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踏碎夜里明月光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6本章字数:1172字

    我低头饮酒未做声,突地一只硕大油腻的鸡腿入了视线,抬头望,是粥粥藕白的胳膊,再接着,便见他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我,小嘴一动,“娘亲,我不允许你老是伤害自己。”

    被他发现我又要以血为引找真凶了,徒生暖意:“有你这句话,老娘死也甘愿。”

    “娘亲……”

    “乖,别担心,只是一点点血而已。”

    正安慰粥粥,临座忽而响起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你们可知晓,花间城郊有个符姓女子,打着医馆的幌子,专门吸食活人的鲜血来养颜呐。据说啊,她是个鬼灵,还抓了个小童子供她晚上快活呢。”

    一旁有人附和:“诶,我也听说了。那小童子长得粉嫩可爱,真是老天不长眼呐。”

    “可不……那符姓女子擅长妖术,懂易颜,迷得白家大将军是魂不守慑。”那男子四处张望少顷,用周围人恰好能听得见的声音道,“你们说,花间城的人看穿了她的真实相貌,她会不会转走来到咱们蕣安?”而后望了我们这边一眼,以手作挡,“碰到像隔壁桌那般貌美的女子,你们可得当心着点儿。”

    “兄台说得在礼。”

    话音起落间,原本坐在我们周围的食客渐渐散去。

    年愈知命的店老板走到我们跟前,同秦钺道:“秦公子,甭要管那些人的言论,市井之人目光短浅,不作数……今日云叔请客,几位慢点吃,不够再要。”

    “云叔客气了。”秦钺点头。

    云叔应声,转身回到柜台前点算着。

    秦钺望着我说:“符姑娘,这妖兰楼是咱们将军的。当初战乱,云叔流落于此,将军看他为人精明又忠厚正直,便开了家酒楼让他打理,顺便也是城中眼线。”秦钺提到白长泠时,满目敬佩,“将军眼光向来独到,看人未曾错过。”

    酒楼宾客满座,布置也雅致,从细节处不难看出云叔的用心,白长泠果然慧眼。

    粥粥扯了扯我的衣袖;“娘亲,他们说的符姑娘就是你,那小童是我耶。”

    “很荣幸能夜夜宠幸你这小童子。”想不到那个姬长舌传播消息的速度这么快,如若哪日她与女儿姬雪唯被八卦,是否能临危不惧。

    “众口铄金,积魂销骨,哎……寡妇门前是非多。”粥粥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说着“俗语”,时不时歪着小脑袋装可爱朝我眨眼,“娘亲,我一直好奇我何以比其他小孩子知道得多?”

    我吃了口碗中菜:“因为你像娘啊。”怪哉,今日的菜何以如此的甜?

    粥粥一脸恶嫌地瞧着我:“你是说你聪明,所以我聪明?”

    “孺子可教也。”

    他凝脂般的脸上一片凄然:“娘亲笨得很,我肯定像爹爹。”说罢讨好似地将我碗中未来得及动的鸡腿夹起送向赋怀渊碗里,赋怀渊摸摸他的头,笑得格外慈爱。

    屋外太阳已然不见,云叔点起了灯笼,灯光映上粥粥的脸庞,替他裹上红边,我脑中不经意浮现出赋怀渊那日踏碎夜里明月的景象——自天临地,身姿镶着白月光,是何等轻绝飘逸。

    正思着,粥粥脸上的光一暗,一名青布长衫的男子站在了秦钺身伴,挡了光线。秦钺沉声道:“云起,何事如此慌张?”

    云起弯腰作揖:“首领,挖心者又出现了。”

    秦钺面色一疆,手不自觉握成拳头:“又是冤鬼林?”

    “正是。”

    我迅速站起身,“快走,兴许还能救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