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绝境

    更新时间:2018-08-08 02:30:32本章字数:1104字

    “妈,你到底欠他们什么?”

    蓝静记得爷爷说过,她的性格和年轻时候的妈妈一模一样,倔犟、不服输、泼辣且聪明、龇牙必报。哪哪都像极了妈妈。

    可是打从蓝静有记忆以来,妈妈从来都是一个逆来顺受且不爱计较的人,和自己的性格那是天差地别。

    曾经她也为这事问过爷爷,而当时的爷爷只是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模糊的说着在她七岁时家里发生一些事情,后来妈妈的性格就变成这样了。

    蓝静记得没错的话,她七岁那年,也是杨梅住进蓝家的那年。

    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爷爷那么有原则的人会允许爸爸把杨梅接回来,而妈妈也从来不谈此事,尽管杨梅想方设法的刁难妈妈,妈妈也只是一笑而过。

    为什么,妈妈说是她年轻时欠下的,到底欠下了什么?

    “静儿,那是上辈子的恩怨,与你们晚辈无关,妈妈再怎么忍气吐声也是有底线的,她们要是敢伤害你,我绝对不会放过她们。”

    这就是母性,做母亲的女人是最伟大的,她可以忍受一切,但唯独不能忍受自己的孩子受伤害,若是谁敢伤害她们的孩子,那她们会跟那些有歹念的人拼命。

    “妈,你告诉我好不好?”蓝静央求着,她可以感觉到那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而且从小她就能感受到杨梅对蓝家的恨意,有些时候她甚至能看到杨梅用充满恨意的眼光看着爸爸,可是很快,快的有些让她抓不住。所以她也不敢确定。

    “我不想说。”丁艳断然拒绝,转开话题“静儿,你为什么老是跟你爸爸对着来呢?你就不可能顺着他吗?”

    一提到爸爸,蓝静的脸色倏地冷了下来“顺着他做什么,欺负你吗?”

    “我真的没事的,静儿,你听话,我知道你是想要得到他的爱的,你毕竟是她的女儿,他就算再不怎么待见我,只要你多跟他亲近亲近,他还是会喜欢你的。”

    在丁艳的思想中,她和蓝毅阳是一回事,女儿和爸爸又是一回事,她真不的想因为自己和丈夫的关系不好,剥夺的女儿的父爱。

    “我不屑那讨好取巧换来的廉价父爱,小的时候我就没感受过,现在这么大了,有没有他无所谓,我只要知道我最爱的妈妈和爷爷疼我就足够了。其它人的不需要。”

    蓝静脸色虽冷,嘴也硬,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每次陪着爷爷去参加宴会,看着人家女儿幸福的捥着爸爸的手是多么的羡慕。

    低头看了看正捥着妈妈的手臂,还好,爷爷走了,妈妈的手臂还在。

    房间静了下来,母女俩都沉思在自己的思想里。

    良久后,丁艳双手放在蓝静的肩膀上,微微把她推开正色道。

    “静儿,妈妈没用,可你一定要守住蓝氏,一定不能让蓝氏垮了,那是你爷爷一生的心血,记得你爷爷说过,你有能力把蓝氏撑起来的,千万不要让爷爷失望啊。”

    面对妈妈湿眸中的期望,蓝静心痛的都想缩起角落里,再也不想出来。

    她只能在心里对妈妈说。

    妈妈,我尽力了,我已经走到绝境了,我真的不想让爷爷和你失望,可是我也不想出卖自己,妈妈,我好累,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