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面冷心热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2本章字数:3029字

    佳音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心里就像是丢了什么,变得空落落的。那个瞬间,她有种自己被全世界遗弃的凄凉感觉。

    她呆呆地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久,隐约地回想起了一点之前自己的放浪行为,脸儿为之发红。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对赫连正云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怎么想也有些不明白,想到最后,脑仁子都疼了,眼皮渐渐变得沉重,她不自觉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梦里是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里,她看到了过去的自己,躺在病床上依依不舍地抱着一个小婴孩。那个孩子那样可爱,嫩-嫩的小脸是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样子。

    忽然有人过来将孩子从她的手上硬生生地给抱走了,她顿时悲伤欲绝地呼唤:“儿子,我的儿子!”

    从梦中惊醒过来,她发现自己已经坐了起来正像梦里那样张着双臂,脸上都是泪水。

    身边似乎有人,她受惊地扭头去看,对上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眸。

    那样熟悉的眼眸,虽然发着冷冷的光,但却让佳音莫名的全身放松下来。

    低头,看见被子从自己的身体上已经滑落下来,她手忙脚乱地拉起裹住,然后才再去看他:“赫连先生,你……怎么又回来了?”

    赫连正云没答话,一伸手扔了套衣服在她面前:“穿上,能走的话就回去,你的电话已经响过好几次了。”

    提到电话,佳音才骤然间想起天儿和妈妈来,赶忙转身到处摸索手机。

    赫连正云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扔在她面前。

    她划亮手机,看见已经是晚上三点多了,自己这么闹腾了一阵子又睡了一觉,竟然已经这么晚!今天不是夜班,她这么晚不回去,天儿和妈妈肯定要担心死了!

    想到这里,她也顾不上许多了,拿起赫连正云扔给自己的衣服就要穿,刚想掀被子,却又想起什么来,看着赫连正云嚅嚅地开了口:“那个……赫连先生,我要换衣服——”

    她的话还没说完,赫连正云已经起身走到窗前去了,背对着她。

    佳音赶忙掀开被子,手脚麻利地穿好衣服。

    这是一身套装三件套,上面是衬衣和小外套,下面是条长裤。佳音穿起来,大小正好,这个赫连正云看来还挺有点眼光。

    她穿好衣服下床,咬咬嘴唇对着赫连正云的背影说:“谢谢你,赫连先生,衣服的钱我会还给你。”

    赫连正云转过身来,上下打量了她:“你正常了?”

    佳音顿时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烫,低头不敢看他了:“那个……之前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会对您做出那样的事情,希望您不要介意,也不要放在心上……”

    “你是被人下了药。”他声音平淡地回答。

    佳音心里一跳,下药!脑子转了转,立刻就明白了。

    看来,给自己下药的人应该就是那个刘公子。一整晚,她没有吃过别的东西,只喝了那杯酒,而那杯酒是刘公子亲自去拿的。

    没想到,这个刘公子竟然这么的卑鄙,给她下了那种药!要不是赫连正云突然出现,她真的就……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她对赫连正云就充满了感激:“谢谢你,赫连先生,感谢你救我!”

    赫连正云没答话,而是淡淡地说:“没事就回去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宾馆出来,赫连正云去结账。

    前台旁边站着个穿着低胸短裙,浓妆艳抹的女人,她挤眉弄眼地对赫连正云说:“先生,带着女孩来宾馆这么早就走了?”

    赫连正云没搭理她,旁边的佳音倒是红了脸。

    女人妖娆地朝着赫连正云靠过去,毫无征兆地伸手在他的脸上抚了下:“先生,大概是这个女孩不能满足你吧?不然换我来,我的技术肯定比她好多了!”

    赫连正云的脸一下子就冰下来,猛的一推,将那女人给推开了:“滚!”

    女人吓了一跳,见赫连正云凶巴巴的样子,也不敢再靠近,嘟囔着走远了。

    赫连正云皱起眉头,返身又往楼上去。佳音不知他要做什么,赶忙小跑跟上。

    他步子很快地回到之前的房间,径直进了洗手间,佳音跟到洗手间门外,看见他正用力地擦洗自己脸上刚才被那个女人摸过的部位,好像那个地方染了病毒似的。

    愣了下,佳音忽然想起之前在游泳池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也是无意中拉了下他的胳膊,然后他就很嫌弃地用游泳池的水洗了洗,刚才那个女的摸了下他的脸,他就——

    心里闪过一道光,她突然间明白了,原来这个男人是讨厌被女人接触!

