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这父子俩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1本章字数:3043字

    又是他,啊啊啊!

    她是跟这个赫连正云前世有仇么,怎么到哪里都能碰见他!

    赫连正云大步走进赌场经理的办公室,停在那个男孩的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男孩,他冷声说:“你现在本事不小啊!”

    男孩摸头,仰面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朝他憨憨一笑:“爹地,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哼!我再来慢一点,某些人大概就又溜了吧!”赫连正云脸上没有一点笑容。

    男孩“嘿嘿”笑,狡猾得像只小狐狸:“爹地,怎么会呢,我正要问经理你在哪里,然后去找你呢。这么多天没见你,我可想死你了!”他说着上前,抱住了赫连正云的大腿,一副孩子撒娇的模样。

    佳音在旁边搂着自己的女儿,看着这对父子,简直惊呆了。

    没想到这个聪明绝顶的小男孩竟然是赫连正云的儿子!怪不得自己之前总觉得他眉眼间有点什么东西看着那么眼熟呢,原来,居高临下不可一世都是遗传的呀!

    只是,自己这是有多点背啊,之前就大大的得罪了赫连正云一把,现在又落到了人家的手上!

    赫连正云对于儿子的撒娇无动于衷,只转头看向赌场经理:“你给我带他去客房,找两个人看着,不许他出房门一步!”

    男孩立刻哀嚎起来:“爹地,你怎么忍心把我关起来的啊,我又不是小狗狗!”

    “下次再跑,就在你的脖子上栓条链子。”赫连正云看都不看他,转头对赌场经理使个眼色。

    赌场经理立刻上来拉住男孩,小心翼翼地说:“小少爷,不然你跟我走吧?”

    男孩鼓着腮帮子凶巴巴的说:“你给我滚开!”

    赌场经理立刻不敢动了,甚至连拉也不敢拉他。

    赫连正云冷哼一声说:“找两个人给我架到房间去!”

    赌场经理得到总裁的“圣旨”立刻一挥手,两个彪形大汉上来,只一个人就轻轻巧巧地把男孩给扛到了肩膀上。

    男孩在他壮硕的肩上踢腿,拍打,喊着闹着:“我不要走,我不要被关起来。”

    彪形大汉看到小主子闹得这么凶,一时也不敢动了。

    “还不给我把他扛走!让他跑了,你们一个都别想在这里干下去!”赫连正云冷斥。

    那两个彪形大汉一凛,赶忙扛着男孩往外走去。

    男孩嚎啕大哭起来,喊着闹着:“爹地不喜欢我,就知道关着我,爹地是坏蛋,坏蛋,坏蛋!”

    他是真哭,撕心裂肺的,佳音都看见他的眼泪了,珍珠样的大,滴滴落下来,把那彪形大汉的后背都给沾湿了。

    佳音是个母亲,女儿和这个男孩一般大,看到孩子哭得这么撕心裂肺的,心里顿时就不忍起来。

    转头再去看赫连正云,只见他神色淡淡,似乎对孩子的伤心无动于衷,心里又不由的有点埋怨,觉得赫连正云这个男人太冷酷。

    眼看着彪形大汉就要走出办公室去了,却突然听见他“哎呦”一声,接着不知为什么手一松,那个男孩就灵巧地从他的肩膀上跳了下来。

    男孩像只灵巧的小兔子,下来就到处跑,朝着佳音这边跑过来,一下子藏到了她的身后。

    佳音傻了眼,定睛去看那彪形大汉,只见他肩头上红红一大片,原来被是这个男孩咬了一口,才松的手。

    赫连正云见自己的儿子逃了,脸色微沉地对那两个彪形大汉说:“还不给我抓住他!”

    男孩躲在佳音的身后,哭喊着:“坏人爹地,你天天不在家,我是想你才来找你的,你见面就要把我关起来,你是什么爹地!你是欺负我没有妈咪吗?”

    男孩带着哭腔的话语触动了佳音的母性,眼看着大汉就要追到跟前,她不由自主地张开双臂,挡在了男孩的面前。

    彪形大汉身形顿住,回头看着自己的老板。

    赫连正云皱眉,冷冷的目光在佳音脸上一勾:“又是你!”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这个女人是佳音,“你要干嘛,给我让开!”

    佳音咬着嘴唇,坚持张开双臂,老母鸡似的将自己的女儿和那个男孩都护在身后:“不让!”

    赫连正云似乎咬了牙齿,声音越发冷岑:“不让开的后果我想你知道!”

