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大澈将军白长泠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5本章字数:1152字

    5大澈将军白长泠

    此处乃大澈国国都花间城,城中砖红瓦绿,楼阁飞檐,花语清茶,人声不绝。成群妙龄少女手持纸鸢,香风一扫而过。道边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显出一派繁荣景致。过了闹市往城东再走一里路,便到了琉璃瓦顶、稳重气派的府邸,将军府。

    我领着粥粥站在府邸门外静默。

    “娘亲,白长泠打仗还未回来,你这是来给他妹妹白姻禾复诊的么?”粥粥歪着头问我,天上的金轮为他添上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成熟与沉稳。

    “不。你外婆说喝过仙灵咒血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再生病。莫要反问老娘为何如此,老娘也不晓得这其中原委。”

    “那这是……”

    我牵紧粥粥的手,阴侧侧道:“清明将至,总得要些盘缠好上路。”

    天上金轮正耀,我牵着粥粥从将军府的正门转到了偏门。此处是白长泠专门为我和粥粥辟的一处幽径,说是能免了我“寡妇门前多是非”的烦恼。

    我熟络地同候在门边的是老管家白爷爷打招呼。

    他年近古稀,生得慈眉善目,见是我们,笑得合不拢嘴:“哟,符姑娘来了。可是知晓将军打了胜仗,已在回府的路上?”

    “我并不知他已凯旋,今日……是来告别的。”

    以卵击石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打了胜仗,白长泠果然神勇。

    “符姑娘要离开花间?”白爷爷一愣,旋即言笑晏晏:“恕老巧冒昧,符姑娘的夫君多半是寻不到了,倒不如顺了将军的意,做咱府的正室夫人?”

    我摇头,“爷爷可真会说笑,我是有家室的人。”

    “家是夫君,室是府宅。你两者皆无,何言家室?”白长泠雄浑的声音传入耳中,分不清来自何方,只是入耳,便是如正当午的红日般热烈。我知他是又要在我面前故作玄虚,以表现出他登峰造极的武学,便笑道:“老白此言差矣。何谓家?心安处,则为家。”

    “好一个心安处……”

    音落间,白长泠一袭玄色劲装自天而降,勃然英姿如苍劲松柏立于崖端,深邃的眸里带着战场上未及褪去的杀气与惫意。

    我上前一步:“恭喜老白还活着!”

    “待我拿下这皇位,你再来恭喜也不迟。”白长泠话中之意犹如烈火燃起,直烧人心,“倒是你,小月,多日未见,想必是思念我极深。”居高临下将我望进眸里,暧昧着,“不枉我日夜兼程先行回城。”

    “一身尘土腥味熏死人啦。”我顾左右而言他。

    白长泠剑眉一挑,目光盯得我无处喘息:“小月,我封你为后,整个天下都是你的,莫非还抵不及那个男人?”

    “粥粥抵得上整个天下!”我委婉相拒。

    一旁静默的粥粥冷冷道:“白长泠,你谋朝篡位,天理难容。”我拍了下他的头,叫他别说,他反驳道,“娘亲,他以下犯上,其罪当诛。”

    我尴尬得嘴角抽搐,白长泠却朗声笑道:“粥粥确实需要个爹爹,小月意下如何?”

    粥粥轻哼一声,由方才的谋士恢复成了孩童模样,音如泉水击石,“罢了,你们自个儿的终身大事自个儿拿主意吧,我去找白姻禾玩风筝。”

    听闻风筝二字,我将方才争论瞬间忘记,深深打了个寒战:

    “粥粥,你给老娘安分点儿。”

    粥粥乖巧地低头,眼里狡黠的光一闪而过,“娘亲,我很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