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模范婆媳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2本章字数:2047字

    “杀人是犯法的,你……你不可以杀了何炀!再说我虽然恨何炀,可是我们毕竟是夫妻一场,我从来没有想要杀了他。”

    我拿着手机对电话里的人颤声说道。

    口中满是苦涩与深深的无力感。

    明知道何炀亲手害死了我的孩子,可是如果真的想到要杀了他,却还是下不去手。更别说是让席宁宇替我去杀人。

    真是没用!我为自己的懦弱感到极其的悲哀。

    “你到底想做什么?卫瑜心!你找到我亲口求我,让我帮你报仇!现在你却跟我说你不忍心下手?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席宁宇语气陡然变得尖酸刻薄起来,咄咄逼人,让人心生畏惧。

    一连串的逼问,将我狼狈地逼到角落里,令我无处遁逃。

    “我……我”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通红了双眼。“我想要的报复不是这样的,这样做太残忍了。”

    “残忍?你想要怎样的报复?我玩的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你狠不下心来,到时候死的人就是你!”

    我听着席宁宇的话心中说不出来的难过,我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呢。何炀与郭琳早就串通一气想要置我于死地,我又何必顾及他人?

    只是……想到要杀了他们,我的心又开始踌躇彷徨。

    “你最好自己考虑清楚再告诉我!”席宁宇冷冷的说完这句话就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

    他肯定生气了吧!我握着手机还保留着刚才打电话的姿势。

    回想起他刚才如同冰川一般极为冰冷的语气,我隐隐有些担忧。

    “杀了何炀?”

    我轻声呢喃,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上,久久回不过神。

    不知道坐了多久,天色渐暗,已然接近傍晚。听到门口传来开门的声响与谈笑的声音,我猛的惊醒过来。

    迷茫的看向门口,却见郭琳与何炀妈妈挽着手,有说有笑的往里走,看着她们像是一对忘年之交。

    或许因为坐太久的缘故,身上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四面八方袭来。

    “呦,瑜心,你怎么回来了?”郭琳亲密的揽着何炀妈妈,走进门,一眼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我。她惊讶的叫出来声。

    那日宴会上何炀几乎要把卫瑜心给活活掐死,郭琳正站在一旁看好戏。却见一个男人带着一群人发疯似的冲了过来,将卫瑜心救下不转而知道将她带到哪里去了,几个月不见踪影。一群保镖一拥而上,把何炀揍得半死。

    “你不是跟着野男人跑了吗?还回来做什么?”

    她挑着一对极长的丹凤眼,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问到眉目间满是傲气,仿佛她才是这个屋子的女主人而我不过是个该万人喊打的荡妇。

    “这是我的家,我怎么就不能回?倒是你……哼,这年头小三倒是越发嚣张了,挽着我的婆婆就敢公然登堂入室,我倒是想问问你是以什么身份跨进这道门的?”

    我本不想对郭琳多加理会,可是见她一副小人得势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厉声反驳道。

    郭琳没想到一向柔柔弱弱委曲求全的我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咄咄逼人的话,顿时气的脸色发白。

    她拉着何炀妈妈的手,满脸委屈巴巴的向她求助。

    “妈,你看她!”

    “卫瑜心!你给我少说几句,这些日子何炀多亏了郭琳的照顾情况才有好转,她可是我们家的贵客。什么小三不小三的。”

    何炀妈妈抚慰的拍了拍郭琳的手,嗔了我一眼。

    相比之下我到像个外人一样,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看着她们亲密无间的亲呢举动,却无动于衷。

    “才多久,连妈都叫上了。真是一对模范婆媳。”

    我冷笑着,心底生出一股悲凉。

    我嫁到何府这么多年,仍是我费尽了心思去讨好婆婆,都不曾见她对我露出一个笑脸,而郭琳却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就轻易的让何炀妈妈把她当做亲生女儿似得,笑的合不拢嘴。

    “如果这样厌恶我,怎么不早日让你儿子跟我离婚娶了她呢?”我忍不住开口说道。

    恰巧这个问题也问出了郭琳一直以来的心中所想,她用余光偷偷的观察着何炀妈妈的神色,满心期待的等待她的回答。

    何炀妈妈察觉到气氛的微妙变化,脸色有些发青。

    “卫瑜心,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过是个称呼而已,这样死揪着不放做什么?”

    何炀妈妈这样说,瞪着眼看着我,似是对我的态度极为不悦。

    她不自然地松开挽着郭琳的手,选择跟郭琳保持距离。为了儿子的事业,如今还不能让那个女人离开。

    看到何炀妈妈的动作,郭琳神情略微尴尬。她故作自然的抬手拨撩着胸前略微散乱长发,露出一只玉镯。

    那只玉镯我是认识的,那时我当日进门时何炀妈妈拿出来只给我看了一眼的玉镯。没想到竟然会戴在郭琳的手腕上,她可真是好手段。

    我瞳孔不自觉的收缩,捏紧了拳头,指甲深深的嵌进肉里。

    郭琳眉头忽的微微一皱,像是想起什么来了。

    她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卫姐,你这些日子上哪去了,也不见你去看看何炀,他可是你丈夫呢!”

    听到郭琳的话,何炀妈妈脸色冷了下来,怒视着眼前这个不称职的媳妇。

    “琳琳不说我倒是忘记问了,你这些天去哪里了?跑的连个影子都没有,你还知道回来?你干脆就死在外面好了!”

    在郭琳的煽风点火之下,何炀妈妈指着我厉声说道,神情像极了一位恶毒的老妖婆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我去哪里了?这要问问你的好儿子和你所谓的贵客都干了些什么!”我别有深意的扫了一眼郭琳,淡淡道。

    “妈别说了,一会气坏了身子。”

    见愤怒中的何炀妈妈还想要说些什么,郭琳连忙拉着何炀妈妈体贴的将她扶到沙发上坐下,倒了杯水递给他,柔声道。

    “还是你最贴心,不像她一点家教都没有,你说何炀怎么会娶了她这样一个女人!真是晦气!”

    站了半天早就渴的不行的何炀妈妈喝了一大口水,狠狠说道,顺势朝我剜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