我道,“若是皇上不能来,那云卿姑姑应该就回来了。云卿姑姑既然没回来,那事情便还要一线转机。”

    张碧彤点点头,道,“你说的倒也不无道理。”

    我微微偏头去看宫门口的时候,却注意到小路子鬼鬼祟祟的躲在门口,一双眼睛贼兮兮的朝里面看。他与我的眼神碰触到,便立刻缩了回去。

    小路子是裘荣海身边的人,他知道这边的事情,很可能会告诉裘荣海。不过裘荣海毕竟是个奴才,这后宫女人争宠的把戏他应该看了很多了,不该他说的,他应该不会过问。

    漫长的等待之后,我终于听到了一声尖细的声音,“皇上驾到!”

    我与张碧彤四目相对,我及时反应过来,立刻对张碧彤道,“娘娘,该您上场了。”

    “哦,好。”

    张碧彤说罢,就坐在软榻上哭了起来。毕竟我是个男人,所以便跪在那里,一边哀嚎,一边抹眼泪。

    “哎呀,娘娘这是怎么了?”先进来的自然是云卿,她得先来禀告。她进入角色自然也快,一看我们这样便做出一副吃惊的状态。

    她前脚进来没片刻,后脚皇上便进来了。

    “本宫这样,倒不如死了算了,还不如让皇上把我打进冷宫,让我一了百了,也不用受这样的气了。”张碧彤使劲的哭着,当做还没看到皇上。

    “娘娘,娘娘,你不要哭,纵使有千般万般的委屈,皇上来了,你都与皇上说。”云卿拉着张碧彤,自己也哭了出来。

    “皇上怎么会来?是我做错了事情,理当受罚。皇上又日理万机,我受的这点委屈岂能让皇上分心。”

    “娘娘,皇上与您夫妻情深,真的来看您了。”

    张碧彤这才假装有点相信的看了过去,一看到皇上那明黄的龙袍,立刻就跪了下来,慌忙擦了眼泪,“臣妾见过皇上,臣妾有失仪态,还请皇上恕罪。”

    “碧彤,你快起来。”皇上走过来,亲自将张碧彤扶了起来,“怎么哭的这般伤心?朕不过罚你禁足,一月过后便没事了。”

    张碧彤擦了擦眼角的泪仍是我见犹怜的模样,“臣妾让皇上见笑了,臣妾那点芝麻大的小事不足与皇上说起。”

    “都哭成这样了,还是小事?这奴才怎么也跪着,也跟着哭起来了?朕听云卿说,你今天可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了?”

    张碧彤又忍不住落下泪来,做出强忍的姿态来,别过头去,“臣妾没事。臣妾高兴,今儿个皇上能来,说明皇上还是关心臣妾的。云卿,给皇上沏茶。皇上,恕臣妾告退一会儿,臣妾收拾一下妆容,现在实在是无颜见皇上。”

    张碧彤作势要走,却被皇上紧紧拉住双手,“朕既然来了,有什么委屈尽管与朕说,朕一定替你做主。”

    张碧彤泛着泪光看向皇上,“皇上当真替臣妾做主?”

    “朕贵为天子,一言九鼎。”

    张碧彤这才道,“因为臣妾做错了事,被皇上罚了禁足,臣妾本无怨言。可是那些个奴才也欺负起臣妾来,这翠微宫里的木炭早就烧完,臣妾便让小萧子去内务府领一些来。却不料碰到了个奴才,非但不给,还说,还说臣妾已经被打入冷宫,不配用这些东西。小萧子便替臣妾说了几句,那奴才说不过小萧子,便将自己的主子喊了来。小萧子是个奴才,哪敢和主子顶罪,你瞧瞧,就把小萧子打成了这样,你看看这脸,这手,这身上。他们就是不想让臣妾好过啊。现在欺负小萧子,可不就是打臣妾的脸么,都说臣妾已经被皇上打入冷宫了,臣妾自己受点委屈不要紧,却还连累自己宫里的人也遭罪,臣妾,臣妾实在是不忍。无奈臣妾进宫早,理当做个表率,不能与他们计较,只能在这里干摸些眼泪,让皇上见笑了。”

    张碧彤这番话说的倒是极为情真意切,毕竟是侍奉皇上多年的人,对皇上的秉性还是有所了解。

    “这个就是小萧子?”

    “正是。”

    “小萧子,你抬起头来。”

    “嗻!”我便抬起脸给皇上看了看,张碧彤一看,便又假装心疼的落下泪来。

    “你的手也给朕瞧瞧。”

    “嗻!”

    我又把手给皇上看了看。

    皇上问道,“木炭可取回来了?”

    我赶忙道,“奴才该死,那木炭都被撒在雪水里,怕是烧不着了。”

    皇上立刻大怒,“在朕的后宫,竟有如此蛇蝎心肠之人?碧彤,你告诉朕,这是何人所为?”

    “皇上,许是妹妹不懂事,臣妾受点委屈就算了,不要再计较了。”

    “不行。有如此毒妇在,这后宫如何安宁?她今日如此对一个奴才,以后也会对自己的姐妹,那这后宫还不得鸡犬不宁?小萧子,你说,到底是何人?”

    我假装全身颤抖的说道,“回皇上,是惜玉轩的,惜玉轩的檀贵人。”

    “竟是她!裘荣海!”

    “奴才在!”

    “传朕的口谕,惜玉轩林檀微为人歹毒,降为常在。她身边的侍女遣到辛者库。还有,立刻让内务府的人将木炭送过来!”

    “奴才遵旨。”

    张碧彤听罢与云卿交换了一个眼神,露出些得意之色。

    等到皇上转过身来,张碧彤和云卿都跪了下来,“臣妾谢皇上。”

    “是朕过于严苛了,烜儿他年轻气盛,难免出错,但是你这个母妃却罪不至此。从今天起,你的禁足令就被撤了。”

    “臣妾谢皇上。”

    “快些起来,这天冷,别跪着了。小萧子,你也起来吧。”

    “臣妾谢皇上。”

    “奴才谢皇上。”

    张碧彤此时见皇上好说话,便趁机道,“皇上,既然皇上赦免了臣妾,可否也将烜儿他……烜儿他知道错了,定会潜心悔改的。”

    “烜儿他做出这等荒唐事,实在是有辱皇家颜面,他的责罚一点不能少。”

    张碧彤见皇上对姜烜的事情还没有完全息怒,便只好作罢。但又担心姜烜,便道,“皇上教训烜儿,臣妾不敢多言。只是这孩子一向体弱,太庙之内又寒冷,臣妾实在担心。皇上可否让臣妾派个人在那看着,万一烜儿有个闪失,也好有人立刻能伺候着。”

    张碧彤说的时候,眼中都是柔软慈爱的目光,皇上不忍,点头道,“这样也可。”

    “臣妾替烜儿谢过皇上。”

    云卿已经会意,便立刻出来,小声对我道,“皇上已经应允,你这两日便在太庙那边伺候着吧。记着,万一有什么事,立刻来报。”

    “云卿姑姑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