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4 你是个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2本章字数:2538字

    林檀微这件事,本来被降成常在就算了了。可是她身边的宫女翠儿却是个不争气的。翠儿到了辛者库,被里面的架势一吓,立刻就哭了,竟然连上次与林檀微合伙陷害张碧彤一事都说了出来。因为这件事,林檀微直接贬为了宫女,到了浣衣局。皇后因为处理此事不当,没有辨明真伪,也被皇上说了几句。而获益最大的当然是张碧彤,她因为两件事都受了委屈,被皇上又册封为了妃。一下子,又风生水起。

    云卿交代我去太庙伺候着姜烜,但在去他那里之前,我还要出一趟宫。太子姜允交代的事情不能不办。

    因为林檀微一事,我立了功,加上身上有伤,所以也没被喊着去伺候,所以出入翠微宫倒自由了许多。

    我换了身衣服,出了宫门,去了一趟怡红院。一打听之下,雪依的尸体早就被草草的葬了,这雪依也没有什么亲人,当初是被一个什么大婶卖进来的,说是父母早就双亡,被大婶养到了十三岁,就立刻卖进了妓院。

    她没有亲人,那个大婶自然也不是善茬,这钱自然不能给她。我一想,便打听了一下,这雪依被葬在了哪里。当下花钱找了几个人,重新给她安葬,修葺了一个坟墓,又给她烧了一些纸钱。也算让她入土为安了。

    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眼,雪依的确不是受剑伤而死,而是看着嘴角还残留一些黑血,想必是中毒而死。这样说来,龙战便没有骗我。

    等到回去的时候,却又在路上遇到了那个白衣公子。出于好奇,我便尾随他走了一些路直到看到他进了一个府邸。我抬头一看,竟是蔺府。京城之内,姓蔺的大户,恐怕也只有蔺沧澜蔺丞相了。

    这白衣公子与蔺沧澜熟识?

    我看天色已晚,便赶紧回了宫。当下也不耽误,便去了太庙门口。好在明日一早,姜烜便可离开太庙了。

    “我说过,你无须再来。”

    我将食盒里的饭菜拿出来,说道,“这回啊,不是奴才自己要来,也不是娘娘让奴才来的,而是皇上让奴才来的。”

    “父皇?”

    “可不是么?娘娘已经被撤了禁足令,皇上也允许奴才过来伺候,这可都是天大的好事。”

    “倘若是父皇,那这些东西就更不能带来,父皇定然觉得我必须受这个责罚。”

    我一听,这姜烜倒是挺了解皇上的,果然是父子。

    我便道,“皇上也没明说,可是该吃饭还是要吃饭啊,你毕竟是皇上的儿子。”

    “不吃。”

    姜烜说完,便不看我了。

    “九皇子不吃,奴才可就吃了。”

    姜烜不说话。

    我便假装吃了东西,在那说道,“这烧鸡真是好吃啊,这肉真酥啊!”

    “小萧子,你再在这里说话,就滚出去。”

    被姜烜这样一呵斥,我便也不好多说了。我只好将饭菜收了起来,道,“九皇子,奴才就在旁边,你有什么事就直接吩咐。”

    我便缩在那墙角处。原不想着今晚会有这么冷,可是今儿个温度骤降,这太庙就跟一个冰窖似的,实在是冷。

    我因为过来的急,竟也忘了带件厚的大氅。

    半夜被冻醒,我感觉自己全身都发烫了。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这一冻,不会又是发烧了吧?

    我站起身,对着姜烜道,“九皇子,你是不是很冷,奴才还是回去取一件厚外衣来吧。”

    姜烜还是不理我。

    我一想,难道还在因为饭菜的事情和我置气呢?

