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葫芦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0本章字数:1216字

    “门神”站着不动,二狗也抱着酒罐子傻站着,谭七彩忽然觉得气氛很古怪。

    “客官,那个,已经打烊了……”

    “……”门神忽然动了起来,径直的走向谭七彩,俊美的脸庞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如同神祗一般,夕阳的暖意在他的身上却仿佛被冻成了冰一般,刺目的很。

    在这样一个人的注视下,谭七彩觉得自己动也动不了了。

    那人身上穿的与谭七彩和二狗子的粗布衣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谭七彩虽然不太懂这些布料的东西,但是看着他袖子上的暗纹和精细的绣法,也知道这人不富即贵,反正是个人物。

    他优雅的摸着手上的碧玉扳指,脸上却没有一丝纨绔子弟一般的悠闲神色,而是冰冷淡漠,一副生人勿近的感觉。

    “客官,那个,您要买什么酒?”谭七彩觉得自己太狗腿了,但是这个贵人看上去好像很有钱的样子,多卖出一点酒也是好的。

    “你在玩什么花样?”男子的脸已经近在咫尺,谭七彩被逼的退了几步,有些喘不上气来。

    “哈?”谭七彩惊吓之余又有些茫然,难道这是京城卖酒大户过来踢馆的吗?她的酒现在还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吧……虽然照此发展下去,那样的未来就在眼前。

    那男子深褐色的眼神锐利,直接朝谭七彩刺来,让她差点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眼神虽不至要将谭七彩生吞活剥,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了,就像是一根利刺,能一下子穿透人。

    他看似随意的伸出手,却牵出了谭七彩脖子上的红绳,玉葫芦一并被扯了出来,直到谭七彩的脖子感觉到男子手指头上的温度,才反射性的打掉了他的手,“你干什么!”

    男子不动容,只是一直看着谭七彩脖子上的玉葫芦。

    再傻也知道不对劲了,谭七彩心中一阵起伏,看他这副样子,似乎是知道些什么?

    “你知道这个玉葫芦的来历?”

    男子并不答话,只是微微皱眉,径直看着她的眼睛。谭七彩并不怕,直接迎着他的目光,结果变成了两个人站在原地,开始了一场看似傻冒的眼神之战。

    男子的瞳仁儿是深琥珀色的,说不上有多透明,但也绝对算不上浑浊,剔透的闪着奇异的光彩,也不知是本身使然,还是映照了外边夕阳的余晖,看的谭七彩有些呆了。

    最后似乎还是男子败下阵来,他扫了一眼酒馆的摆设,又看了眼傻乎乎站着看着他们俩的二狗,眉头皱的更深了。

    “你倒是说话。”谭七彩觉得这个一字千金的男子实在是捉摸不透。

    “没什么可说的,你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男子扔下这句话之后便跨着大步子走了,晚风掀起一阵凉意,吹得木门吱呀呀的响。

    谭七彩关上门,忽然觉得浑身发冷,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个人不简单,自己挂在脖子上的玉葫芦说不定也不简单,究竟是怎么回事?总觉得事有蹊跷。

    等到二狗已经差不多把酒搬完了,谭七彩先拽着他到王嫂房间看了看王嫂,见她已经吃过粥安稳睡下了之后,便继续拽着二狗回到自己房间,毫不犹豫地把他扔到了床上,然后欺身而上,抓住了他的衣领。

    二狗没见过谭七彩有过这样激烈的举动,也不明白她究竟想干什么,所以一动也不敢动,怕自己力气大了挣扎会不小心伤到她。

    但是谭七彩抬起手,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下,疼的二狗“嗷”的哀嚎了一声,谭七彩怕这声音被王嫂听见,赶紧捂住了他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