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死因成迷不可破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6本章字数:1246字

    我仔细检查尸体每一处细末,赋怀渊眉头轻皱立于一旁缄默,我晓得他定是想问我为什么不怕尸体,碍于秦钺在场,我不好对着空气讲话,便转头朝秦钺笑笑,主动答话:“你想问我为什么不怕尸体么?”

    秦钺摇头:“符姑娘医人无数,自然早已习以为常。”

    “我医过的病人总共不超过三十个。”我伸出三根手指头在秦钺面前比划,而后将目光放于女尸的胸口,说道,“其实,就当这是具动物尸体就不怕啦。相比之下,我更怕活人。如遇劫匪,我功夫不济,粥粥又年幼,本来钱财就少再一被抢,真是不想活了。万一再不幸遇上劫色的……”瞧得赋怀渊沉着脸,我心情颇爽,“秦钺,你可怜可怜我,帮我相门亲事吧?”

    “将军说日后大权在握,定会封你为后。”

    “我跟老白怕是只有兄弟情分了。”我瞪了赋怀渊一眼,回答秦钺的话。白长泠又不是粥粥的爹爹,为何要娶我这么个身中仙灵咒的人?该忍受我下半辈子折磨的男子,当是赋怀渊才是!

    “其实……”

    “好啦,咱们先办正事。”我绕到第二张床边,掀开白布,“不是说被挖心而死么?怎么尸体看起来都完整无缺?”腿脚无异状,胸口也并无伤痕,只是都生得丑了些,不晓得秦钺所谓的“挖心”是如何形成的?

    “你看这里。”秦钺轻而易举将女尸翻了个身。尸身的背面以脖子处多尸班,看来死亡时是仰天的姿势。他将女尸背部的一片衣襟揭去,我这才得以瞧清在其背部有个巴掌大小的窟窿,宛如无底深渊,给人无限恐怖的遐想。

    边看其余几具女尸,秦钺边跟我描述当时的场景——

    发现第一具女尸时,是在招摇山与蕣安城之间的怨鬼林。那林子白日里瞧着没甚古怪,到了夜晚,经常听到隐约的怪音。有时是猫叫,有时是咝咝声,有时是女人的哭泣声。而到了白天,阳光照进林子,便丝毫不能给人以恐惧之感。

    一个月前,司楹路过怨鬼林,见到了女尸,第一时间便报告给了我。——这也是我跟司楹相识的由来——我担忧此事被城内人知晓引起慌乱,不利于战后安抚人心,便下令只允进城不允出城。

    “等等……”我打断他的话,“只进不出难道就不会引人怀疑?”

    “城中首富雪世的独女雪璃已病有三月,雪世对外张贴告示,谁能医好雪璃的病,便将雪璃许配给谁。我便以此为借口,广纳贤士,倒也无人生疑。”

    这两件事情倒是发生得巧妙。

    “秦钺,你能否先出去一下,我需要安静的环境来验尸。”

    “好,”秦钺将一柄短刀递到我手中,“有事大声叫,我在外头听得见。”

    秦钺走后,我大胆朝赋怀渊做了个鬼脸:“神仙相护,我还怕什么妖魔鬼怪,你说是也不是?”赋怀渊皱眉,淡淡道,“月儿,鬼神之事切不可儿戏。”

    “你以为老娘是吃素的么?活了这把年纪,老娘当然分得清轻重。倒是你……也不晓得当年你为何离去?现在又为何回来?”赋怀渊将要答话,我怕他又说出什么我佛慈悲的大道理来,忙又道,“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既然你是粥粥的亲爹,就要有个当亲爹的样子。现在粥粥都不在这里,你还忤在这儿做甚?还不去保护他?”

    赋怀渊却也不生气,淡语浅笑:“自然是得先护着粥儿的娘亲,好生下一个。”

    清冷高雅的月中帝尊开这等无聊玩笑,直叫我惊得双目充血。硬着头皮吼了句:“你做梦!!!”便继续观察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