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你是一个小妖精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0:36本章字数:1343字

    照娘的安排,我留在了雪府内,与粥粥一同住她那间“闺房”。

    日落时分,雪辞领着一个粉衫姑娘来了,称她便是瑾芽。他跟我们交待几句明日婚礼所需的事项后,便转身离开了。

    我让瑾芽带我和粥粥去了她的房间,好对明日之事早做打算。

    由于只是一个府内丫头出嫁,所以雪府并未铺张,只是将瑾芽的房间用红纱简单布置了一下。但是我瞧着眼前这位年芳双十的女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位普通的婢女。她身着绿衫,亭立在桌边,满身书卷清气,双眼灵动地望着我。

    粥粥好奇地扯了扯瑾芽的衣角:“你是一个小妖精吧?”

    我一口茶口喷出……瑾芽一愣,朝粥粥欠身行礼,笑道:“小公子惯爱说笑,瑾芽打小便生在雪府,至今二十又一,雪璃小姐亦是知道的,何谈精怪之说?”

    “雪璃真是雪世的闺女?”

    娘不是冒充的么?怎么会真有其人?我着实疑虑。

    “回符姑娘的话,小姐是大当家的独女。”

    雪世……如若雪世年过七旬,生下娘倒也不无可能。只是为何娘从未跟我提及此事?

    “瑾芽你坐。”我拉瑾芽坐下,她倒也不虚礼,大大方方入了坐,眼里灵光流动。“瑾芽,雪璃和雪世一起离开雪府,你们难道无人生疑么?”

    “主子们的事,小的不敢多问。”

    “那雪辞呢?”

    “二当家是个苦命的人,十八年前与姬失人失散后,至今未娶。可怜那时姬夫人已有了身孕。”

    “哦?怎么失散的?”

    “听说是有妖兽作害,蕣安城水灾,姬夫人自此下落不明。”说到此处,瑾芽顿了顿,才又道,“自古皆有仙妖传闻,符姑娘莫要当真。雪府安全,姑娘无需惧怕。”

    后头这句嘱咐太过画蛇添足。

    我笑笑,未作他言,交谈几句后,便自行离开。

    夜里总觉得睡不踏实,辗转反侧,粥粥便在床里头嘟囔:“娘亲,你在翻煎饼么?”我用脚踢了他一下,“不会用个唯美些的比喻啊?比如明月邀窗思故乡,我想家想得睡不着觉?”

    “不是……那个,娘亲,我饿了。”

    “你个磨人小子!老娘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你乖乖呆在床上别乱走。”

    小孩子饱得容易饿得也快,不能跟大人们似的规定一日必须得三天餐,夜里不给吃食。我认为孩子饿了就吃,渴了就喝,没什么大道理、大逻辑可言。

    提了灯盏去灶房,正好在瑾芽门外遇见一位家仆,青衣长衫,容貌清俊。他言说要帮我去拿清粥,我便由得他去。回到房,跟粥粥窝在被子里等着。这一等,便等到了天亮。

    在一阵鞭炮声中,我和粥粥被吵醒。

    惊坐起,忽而发觉昨晚那家仆放了我鸽子,他并未将吃的东西拿到我房里来,不过好在粥粥后半夜并未闹腾。

    “娘亲,花轿都到门口了,你还不去把那小妖精送出去?”

    听得粥粥软糯的声音自被子里传来,我一拍脑袋,转瞬下了地,飞速整理好自己的妆容。“粥粥,你不跟我一块儿去?”

    “我只对娘亲出嫁感兴趣。”

    “乖,那睡吧。”我捏了捏他的小脸,将被角掖好,独自出了房。

    来到瑾芽房内,她已穿着大红嫁衣坐在梳妆台边候着了,容色明艳动人,见到我,羞答答掩嘴笑了。我将衣服褶子理顺,嘿嘿一笑:“抱歉,起晚了。我没有见过人成亲,许多规矩不懂,你需要什么尽管跟我提,我去置办。”

    柜台上燃着的红烛闪烁进瑾芽的双眸,道不清的喜庆之意。

    “符姑娘客气了,瑾芽只是个下人,如今能嫁得如此良人,已是前世福报。”她将手中一方砚台递于我手,“瑾芽上花轿后,恳请符姑娘将此物葬于瑾芽屋前的那片杜葵之下。其实……我也不晓得是为何意,只是心之所往,非需如此。”

    “这么简单的事,包在我身上。”

    “多谢符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