    这个新的认知让她惊讶又意外,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一个男人竟然还有这种洁癖!不过,他是对所有的女人都这样,还是对少数女人这样呢?

    想到自己也许是少数女人中的一个,她的心里就莫名的不爽,自己好歹也是正正经经的女孩子,应该不至于被他归类到刚才那种女人的行列里吧。

    嗯嗯,他肯定是对大部分女人都这样!佳音这样安慰自己。随即她又忍不住想,那个赫连昊天的妈妈多幸运啊,能被这个男人不嫌弃。

    这个男人长相完美,家世完美,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会让他愿意跟她生孩子呢,肯定也是个完美的女人,啧啧啧!

    一下子就神游到爪哇国去了,等着佳音再回神,看见赫连正云已经洗完脸,正无声地凝视着自己。

    他的目光很锐利,似乎总有穿透人心的力量,鉴于她自己想得有点跑偏,所以就心虚地别开目光不敢与他对视了。

    赫连正云没说话,从她旁边擦肩而过往前走去,佳音愣了下,才赶紧小跑着跟上。

    两个人出了小宾馆,佳音就站住了,四处看看,辨明方向。

    在她混乱的记忆中,这里似乎离卢纲的别墅不太远,她想了想,快步走到路边探头往街道上张望,期望能打到出租车。

    半夜三点多,这里又偏僻,半天路上都没有一辆车经过。冷风吹来,佳音抱住了双臂。

    眼角眉梢瞟见赫连正云的宾利车已经缓缓发动,她张了嘴,却又咬住了嘴唇。之前就对人家做了那些放浪过份的事情,现在自己怎么好意思再开口让人家送自己回家呢?

    宾利车从停车位上开出来,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停住了,赫连正云的声音从车里飘出来:“上车。”

    佳音心里一喜,这个男人别看他平常高冷得很,但其实是面冷心热呢!

    小跑着颠过去,她乐滋滋地上了车,坐进了副驾驶座。

    “地址。”他的声音依旧是冷冷的。

    佳音心里却是热热的,立刻把家里的地址给报给了他。宾利车在夜色中飞驰起来。

    s市还是蛮大的,从这里到佳音的住处,就算是在夜里没什么车,大概也需要半小时。

    车里一片安静,赫连正云不说话,佳音也不敢先开口。但想到人家这样帮自己,而自己还“窝藏”着人家的儿子,心里就有点小小的过意不去,一时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他,他的儿子在自己家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车里的空调打得有点低,佳音渐渐的觉得有点冷,却又不好意思让赫连正云调一下空调,只好抱起双臂。

    可是,空调似乎越来越冷,到最后,她竟然开始瑟瑟发抖起来,最终还是没忍住,她小心翼翼地对赫连正云说:“赫连先生,你能不能把空调的温度调高点,我有点冷……”

    赫连正云诧异地转头看她一眼:“温度并不低。”

    佳音“咯噔”咬了下牙齿,打个寒颤。

    车子缓缓停下来,赫连正云侧身过来盯着她看了会,问:“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佳音伸手抚脸:“怎么会红,我还冷呢!”

    赫连正云想了下,拉开车门:“下车。”

    佳音愣愣地看着他,一时不知他要做什么,难道是赶自己下车?

    “下车。”他又说一遍。

    佳音只好下了车,看见他指着路边的24小时药店:“去药店看看。”

    “啊?”佳音呆头鹅似地“啊”一声,这个人要干嘛……

    他不搭理她,率先往药店走去,佳音只好跟上。

    进了药店,他要了个体温计递给佳音:“量下-体温。”

    佳音就呆呆地把体温计夹到了腋下。

    旁边的药店营业员很有经验,看了看佳音说:“这位女士,你这是发烧了吧?我看你的脸红得不太对啊,还抱着胳膊,是不是冷?”

    佳音这才意识到,自己大概真的是发烧了,此刻脑袋还有点疼呢。

    很快,体温就测量好了,竟然有三十八度五,赫连正云对药店营业员说:“退烧药,治感冒的,什么好就要什么。”

    拿了一堆药,刷了卡,佳音呆呆在旁边看着,一直到他把装药的袋子塞在自己的手里。

    “那个……我自己给钱就好了,我——”佳音不好意思了。

    “上车。”赫连正云不搭理她,发出简短的命令。

    佳音只好攥着装药的袋子,乖乖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