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奈何明月照沟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43本章字数:2150字

    御林军外三层里三层地围着山间的一小处别院,而院内,碧绿的草地上到处都是触目惊心的血迹,一直蔓延到破旧的木门外。

    清丽的女子挟持着一个男人逆风而立,衣袂飘扬面色苍白如纸,眼神却如刀锋凌厉,手中的利刃稳稳抵住将军的脖子,寒光闪烁。

    “萧素云,外面御林军一千,你能逃得掉?”

    萧素云轻笑一声,似是根本就不惧怕这里的凌厉杀气,刀更逼近了他脖子一分,一道红印立即显现,“呵,堂堂秦国大将军的性命竟如此微贱,甚至不足以换我的安全么?”

    “放肆。”赵将军额上的青筋一跳,怒道,“你敢伤我分毫,秦国众将士必让你死无全尸。”

    萧素云冷嗤一声,“我本就走投无路,黄泉路上有将军作陪也不错。”

    赵将军驻守边关多年,什么情况没遇到过,想想一向战无不胜的他现在竟被一小小女子威胁,眼中立马闪过一丝愠怒,说得咬牙切齿,“你想如何?”

    “送我出十里外的半日亭,我自然会放了你。”

    赵将军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神色,“好。”

    这人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竟然答应得这么快?萧素云直直看了他几秒,转念一想,即使前面有洪水猛兽,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差到哪去,遂向一直待在她身后的女子道,“凉儿,你跟着我,不能离开我半丈范围内。”

    说罢,她往门外冷瞥一眼,缓步挟持着赵将军向外走去。

    御林军个个身材精壮,手上的兵器皆寒光闪烁,一看便知是皇家的精装军队。他们眼见将军被挟持都是一惊,立马畜势待发,就要飞身掠起救他。

    “想你们将军活命就放下武器。”萧素云一声怒喝。

    本以为萧素云一介女流之辈看到门外的情形会有所退缩,他就可以趁机制服这女人。然而她的刀依然稳稳地抵在他的脖子上,甚至还更紧了几分。

    脖子处隐隐作痛,他暗吸一口冷气吼道,“还不听令!”

    军令如山,赵将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绝对无法交代,思及此,众将士纷纷放下兵器一动不动。萧素云向凉儿使了个眼色,小心翼翼地向别院外树林浓密的小路挪去,复又回头,目光如剑,“谁要胆敢往前一步,就等着替你们将军收尸吧。”

    然而,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一支银箭“呼啦”而过,快如闪电,萧素云察觉之际早已躲避不及,身一侧,银箭擦脸而过,她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她刚抬起头,远处匆匆走来了一群士兵把她包围,人群中逐渐走出了一个人。

    山上的风把他的衣袍吹得翩翩而起,如走过烟雨朦胧,万重雾霭,一步步地走到她跟前。精致的五官淡然若雪,他眼底深处依然是那看不清,道不尽的迷雾深渊。

    瑞王秦玄之,果然是最了解她的人。即使她有一百个计划,他也能一一猜透。

    心中莫名一痛,她的眼眶发热,喉咙好像被灼烧一样哽咽,但她是萧家将相之后,即使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她又怎么可以哭?

    她平静地站起来,抬手抹了把脸,沉静地望着眼前英姿卓卓的身影,拳头握得发白,脸上却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看来,今天我是走不出去了啊。”

    她说得云淡风轻,周围的空气却陷入了死寂,只听得附近树叶的哗哗作响,他们就这样僵持着,半晌,他语气清冷地开口,“恨我么?”

    恨他么?

    萧泽身为建国功臣,皇帝登基后却撤下军职远走漠北做一名闲散王爷,为的就是避世。皇帝疑心重三番四次想杜绝后患,但是却一直捉不住萧家的把柄,最后才会把他的独女请来了京城做一名质子。

    她一直小心翼翼,怕的就是一不小心会牵累萧家。然而,就是面前这个人......

    萧素云直直地盯着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你为了讨皇帝欢心,污蔑萧家通敌卖国,把捏造的证据透露给钟尚书,再在风口浪尖上嫁祸污蔑我杀害钟尚书一家,让我们的罪行立马板上钉钉。你毁我家,毁我名,从头到尾的欺骗,我找不到不恨你的理由。”

    寂静的山间,她的“恨你,恨你......”在一遍遍反复地回荡着,他垂下眼睑,忽然笑得苍凉,再抬起头时却又恢复了冰冷的神色,“我这次回去必定立了大功,以后也会平步青云。你即使恨我,又有什么用呢?”

    仿佛想起来什么,他恍然大悟,嘴角似笑非笑,“难道你想和我同归于尽?”

    他又扫了眼周围的侍卫,眼中露出嘲讽的神色,“这种情况下,你想杀我,把握又能有几成?”

    他们就这样对视着,仿佛一切的啸杀都被隔绝了开来,仿佛连眼神他们也要分出个胜负。

    犹记那天,梨花树下,他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意,她欣喜若狂却依旧小心翼翼,反问道:“殿下说得深情,就不怕东窗事发我拿你来垫背?”

    “那也好。”他笑得坦然,“若这样,天下人即使想要伤你分毫,也需得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但现在,泼她满身脏水,铺下天罗地网踏着白骨一步步走上去的人不就是他!

    “报!殿下,所有反贼都抓获了,要怎么处置?”终于,一个侍卫跑上前来打破了他们如死的沉默。

    那淡蓝身影轻轻一笑,说得波澜不惊,“全杀了吧。”

    萧素云一惊,立马冲上前去却被几个大汉死死擒着,怒道:“你敢伤他们分毫,我必让你后悔!”

    他偏头望向萧素云,语气凉凉,“你已是将死之人,何谈后悔?”

    他身后的人一个个被处决,寒凉的空气中充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她死死盯着他淡漠的神情,怒气心酸差点冲破肺腔,恨不得把他盯出一个洞来。

    “哈......”

    这么多年来,她在京城步步为营,习惯了揣测人心,竟然唯独,看不透他的心。

    几个大汉被她忽如其来的苍凉气势吓得一惊,更死死地将她按在原地,他拿起佩剑,在空中画了一个完美的弧度,对准她的胸口刺了进去。

    他的神情由此至终都没有变过。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大雨磅礴的夏天,他撑着一把油纸伞将她护在伞下。

    他说,云儿,我会护你一生的。

    而现在,这个说会护她一生的人,一剑刺穿了她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