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回 保家国男儿披战甲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1105字

    九公主沉默了很久,突然发问:“李劭卿平日里为人如何?”

    许英顿了一下:“微臣不知劭卿为何会背叛子茂,但是在往日,他与子茂关系是极好的,劭卿脾气暴烈,整个三屯营也只有子茂能压得住他。”

    九公主压低了声音:“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他假意投诚……”

    许英没有说话,帐中一下寂静,曹德彰把持朝政多年,庙堂之上身居高位的文臣几乎一边倒地曹门走狗,武将那边虽有爪牙,却没有一个有实力的将军来压阵,倘若李劭卿投靠曹德彰,那曹德彰必然如获至宝,荣华富贵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然而李劭卿和杭子茂的关系又不一般,别说跟杭子茂了,李家父子就是杭氏父子发的家,曹德彰得是脑子被门挤了,才会相信这个人是真心实意投靠他。

    可是结果就是这样,杭子茂下狱了,李劭卿接替了他的位子,还是曹德彰保举的……莫非这是曹德彰有意示好,而李劭卿并没有答应他什么?

    九公主仓促笑了一声:“我知道了。”

    自己在这里猜的在透彻又有什么用呢?真正的答案只有李劭卿一个人知道吧,就在刚刚,他还理直气壮地对自己说,人往高处走。

    她忽然觉得有些疲惫,很想好好睡一觉,却不敢放松挺直的脊梁,只好深吸一口气,提起精神:“我害怕他会输掉这一场。”

    许英也不敢打这个包票,他这个狗头军师只是提意见的,听不听还是在九公主。万一他尽力说说说把九公主说动了,结果李劭卿真倒戈了,那他是悬梁还是跳河?估计还没等他主动自尽,九公主就已经把他拉出去凌迟了。

    九公主心里也很纠结,这就是平时不注重成批量培养人才带来的恶果,抓了一个跑了一个居然就找不到人敢来带兵了。她一边心乱如麻一边胡思乱想,将才实在太重要,回去一定要让军事学院单开个专门培训将军的专业,这样死了一个还有一个死了一个还有一个,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等她胡思乱想完这一通,李劭卿已经从校场回来了,盔甲鲜明长刀在手,一看就是准备上阵的。他推门进来,看到九公主复杂的眼神,怔了一怔:“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不去。”

    九公主的眼睛盯在他脸上,仔细看到他眼睛里去,看了很久才收回目光,低声答了一句:“这是你训练出来的兵,希望你能让他们活着回来。”

    李劭卿收兵回营的时候已是四日之后的傍晚,他盔甲染了血污,脏乱不堪,神情却十分愉悦,和捷报一起走进中军帐的时候,眼睛都在发光。

    九公主被他的动作惊了一跳,起身时打翻了一摞折子,也顾不上管,匆匆绕出案几去迎接:“诸位可还平安?”

    跟在他身后的将军们动作一致的下拜,每个人身上都染着鲜血和泥泞,铁甲哗哗作响,带来战场上的杀伐之气:“谢殿下关心,末将不辱使命,已退敌。”

    李劭卿站在她面前,接口道:“歼灭敌军多股部队,只是没有追上主力,让他们给跑了,九……九公主,”他顿了顿,似乎是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妥,临时改了口:“您要检阅部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