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回 卸钗环仗剑大漠边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1216字

    九公主没管他,在地图前走来走去,绞尽脑汁地揣测杭子茂的用意。纸上谈兵和真枪实战到底是有不小的差距,而公主殿下也算不上天纵奇才,她盯着地图看了很久,死活没能看懂杭子茂的用意。

    郑之平又插嘴:“此时不宜出兵,倘若出兵,通化的局就破了。”

    九公主转过头来,盯着他看:“杭总兵已经被锦衣卫押走了吧?”

    郑之平眼神一暗:“是。”

    九公主点点头:“本宫来这里之前,在金殿之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立下军令状,若不能退兵,便和杭总兵一同受审。”

    帐中的将军们吃了一惊,纷纷面面相觑。九公主叹了口气,慢慢平息激动地情绪:“他可能是布了局,以整个通化为饵,这样大的局,必须他亲自来收网才可靠,本宫自认没有这样的魄力和能力,掌控不了全局,所以我只能退兵,把敌人赶出大央之外,才能回长安向我父皇交差,以保证杭总兵平安无事。”

    郑之平道:“李……李劭卿能接替杭总兵,来收这个网。”

    “可是我不能相信他!”九公主又激动起来,高声喊道:“我来之前,我舅父告诉我,我此行是为了……”她忽然噤口,伸手扶住了桌案,缓缓吐出一口气来,外放的情绪蓦然收进去,转了转脸,冷漠道:“如今我连你也不能相信了,来人,送郑将军回房,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踏出房门一步,除了三餐之外,不许与任何人接触。”

    郑之平立刻叫了起来:“殿下,真不能出兵,杭总兵他为这个局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倘若此时收兵势必功亏一篑,那他不就白进大牢这一遭了吗!”

    九公主没答话,只是挥了挥手,然后郑之平就吱哇乱叫地拉走了,一位千户怯怯的站出来,对她行了个军礼:“殿下,或许郑将军说的是实情。”

    许英也犹疑道:“不如……您去见李劭卿一面,虽然他真实用意不清楚,但论出兵之道,他的确颇具才华。”

    九公主挥挥手:“我说了我没有掌控全局的能力,也不能相信他,所以只需要将铁勒军赶出边境就好,毕竟迟一日……我哥哥就多一分危险……”

    毕竟谁也不知道在遥远的长安,入狱候审的杭子茂会不会突然暴毙。

    帐中沉默了一会,九公主打起精神来拍了拍手:“好了,我们来看看怎么安排兵力吧。”

    这个问题抛出来,气氛一下就活跃了,毕竟让这帮丘八搞政治实在是强人所难,打仗才是老本行。将军们围到地图边,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分分钟就拿出了三四套方案,哪个看着都好,互相批评了一会,全都眼巴巴地看着九公主。

    九公主眼泪简直要留出一千里:舅舅你太坑侄女了!你给我讲兵法的时候,怎么就没讲到如何选择最佳进攻方案这一章!现在赶鸭子上架骑虎难下,你让我怎么办!

    她定了定神,故作高深道:“唔……那诸位觉得,哪一套方案才是最快的呢?”

    将军们又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许英大概是看出了她的窘境,附在她身边低声道:“殿下只求快速破敌,其实很简单,调动通化周边三面包抄,大军压境就可以了。若是求损失最小,那就四面围困,铁勒军因其特有的机动性,从来没有后续押送粮草的军队,向来都是抢完即跑,以战养兵,如今他们进入通化,没有一击得手便撤走,说明想要固住这个据点,只要围死,控制水源,铁勒军不日便会粮草枯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