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蕣安城内桃花酒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5本章字数:1049字

    流光飞快,如此不咸不淡行了数十天,除了那夜惊险倒也一路皆顺,过了眼前这座蕣安城,便到了家乡招摇山。

    娘会在山脚接应我们吧,早就飞鸽传信给她的。只不过,我并未讲明是找到了粥粥的爹爹,只说思家甚深。娘得知我们一家三口团圆定然十分愉悦,可万一赋怀渊半路又跑了,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这许多年为了找到粥粥的爹爹,我们确然花费了不少心思,不知赋怀渊是否如我们一般,是拼了性命的跋山涉水而来?

    我站在蕣安城门处的护城河边,感慨一番,低头瞧见粥粥满脸风尘,唯双眼清亮。着身的黑衣泛白,已多日未换洗过了。如此餐风露宿,玉白的小脸已变成灰黑。赋怀渊云淡风轻地理了理粥粥的衣襟,望向我浅笑,我心头一热,轻哼一声撇过脸去。

    这位神仙大哥当真是有辱了“帝尊”的称呼,除了替我和粥粥打点行程,一路竟半丝仙术都没有使过,还美名其曰:“三界自有其律,不得随意改之。”

    我抱起粥粥,他往前打探:“娘亲,‘蕣安桃花酒,中容女子衣’,一别多年,竟还是一如往常啊。”我用鼻尖蹭了蹭粥粥的额头,笑道:“乖儿子,记性倒是真不错。”走进蕣安城门,一股冰凉之感直入心底,冻得我有些发颤。

    “月儿?”

    赋怀渊轻声唤我,我奸笑着,“城内有鬼,快用你的仙术驱鬼啊。”见他没答话,我调侃道:“要不把你的法术渡给我,我去抓鬼?老娘可是天生一副热心肠子。”

    这几天我约莫悟出了些道道,赋怀渊对人间江湖之事丝毫不管,只有在我刻意让他去管时才插手,且是以单纯的武学去打架。为此,我不得不怀疑赋怀渊是否是在月亮里头待得久了,而生了魔病——神仙嘛,本该济世救人的!

    “胡闹!”难得听闻他生有怒意,我抱胸静观他言语认真,“月儿,此事与乔孽无关。”

    乔孽乃鬼界冥君,可是这位冥君似乎还会受伤。当初我在花间城以血救过他。

    我撇撇嘴。无鬼作乱,那这令人打颤的冷气是何原因?

    蕣安的气候四季如春,适宜栽种桃花。此花品种繁多,花期不尽相同,故以在蕣安城中,终年可见桃花雨落。犹以这一道护城河畔的桃花围栏更为壮丽绚烂,一夕暖阳衬着桃花瓣扬扬洒洒,梦回半帘幽思。

    除此之外,蕣安最著名的当属桃花酒。此酒清冽甘醇,喝上一口入胃,可令美好回忆暖上心间。简直是令人食之不忘的佳酿。

    我哼着小调,抱着粥粥率先入了蕣安城门。城内人声鼎沸,热闹无比。许多小贩走街穿巷,叫卖声此起彼伏。不时有雕花游车从正街驶过,金碧照日,纱罗远香。车中女子新声燕燕,巧笑嫣然。

    游走在这样一条繁华的街道中心,满眼满心皆是喜悦。粥粥被吆喝声唤醒内心的童真,睁着双大眼睛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我愉悦之余,却是多了丝疑惑。

    这座城,当真有些地方不大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