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没地方住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12本章字数:3078字

    车子又行驶了大概十来分钟停在了佳音租住的楼房下面,佳音下车,朝着赫连正云露出灿烂的微笑:“今晚谢谢你,赫连先生。”

    他没答话,用发动车子的声音替代了。

    佳音站在楼梯口看着他的车子驶远,再低头看看手里装着一大堆感冒药的袋子,心里暖暖的。她觉得,今晚自己算是更加深刻地了解了赫连正云这个男人。

    高冷也许是他的假象吧……面冷心热才是他的实质?

    回到家,蹑手蹑脚地开了门,本来是打算直接回卧室睡觉的,却不知为什么特别想看看女儿。

    轻轻地走到妈妈的卧室推开屋门,她看见天儿和赫连昊天两个人正横七竖八地睡在床上,你的腿架在我身上,我的手拍在你脸上,虽然是这样,但两个孩子睡得都很香甜。

    看着这两个孩子,佳音不自觉地露出微笑来,今晚遇到的所有的委屈都烟消云散。都说孩子是天使,真的是如此啊!

    目光在天儿的脸上流连了阵子,再转去看赫连昊天,他睡着的时候很恬静,阖上的眼睛被长长的卷翘的睫毛盖住,十分漂亮。

    佳音心里微痛,不知为何竟然想到了五年前刚刚出生的儿子的模样,突然想,要是他就是自己的儿子就好了!

    一这么想,她就有种冲动,想要去将赫连昊天拥在怀里,但是看到他们睡得这么香甜,又不忍心打扰,只好悄悄地转身离开了。

    回到卧室,班凤华就醒了,睡眼惺忪地看着她:“佳音,不是夜班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你知道我和天儿多担心你吗?要不是我骗天儿你和同事调班了,天儿大概不会睡。”

    佳音勉强一笑:“妈,我们酒店承接了个上门服务,在人家家里办了个晚宴,结束就晚,结束后我又帮着厨房干了点活,所以晚了,对不起啊。”

    她不敢告诉母亲今晚的事情,更加强打着精神不想让母亲看出自己发烧的样子来。

    班凤华一低头握住她的手:“你的手怎么了,怎么包扎起来了!”

    她赶忙把手背在身后:“没事,没事,就是破了个玻璃杯我去拿,扎了一下,已经没事了。”

    班凤华露出愧疚神色,将她搂住:“女儿,你辛苦了,妈妈一直以来就是你的累赘,还生病花了那么多钱,妈妈——”她说着就哽咽起来。

    佳音的喉咙也有些发紧,赶忙搂住她说:“妈妈,现在我们过得不是很好?别说过去的事了!”

    这晚,她搂着妈妈的胳膊躺下,心里格外的安宁。妈妈,只要她好好的活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就满足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佳音觉得脑袋空空的有点发疼,但是烧已经退了。趁着妈妈不在房间,她把感冒药给吃了,然后才出去。

    天儿和赫连昊天已经起来了,正在吃早餐,看见她出来,天儿就从餐椅上蹦下来抱住了她:“妈妈,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叫醒我?”

    “我叫醒你做什么,你睡得那么香。”佳音失笑。

    天儿的眼睛笑得弯起来,甜腻腻地问:“妈妈,你昨晚去看我睡觉了?”

    “是啊,我还亲了亲你呢。”佳音哄她。

    她立刻喜滋滋的,揽住佳音的脖子在她脸颊上亲了下,旁边的赫连昊天撇撇嘴,神情有点不好。

    佳音想,赫连昊天没有妈妈,大概是从来没有感受过和母亲的这种亲密,便笑着转头看他:“昊天,阿姨也来亲亲你好不好?”

    赫连昊天翻翻眼睛:“我才不要。只要不懂事的小女孩才跟妈妈搂搂抱抱的。”

    天儿伶牙俐齿好不相让地反驳:“切!你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看你是没有妈妈才这么说的!”

    赫连昊天小脸一沉,就要发作。

    佳音赶忙过去搂住他,趁他不防备,低头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下。

    他似乎吓了一跳,伸手捂住被亲的地方,朝着佳音嚷嚷:“你干嘛呀!”

    佳音笑:“阿姨喜欢你嘛,你给阿姨当儿子好不好?”

    赫连昊天很嫌弃的样子。

    天儿立刻替妈妈打抱不平了:“不要拉倒,我还不想把妈妈分给你呢!”

    “谁说我不要了!”赫连昊天着急地反驳,说完小脸就红了。

    佳音笑起来,伸出手,一左一右地将两个娃儿搂进怀里,这个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里格外的充实。

    班凤华站在厨房门口看着这场景,只是微笑。

    温馨的画面定格了片刻就被一阵敲门声给打断了,班凤华去开门,把房东给迎了进来:“张先生,你怎么来啦?”

