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套话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1098字

    “姑娘好兴致。”

    “这酒馆中品酒的人中只有你是孤身一人,我看着不忍心,不如陪你一起喝。”

    “那可真要多谢姑娘了。”

    “客气。”

    “姑娘的这些酒口味新奇,不知是在哪里学成?”

    “自学成才。”谭七彩挑了挑眉,朝着他举杯,一口饮尽小杯子里的果酒。

    那男子眼中露出完全不相信的神色来,却也不追问。

    “那姑娘真是好本事,鄙人自愧不如。”

    “公子真是太客气了,公子何许人也,与我这样的小女子相提并论岂不是侮辱了公子么。”

    “哦?”那人勾了勾嘴角,眼中露出笑意,却再也没说话,只是默默喝酒。

    谭七彩等了半天就只等到这么一个语气词,再也等不到下文,简直气极,真想直接将这人迷晕了拖进房去屈打成招,楸着他的衣领直接问,你究竟是谁!我又究竟是谁!

    她忍着肚子里的火,一口气喝了一大口酒,脸上开始有些热烘烘的了。

    “我想问你个问题。”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嗯?”

    “你这次来,究竟是什么目的?”

    “没什么,只是想来看你过得怎么样。”

    “我过得怎么样,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关心故人而已,难道姑娘很在意我的想法吗?”

    “公子实在多虑了。”

    谭七彩真想直接将酒壶往他的脸上砸,这家伙分明是故意的!问他什么都是避重就轻,从来不讲重点,从他的口中简直是什么有用的信息都套不出来。最气人的是,明明知道他是故意的,却没有办法说穿他。

    而他好像也在套话一般,就等着谭七彩露出破绽,弄得她不敢轻易说话,就怕一不留神说漏了嘴,酿成大错。

    但是谭七彩算是明白了一点,这个身体的身份,应该不止一个普通村妇那么简单。

    谭七彩真想换个人好好问问,可是除了面前这个人之外,再也没有合适的人选。她不禁想,如果面前的这一位,像二狗那么好胁迫该有多好。

    男子酒壶中的酒慢慢的见了底,谭七彩小酌着葡萄酒,心情也越来越好,好在,她还有最后一个杀手锏——那壶苦艾酒。

    苦艾酒度数非常高,虽然不及现代的酒精浓度,但是跟古代的这些酒比起来,简直是浓到了极致。这一壶酒下去,再能喝酒的人都会头发晕。等到他发晕的时候,她便能趁虚而入,问出个所以然来了。想着想着,谭七彩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好似有些醉了。”男子看着谭七彩,眼神中透出玩味来,“怎么一个酿酒的,酒量却如此不济?”

    谭七彩眯起眼睛,一下喝完酒杯里的酒,觉得脑子里晕得很,她咬了咬牙说,“本姑娘一次能喝三斤白酒,这点果酒怎么可能会醉!”

    男子勾起嘴角,眼中透出笑意,那笑在谭七彩的眼里看来,与嘲笑无异。

    他从怀中掏出五两银子,放在谭七彩的面前,谭七彩晕乎乎的抬头,看他的面孔依然如旧,没有任何醉酒的迹象,只是嘴唇比之前更加红润了一些而已。

    “承蒙姑娘关照了。”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远,小酒馆中的喧闹声也愈发鲜明起来,谭七彩觉得有些晕的厉害,一摸自己的脸,滚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