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主动贴上去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2本章字数:3040字

    迷蒙着双眼,她把脸埋在来人的胸膛里,闻到一股好闻的味道,这种味道似乎让她身体里的燥-热稍稍缓解。

    索性把脸紧紧地贴上去,她低声呢喃:“抱紧我,抱紧我,这样舒服……”

    “别靠着我,给我出来!”赫连正云紧锁眉头,低头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佳音。

    要不是看她有点不正常,怕她留在那个别墅里发生什么,他绝对不可能抱她出来!

    现在,她竟然得寸进尺的把自己的脸蹭进自己的怀里去了,他真想松手把她扔在地上!

    然而,她显然不正常得越发厉害,被他这样呵斥了,却无动于衷,甚至还在摇头继续娇喃:“不要出来,这样靠着好舒服!”说着,把脸在他的胸膛里又蹭了蹭。

    赫连正云身体猛的一僵,拉开后车门狠狠地将她扔在后车座上。

    佳音半天才抬起头来四处看了看,勉强明白自己这是被人给扔在车子的后座上了。

    眨巴眨巴眼睛,她再去看扔自己的人,傻傻一笑:“嘻,你看着好眼熟,我们在哪里见过?”

    她的意识已经彻底模糊了,竟然连赫连正云都没有认出来。

    赫连正云看着她,脸色微沉,看来这个女人大概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眼看着她要往外车子外面爬,他低沉着声音教训:“给我老实点!”然后重重关上车门。

    他快步走到驾驶座发动了车子,朝着最近的宾馆开去。

    佳音半瘫在后车座上,扭来扭去,感觉身体内好像游走着一条火龙,游到哪里就在哪里燃起一把火来,灼得她浑身难受。

    “你的身上带着冰吗?快点把冰给我,我好热!”她红着双颊口齿不清地说。

    “给我闭嘴!”赫连正云的声音里带着怒气。

    佳音恍若未闻,只低低呢喃:“我好热,好热……”这个时候,她的意识早就已经不清晰了,全部凭着自己的本能。

    衬衣的领子似乎都变成了障碍,她拼命地却拉扯衬衣,衬衣上面的几个纽扣被她扯开了。

    但这样似乎还不够,她又俯身上前伸手去摸赫连正云的脸,手指接触了他的脸颊就莫名的有种说不出的快感,十分舒服,她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来,呢喃:“你果然带着冰。”

    “啪”的一声,手背被打了下来,赫连正云很生气地拿袖子擦擦自己的脸颊,怒道:“你再乱动我就把你从车里扔出去!”

    “你把冰给我,我自己出去。”佳音胡搅蛮缠,手还摸索着要抚上去。

    车子猛的一下刹住了,佳音往前狠狠一撞。赫连正云下了车,把她从后车座上拽了下来。

    佳音像条没骨头的蛇,往他身上缠:“你的身上好凉好舒服,你肯定把冰块绑在身上了是不是,是不是?”

    “闭嘴!”他低吼着,将她重新抱起来。

    佳音长长出口气,果然闭了嘴,却是把脸埋进了他的怀里,似乎,这个男人的触碰让她十分的舒服,她忍不住把嘴贴在他胸口的衣服上,使劲地呼出一口热气来。

    这样的热气带着挑-逗的意味,穿透赫连正云的西装,好像电流重重地击在他的皮肤上。

    赫连正云步子猛地一顿,咬牙切齿地对她低吼:“你干什么!”

    佳音傻傻地笑出声,根本不怕他:“没干什么,就是好玩!”

    赫连正云咬着牙齿加快步子,在小旅馆服务人员的轻笑声中开了个房间,带她上楼去。

    小旅馆的条件很差,跟维西大酒店根本不能比,但好歹还带着洗手间。

    赫连正云踢开房门就把佳音狠狠地扔到床上去了,佳音落在床上,顺势一个翻滚,仰面躺在那里。

    赫连正云的目光在她敞开扣子的领口处停留了下,然后就淡淡的移开了。

    这个时候,佳音却哼哼起来,开始拼命的拉扯自己的衬衣,顿时扣子就都开了。

    赫连正云扭头看了眼,步子顿住。

    而佳音似乎有种本能,从床上猛的蹦起来就扑到了他的身上,将他紧紧的抱住了。

    “你的身上好冰,贴着我,贴着我!”她扭着身体将-裸-露的肌肤往他身上靠。

    这个时候,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热得要爆炸,满心的就想紧紧靠住这个冰块,死死地将他抱住。

    隔着衣服似乎还不够,她开始把自己的手往他的西装里伸。

    赫连正云皱眉,握住她乱动的手狠狠一甩:“离我远点!”