    佳音怎么会不知道,两个彪形大汉就在身前,他们来硬的,她也没法抵挡。但是,这个时候,伟大的母性正在泛滥,让她勇气大增。

    昂首与他对视,她说:“既然你是这孩子的父亲,就要温柔地对待孩子,这么粗暴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哼!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手划脚了!”赫连正云嘲讽地冷哼。

    “我是个母亲,我当然懂得怎么抚养孩子!”佳音毫不示弱地反驳回去。

    这五年,自己教育天儿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她自认为自己的教育方式科学又有效。而这个男人,可能拥有很大的权力和无数的财富,却不懂如何去教育自己的孩子!在这一点上,她自认为自己比这个男人要强。

    听她这样说,赫连正云把目光转过去,在柯雪晴和柯永骏还有她身后探头探脑的天儿身上一扫,冷冷笑道:“原来,你请假是来这里赌钱!”

    “不是,绝对不是为了赌钱!”佳音立刻否认。

    “那是什么?”

    “那是——”佳音说了一半又顿住了,她总不能说,自己五岁的女儿来这里赌钱吧,她刚才还自诩自己是个懂得抚养孩子的母亲呢!

    幸好,赫连正云没有继续搭理他,他将视线越过佳音看着后面探着脑袋的男孩:“昊天,你要是不想让这些人倒霉的话,最好乖乖给我听话。”

    他竟然拿佳音他们威胁自己的儿子!

    佳音顿时来火,正要说什么,身后的男孩却已经从她的胳膊下面钻了出来。

    垂头丧气的,他走到赫连正云的面前:“好吧,算你赢了,我乖乖听话就是。我自己去客房,你把他们给放了吧!”

    赫连正云不说话,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他转头瞧了佳音和天儿一眼,转身跟着那两个彪形大汉走出了经理办公室。

    等着男孩离开之后,赫连正云才将目光落在佳音的脸上:“你们是怎么回事?”

    佳音不说话,旁边赌场的经理将这件事简略的说了,赫连正云将目光转过来看着佳音:“有些人不是说懂得抚养孩子么,原来你就是这么抚养孩子的,来赌场赌博?”

    佳音就怕他这么说,一时间竟然无话可驳。

    这个时候,一直没吱声的柯永骏总算义气了一把,插口道:“佳音的女儿这么聪明伶俐,那都是她养得好,至于来赌场的事,那是我的主意,我带孩子来的,孩子根本不懂什么叫赌博!”

    佳音赶忙附和:“是的,孩子不懂,他的言行完全是受大人影响。赫连先生,您要是对孩子这么粗暴,只怕他长大了对待别人也会粗暴!”

    不光是附和,还暗讽了他一把,佳音的心里有点小爽。

    赫连正云冷哼:“你似乎忘记了,你是在谁的地盘上!”

    佳音顿时不吱声了,有点丧气,唉……不管怎样,自己都撞到他的手底下,也真是衰到家了。

    旁边的柯雪晴这个时候也出来说话:“总裁,看您不是不讲理的人,既然事情的来龙去脉您都清楚了,而且你的儿子也和我的小外甥女比赛过了,那就请你放我们走吧?”

    赫连正云不回答,而是转头看赌场经理一眼,淡淡道:“放他们走。”

    赌场经理犹豫着问:“他们赢的那些钱……”

    “他们要就给他们,别让别人把我们赌场给小瞧了,认为我们这点钱都舍不得出!”

    他这话一说,旁边的柯永骏就喜上眉梢了。

    佳音却冷冷地说:“我们不要钱了,放我们走就好。”

    柯永骏顿时露出痛苦的神色,使劲一拽佳音。

    佳音只当不知道。

    赫连正云挑眉看着佳音:“你确定你想好了?”

    佳音重重点头。

    他一挥手:“好,你们走吧。”

    赌场经理伸手示意他们跟着自己离开,柯永骏磨磨蹭蹭的不动,佳音瞪他一眼,抱起天儿跟着赌场经理出了办公室去。

    出来之后等了几秒,柯雪晴拉着柯永骏也出来了,一出赌场,柯永骏就拽着佳音喊起来:“佳音,到手的三万块钱啊,为什么不要?对于他们赌场来说,三万块钱也算不得什么啊!”

    佳音低头看着怀里的天儿,沉声回答:“我只想告诉孩子,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来赌场赢钱不是正道,不是正道来的钱,我们不要。你带孩子来赌场的时候,想过这些吗?”

    柯永骏语塞,半天才嚅嚅的说:“好吧,好吧,算你有道理。”

    四个人离开赌场往机场而去,他们不知道,楼上的某个窗户后面,正有两双眼睛看着他们。

    赫连正云的身后站着一个大约三十岁的男人,穿着得体的西装,很干练的样子。

    “少爷,你也觉得那个小女孩有点非比寻常是不是?”男人对着赫连正云的背影轻声问。

    赫连正云头也不转:“有什么话你就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