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剪不断理还乱

    更新时间:2018-08-09 17:50:12本章字数:1981字

    早就习惯了何炀妈妈的冷眼相待,我对她的指责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反而是郭琳得得意洋洋的瞟了我一眼,神色之中颇有示威的意味。

    不过是借着别人的脸在这里逞威风罢了。

    如果何炀妈妈知道自己的儿子因为郭琳而错失了一笔大生意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算了,多说无益。我看着她们亲密的如同一对母子一般说说笑笑,起身默默地离开了客厅。

    夜幕深沉,已是午夜时分。窗外依旧灯火阑珊,街头公路上的车辆川流不息,不知道开往何方。

    我躺在床上,看着眼前放大了的结婚照发呆。

    照片里我巧笑倩兮的依偎在何炀的怀抱里笑的一脸幸福。那时候的我傻傻的把他当做自己一生的依靠,想着两人白头偕老。

    不想这一切都变成了一个令人讽刺的笑话。

    我以为这就是现实中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到最后才发现原来灰姑娘与王子的故事只是个童话。

    我是真爱过何炀的,何炀对我也该是有过几分真情。可是最让我想不通的是事情怎么就变成今天这种地步了呢!

    早在大学时期,我跟何炀就是同学。他是当时有名的花花公子,生的一副好皮囊,让不少女生心生爱慕。

    或许那时候郭琳早就对何炀觊觎已久只是苦苦找不到机会。

    大学时期的何炀风流多情的美名早就流传甚广,只不过当初的我忙于学业根本对这些花边新闻不曾关心过。

    也从来没有想过潇洒多金的高富帅会跟我这个乡下的灰姑娘发生什么浪漫的故事。

    故事的转折点发生在父亲去世的噩耗传来之际。沉浸在痛失至亲的悲伤中无法自拔的我,感到极其的无助与悲伤,每日过得浑浑噩噩。

    而何炀像是一道阳光,照进我阴暗的生活,给我的生活带来一丝温暖。

    他突如其来的关心,令我猝不及防。凭借着多年的风流经验,他迅速攻陷了我心中筑起的壁垒。不知不觉中我爱上了他,答应了他的求婚。

    可能当时太过于无助,当看到一丝温暖降临的时候就忍不住紧紧的握在手里,也就是这样才会傻傻的相信了他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吧!

    只是当初还未经人事的我,完全没有想到,他突如其然的关心与呵护不过是逢场作戏。

    相恋几个月后的世纪婚礼,以及记者全程报道。幸福的找不着北的我完全没有注意到新闻的标题竟然是:何家大少为报恩娶丧父孤女为妻。

    都是假的!我抱紧了瑟瑟发抖的身体,咬紧牙不让眼泪落下来。

    身旁的手机突然传来一阵震动,是席宁宇发来的消息。

    短信很简短只有四个字:好点了吗?

    看到这几个字,我没有去回复依旧静静地坐着,渐渐的,我的眼睛被泪水弄得一片模糊。

    这世界终究还是有人在关心我的,只不过……

    我叹了口气,只不过他出现的时间不对,地点也不对,如果早点遇到他该多好。

    想起白天他说的话,我心中满是忧虑。

    他有权有势,驰骋疆场多年,杀伐决断过惯了呼风唤雨的生活。席宁宇的铁腕,果决,以及骨子里冷漠到极致的寒意。

    我隐隐感觉到他的生活远不是我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而我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无能妇人,我跟他的境界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想起他将他人的生死看的如此淡漠寻常,就让我感到后怕。

    对于每个人来说生命都是极其宝贵的,都只有一次。尽管我恨何炀的背叛,可是何炀罪不至死。

    思考了许久,我无力的打出一行字:明天早上9点,我们见一面吧!我在我家楼下等你。

    一夜无眠,看着天空一点一点的亮起来,我起身,精心打扮了一番。

    正好遇到在厨房里献殷勤,为何炀妈妈忙活早起早餐的郭琳。

    听到开门声,她以为是何炀妈妈起床了,娇笑着从厨房里探出头。

    见到是我之后,脸色冷了下来。

    她将手中一盘烤好的面包在餐桌上放下,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遍,说道,“卫姐,你早一大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不是去看何炀的吧!”

    “我去哪用不着你管。还有别别假惺惺的叫我卫姐,我听着恶心。”我淡淡对她说道,准备拉开门离开。

    谁知突然她伸手挡在我身前,趾高气昂的看着我,说道,“慢着!卫瑜心,我奉劝你识相点,还是早点离婚吧!否则到时候有你哭的。”

    “哦,是吗?你以为我离婚了你就能做何家少奶奶?”

    不等她回答,我漫不经心的推开她的手,拉开门朝外走去。

    朝前走了几步,我突然又回头,朝她粲然一笑,“想当何家少奶奶,你还不够本!再等个三年五载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郭琳站在原地气的直跳脚。

    楼下,席宁宇的车早已等候多时。我拍拍脸,勾唇一笑,拉开车门坐进去。

    还没坐稳,席宁宇翻身将我压在身下,霸道而又热烈的亲吻着我的嘴唇,一双大手手不老实的在我身上游移。

    “别,有人”

    我感到有些难堪用手推拒着他,想要起身。怎么说这里都还是何家的地盘,这样公然的亲热被有心人看到了总归是不好的,而且司机就坐在前面。

    “怎么?你在害怕?”

    席宁宇不管不顾的一路向下,用舌尖轻轻的挑逗着我。

    见他没有停下来的趋势,我在他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趁他吃痛微微放松之际,攒足了劲一把将他推开。

    “我找你来是有事要跟你说。”

    我匆匆理了理散乱的衣服。然后正襟危坐在位置上,严肃的看着他,尽量用平稳的语气对他说到。

    “我找你来是有事要跟你说。”

    席宁宇气息有些紊乱,只是看到我一本正经的样子,没有再对我动手动脚。

    他拿起矿泉水喝了一口,试图浇灭燃起的欲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