    佳音被他甩得差点就要摔倒,往前踉跄了两步才稳住身体,然而这个时候,她早已失去了正常的理智,出于身体本能的爆发了疯狂的力量。

    转身,她毫不犹豫地再度扑上去,将赫连正云紧紧抱住,把身体往他身上贴。

    她的力气这样大,赫连正云竟然一时间没能挣脱她。

    而在彼此的挣扎过程中,佳音的衬衣彻底的脱落了。

    赫连正云忽而咬牙,低骂一声“该死”。

    虽然他从来不碰女人,但这不代表他没有男人的正常生理,这样的纠缠,竟然让他——

    稍稍的愣神给了佳音机会,她竟然蹦起来用双臂攀住了他的脖子,迅雷不及掩耳地将自己的嘴唇贴在了他的脸颊上。

    肌肤相触,有种奇妙的舒适感涌遍她的全身,好像之前的种种燥-热都变成了温泉热水,舒爽无比。

    有了这样的体会,她越发疯狂,吊在他的身上不松手了,到处乱摸。

    她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和矜持,在某种药物的作用下,变成了个肆无忌惮的女人。

    她像八爪鱼一样缠着赫连正云,疯狂地拉扯他的衣服,赫连正云努力了好几次才终于将她从自己的身上剥离下来,狠狠地摔在地上。

    但是被药物影响的佳音此刻根本感觉不到痛,迅捷的起来又立刻扑上去,就好像是中了毒的人迫切地渴望解毒药一样。

    这次,赫连正云有了防备,闪身一躲,躲开了佳音,然后顺势捏住了她的肩膀。

    他的力气非常大,捏住她的肩膀就往洗手间里拖。他将佳音扔在花洒下面,毫不犹豫地开了水。

    水是凉水,兜头兜脸地喷洒下来,让毫无防备的佳音呛了水,猛烈地咳嗽起来。

    她一边咳嗽一边地想要躲避这凉水,但赫连正云却死死扣着她的肩膀,让她不得动弹,甚至在她扭过头的时候,还把花洒拿到手上,对着她的脸一阵猛喷。

    佳音被喷得几乎要窒息了,“呜呜呜”地叫唤起来。

    头发披散开来,被淋了个湿透贴在脸上和-裸-露的肩膀上,越发映衬出她肌肤的雪白,然而这样的雪白和狼狈,却让她像是电视剧里刚刚从水井里爬出来的水鬼,没有任何魅-惑的美丽,只有惊吓。

    她扭动身体,痛苦地低唤:“放开我,放开我!”

    赫连正云恍若未闻,依然摁着她冲水,一直冲了足足有五分钟,到她的身体彻底的瘫软下来之后才松手。

    松了手,他转身去洗脸池,用洗手液将自己的双手仔细地擦洗干净,然后才回头去看佳音。

    佳音被这么一折腾,之前身体里的种种躁动似乎暂时消失了,只感觉浑身发冷。

    抱住双臂,瘫坐在洗手间的地上,狼狈地低着头,她感觉自己的脑子晕乎乎的,努力地想要搞清楚状况,却完全无法思考。

    “自己起来擦干身体到床上睡一觉。”赫连正云冷冷地说。

    佳音茫然而迟钝地抬起头看向他,他的脸部轮廓这个时候才慢慢的变得清晰,等着终于看清是他的时候,她惊讶地睁大眼睛。

    心里迷惑得要死,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之前用凉水狠命冲她折磨她的人难道是他?记忆似乎完全断篇了。

    赫连正云皱眉:“怎么,你还想让我再冲你一次?给我站起来拿浴巾把身体裹起来!”

    他的话似乎天生就让人无法抗拒,佳音真的乖乖站起来拿浴巾把自己的身体裹起来了。

    “躺到床上去,睡觉。”他又下命令。

    佳音就乖乖出了洗手间,因为裤子还湿着,从洗手间走到床边就拖出一路的水渍来。

    赫连正云皱起眉来又说:“脱了裤子。”

    佳音这个时候倒是恢复了点理智,赶忙摇头:“不要!”

    赫连正云背转了身,说:“脱了外面的裤子躺到被子里面去。”

    佳音歪头想了半天,才体会到他的意思,原来他是看到自己长裤湿了,让自己脱了,干干净净地躺到被子里面去啊,这才按照他说的话去做了。

    等她进被子里躺好,赫连正云才转过身来看她一眼:“我走了,你睡一觉,明天自己回去。”说完转身就要走。

    看他要走,佳音的心里莫名的就有点害怕,低呼出声:“别走!”

    他顿住步子扭头看他,佳音露出恳求的神情轻轻说:“我怕,你能别走吗?”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怕什么,就是觉得自己目前的状况似乎很不好,莫名的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以依靠。

    赫连正云深深地看着她,良久没答话。

    佳音扭着头,始终用哀求的目光望着他。

    赫连正云与她对视了会,最终还是转身拉开门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