    他不答,我也只能回去拿,冻坏了主子,那可是大事。我把大门一拉开,那大风就呼呼的吹了进来,吹熄了案前的好几根蜡烛。

    我全身一抖,缩了缩脖子,只好迎着风走了出去。回身将大门带上,赶紧低着头去翠微宫。

    等走到半路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双墨黑的靴子,我抬头一看,竟是龙战。

    “奴才见过龙大人。”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在颤抖。

    “这么晚你在外头瞎跑什么?”

    “奴才回翠微宫取件厚外衣,奴才不与龙大人说了,这天实在是太冷。”

    “等等。”

    我稍一愣,就见一件大氅已经将我紧紧包住,带着融融的暖意。龙战将那绳子一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道,“去吧。”

    “龙大人,这,奴才可不敢。”我说着就要去解开,龙战直接握住我冰凉的手道,“你要去拿厚外衣,至少也有这个力气去拿,别半路上就被风吹倒了。快去吧。”

    “奴才……”

    “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什么?”龙战稍板着脸一训斥,便直接迎着风雪走了。

    我朝他看了看,便看到那墨色的靴在雪里留下一排深深的脚印,和那宽厚的肩膀。

    我便没再矫情,直奔翠微宫了。等到折回太庙时,自己走的已经气喘吁吁的。

    我将自己身上的大氅先扯下来掸了掸落下的雪。然后拿着那件厚外衣走到了姜烜背后,作势要给姜烜披上,“九皇子,奴才给你披上。”

    我的手落到姜烜的肩上,姜烜突然一倒,一张俊脸埋在我衣服的前襟处,紧闭双眼,再也不动一分。

    他就靠在我的胸口,我揽住他肩膀的手微微僵住。

    他竟是晕倒了,这个坚毅的少年,在这里跪了两个晚上,几乎没吃东西,天寒地冻,终于支撑不住了。

    姜烜的嘴唇干裂,我一摸他的额头烫的厉害。

    我起身赶紧要去喊人,手突然被姜烜拉住。那双滚烫的手一瞬间将他的温度传到了我的手上,紧紧的拽着我,我微微垂眸看向他,心好像被什么猛烈的敲击了一下。

    “母妃,母妃……”

    姜烜的嘴里还在喊着张碧彤,我对着姜烜道,“你得让我去喊人救你,否则你怎么见到你的母妃?”

    姜烜像是听到了我说的,拽着我的手慢慢的松开。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我跑过去朝着外面大喊,姜烜最终被送回了自己的宫中,连夜有太医过来敲了一下。

    正是那天去霁月宫的那位太医。

    我一边担心着姜烜,却也不忘在太医走时问了一句,“古太医,今儿个你的徒弟没来么?”

    “徒弟?啊,太晚了,就没让他过来了。九皇子的病无大碍,两日不曾进食,加上受了风寒。等醒了之后,按照我的开的方子喂药,之后喂些小米粥为宜。”

    “奴才记下了,古太医慢走。”

    难道那人真是古太医的徒弟,是我一直以来多想了?

    “小萧子,你先回去吧,这边由我们伺候就行了。”

    姜烜宫里头的太监对我说道。

    “那小的就先告退了。”

    我说着,感觉自己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

    回到翠微宫,一头扎进冷冰冰的被窝,竟睡着了。这一睡,就到了第二天。

    迷迷糊糊的醒来,脑子昏昏沉沉的。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滚烫的厉害,像是要烧着一样。

    “水,水……”我嘴里念叨了几个字,但又意识到,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在这宫里,我生病与否,都没有人会来照顾我。

    我便挣扎着自己下床,屋内的茶壶却已经没有半滴水,我便只好要去厨房那边倒一些水。

    我拿着一个茶杯从厨房倒了一些水回来,却看到我的屋里站了个人,正背对着我。

    等我过去的时候,那人转过身来,手里却还拿着一样东西。

    我的一件藕粉色的肚兜。

    我瞬间愣住,原本还感觉昏沉的头一下子就清醒了。

    “小萧子,你是个女人?”

    而我,在听了姜烜的话后心猛然一蹿,手一松,手中的茶杯便从手中滑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