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结感言及新书预告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27本章字数:1717字

    致亲爱的们:

    亲们,《世家》终于完结了,作为作者很高兴,大家嘛,可能有同学觉得遗憾,觉得有点短,到番外,有骨多肉少之感。⊙﹏⊙‖∣其实,不看番外,删掉尾声,这就是一个很完整的故事。

    完整的故事,当然不是指剧中主要人物的生活都会交待清楚,也不是说应该写到男女主老去或死掉的那一天。

    因为小说,不是传记,不是生平记录。

    不过因为我做为读者时,看一本书后,也希望知道主要配角命运,文中发生事情的后续,所以,当作者的时候,就能够随心所欲一点,都交待下。

    为了避免因为交待变成注水文,以致大家看着番外,就觉得有些不够丰满。

    在此说声抱歉,众口难调,只希望你们还算喜欢这个故事。

    令你们感觉意犹未尽总比意兴阑珊来得好。

    从5月30日开文到昨天9月3日,用了三个月零五天写完了这本近四十万字的书,平均月更新十万字以上,应该说更新还是蛮给力……

    至少对我这个码字速度不算快的作者而言,自己对这个更新数度和质量还算满意。

    在这三个来月里,多谢亲们对我不变的支持,也谢谢你们、谢谢小说陪伴我那么久。

    还是那句老话,没有你们的支持、鼓励、订阅、捧场,这本书根本不可能完成。

    网编已经通知《世家》提交出版编辑审核,说是出版的可能性很大。当然,如果磨铁最后觉得不对胃口,作者也会争取和其他出版社联系。在此,截选粉丝榜除三哥外的前二十名书友,等《世家》出版后,会赠你们亲笔签名实体书一套。

    三哥那套,估计他是大男人,不会稀罕看言情啦!(^_^)

    同时,也期待所有的书友与我,在新书《伴游女郎日记》里再相逢(九月九日,下周二开坑)。新书地址:http://www.motie.com/book/50078

    <图片1>

    ..<{=...飞过···新书···第一章预览!(^_^)/~~

    “甜心乖,甜心再来一次,我的甜心。”

    在梦中被人叫做甜心的我,按掉扰人清梦的手机铃声,睡意仍浓地搂紧心爱的大抱枕,扭转臀部翻向另一侧,打算再和周公相会十分钟。

    为什么这一觉睡的腰酸腿疼,好像被人毒打了一顿似的?

    眼睛都不睁,我把脸更深地埋向抱枕里。

    咦,软乎乎,还有些毛,不对,这不是我的大抱枕。

    我如同被人打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般惊醒。

    “谁?你是谁!”

    我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准备起床,却赫然发现下半身根本动弹不得,有一条腿压在我的身上,硬生生将我压制在床。

    “唔……甜心……别吵。”

    一个趴着睡觉,只露出半边脸,占据了大半床铺的高大男人躺在我身侧,因为我这一叫,他不但没有挪开压着我的腿,反倒伸出一只手,将坐起半个身子的我搂回床上。

    我努力挣扎,发现自己的力气根本不足以从他的熊压姿势中起身,只好用力推他,扭他的耳朵,拉他的头发,试图将他从睡梦中唤醒。

    他却不过翻了个身,将压着我的腿和胳膊挪开,继续大睡。

    “你,你,你——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仓惶失措、口齿不清的说了一堆“你”以后,我忽然清醒了,昏沉沉的脑袋劈过一道闪电。

    Mygod!

    伸出手,屏息将盖住他脸颊的头发撩起。

    映入眼帘的,是张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的英俊面孔。

    用力甩了甩头,在确认这位英俊帅哥的身份后,我倒抽了一口冷气。

    昨晚翻云覆雨的肉搏画面,黄昏时走进商务伴游公司的场景,中午老爸暴跳如雷、歇斯底里的喊叫,半上午被车撞着的惊慌,早晨睡过头骑着冰冰那辆小破车到医院……所有的情景如海水倒灌似朝我涌来。

    “难道,我真的做了?”

    我再次震惊,跌坐在床上,用力拽着自己的头发,差点没把头皮扯破一块,最后,闷哼了一声,两手抽搐地将已经大敞开的睡袍系拢,赤脚跳下床,冲进浴室里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镜子里面的女郎十分标致,雪白皮肤,大眼高鼻,双唇如一颗熟透樱桃饱满,短发漆黑乌亮,因为宿醉初醒,有股娇慵味道。

    白色睡袍的领口处露出的锁骨,印有几颗小草莓,连沟壑上方也有一抹暧昧的红痕。

    昨天我还是纯洁的美少女,今天就成了现代茶花女。

    我看着镜子里的人,欲哭无泪。

    这一切,本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能借口醉酒,就将一切抹去。

    酒驾都要坐牢,像我这种酒后断送自己人生的,也只能说一句活该,自作自受。

    “早安!”

    那个男人光着身子,只穿了条内裤进来。

    内裤极为贴身,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他那里的形状——我连忙移开了眼睛。

    那、那……昨晚就是那里令我失去了童贞吗?

    “要有礼貌!当别人给你说早安时,再不高兴也应该微笑回应。”他摆出一副导师的姿态。

    事实上,他就是我的导师,男欢女爱的第一个导师。

    怎么开始这一切的,故事要从今天早上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