    房东叫张远奎,是个大约四十来岁的男人,他在这个小区有好几间公寓房,专门用来出租。

    张远奎进了屋,脸色有点不自然:“那个……是有点事要跟你们商量。”

    班凤华热情地邀请他坐下:“张先生,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房租还没到日子吧,不过我们可以提前交的。”

    张远奎摆手:“不是房租的事,是这个房子可能不能再租给你们了,所以你们看看,两天之内能不能找个地方搬家。”

    他这话一出口,班凤华和佳音都是大吃一惊。

    班凤华震惊地说:“张先生,这是为什么呀?我们从来没有拖欠过房租,而且也非常珍惜您的房子,到处都弄得很干净,您自己也说过,我们是最好的房客了。我们租你的房子也有好几年了,现在你说让我们走就让我们走,这是不是有点——”

    “我知道这件事是有点难为你们,但是我也是有难处的。”她的话没说完就被张远奎给打断了,“这样吧,我可以退还你们一个月的租金,但是你们两天之内必须搬走,好吗?”

    张远奎说这些话的时候也有点不忍的神色,好像确实十分为难。

    佳音在旁边看出点端倪来,好声好气地问他:“张先生,您是有什么难处啊,跟我们说说吧?如果我们能做到,可以不搬,不是皆大欢喜吗?”

    张远奎沉吟了许久,最后一咬牙:“算了,你们也都是实在人,我就跟你们实话实说了。最近我在购买景天花园的房子,现在有个机会能一平米便宜五百元钱,一套一百平米的房子,可就便宜不少了。”

    景天花园……

    听到这个名字,佳音几乎就明白了事情的起因。

    景天花园是s市比较炙手可热的概念公寓,地处闹市区,结构好,无论是投资还是自住都非常适宜,更可贵的是价格在黄金地段十分公道,所以非常抢手。

    这不是今天的重点,重点是,这个景天花园的开发商就是卢氏集团!

    相处好几年,一向对她们十分客气的房东今天忽然来让她们搬家,而且一说话就扯到了景天花园,她不想把这件事往卢氏集团上扯都不行。

    她只是没想到,那个卢雪娇为了对付她竟然花费了这么多的心思,甚至不惜牺牲自家公司的利益,来让她无家可归!

    心里涌起冷笑,看来她是低估了自己在卢雪娇那里的影响力了。

    心思转动间,就听见班凤华问:“张先生,您的投资跟我们租您的房子又有什么关系呢?”她还蒙在鼓里呢,压根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

    张远奎正要回答,佳音却打断了他:“张先生我懂了,您就不用说那么清楚了。”

    她站起身,冷淡道:“放心好了,我们不会阻拦您发财的路,两天之内会把干干净净的房子给您腾出来。”

    张远奎表情尴尬地点点头,离开了。

    等着他离开,班凤华就疑惑不解地拉住了佳音的胳膊:“佳音啊,你怎么就这么同意了呢?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呢,也许我们可以想法子解决呢?”

    佳音握住她的手柔声说:“妈,你没看出来吗,这房子我们是无论如何住不下去了,还是赶快收拾一下准备搬家吧。”

    班凤华苦了脸:“这么着急,我们到哪里就能找到合适的房子呢……”

    佳音握拳,咬牙:“我会想法子找到房子的,必须找到房子!”

    原本温馨的气氛一下子就被打破了,愁云笼罩了整个家。

    班凤华愁眉苦笑地开始收拾行李,佳音在出去找房子之前,搂住赫连昊天的肩膀:“昊天,阿姨本来是想多留你住两天的,但是现在,阿姨自己都要没地方住了,所以,阿姨送你去你爸爸那里好吗?”

    赫连昊天立刻摇头:“我才不要回去,爸爸一发现我,就会立刻把我送回家去,我才不要。”

    佳音见他这么坚决,只得叹口气,想着,让他暂时住着吧,如果她们实在找不到房子再说。

    她给同事小姚打电话让她还了上次欠自己的班,于是可以休息一天,全神贯注的去找房子。

    佳音从上午就出去找房子,跑遍了附近所有的中介,都没有找到价格合适,两天之内就能搬的地方。

    中午回家吃饭,看见天儿和赫连昊天不在家,她问班凤华:“妈,两个孩子去哪了?”

    班凤华正在整理东西,回答:“他们下楼玩去了,说就在门口等着你回来。”说完忽然紧张地抬头看着她,“你回来没见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