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说穿(上)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1本章字数:1060字

    谭七彩这一声让二狗如同木人儿一般定在了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我……去搬酒……”二狗犹豫了好半天,还是伸出手指了指酒窖,整个人从头到脚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心虚。

    除了一开始看到谭七彩的那一眼之外,二狗几乎没有直视过谭七彩的眼睛,这对于二狗来说,实在是件非比寻常的事情。要知道,二狗说话时向来最爱盯着人的眼睛,在谭七彩的身上,这一点简直是发挥到了极致。每次不管谭七彩看不看他,跟不跟他说话,他的眼神总是会落在谭七彩的身上,直到把她盯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一开始她很不舒服,可是后来她慢慢习惯了。二狗的眼睛其实是非常漂亮的,乌黑明亮,澄澈干净不含一点杂质,单纯的让人心疼,可是现在的二狗,弓着背,低着头,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让谭七彩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二狗,你不会骗我的对不对?”谭七彩看着二狗可怜兮兮的样子后,心底的怒火不知不觉的慢慢消散了,余下的只是心底的无力。

    “我……”二狗猛地抬头看着谭七彩,眼神中满是痛苦,他紧紧地咬着嘴唇,纠结了半晌,最后仿佛是下定了决心要说什么一样,张开了嘴巴,“七彩,我昨天……”

    “二狗?”二狗的话被一个尖锐的女声打断,二狗猛地一下僵住,看了一眼忽然出现的妇人,抬手摸了摸脑袋,囧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一时间手忙脚乱,抬手随便一指天花板,大声喊道,“我真的要去搬酒了!”

    说完之后便狂奔向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谭七彩好气又好笑,可是看着面前出现时机刚刚好的王嫂,又有些笑不出来了。

    “王嫂早。”谭七彩面无表情的打了声招呼。

    “早。”王嫂则是笑呵呵的看着谭七彩,眼中微有担忧的神色,不知道她在担忧着什么。

    谭七彩不知道要和她说些什么,正准备去打扫桌椅的时候,王嫂却忽然说话了。

    “七彩,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同你说。”

    “你说吧。”谭七彩礼貌的笑了笑,心中则不断腹诽,该说不该说的不都在半夜里与二狗说了吗?不过她心中还是有些好奇,她难道要与自己坦白,还是说些别的什么?

    王嫂搓了搓手,眼神慢慢往下移,最后落到了谭七彩的脖子上,谭七彩心一颤,不由自主的伸手握住了脖子上的玉葫芦。

    “王嫂……”

    “孩子,你看,自从你到我们家之后,我们娘儿俩也一直待你不薄,是不是?”王嫂语气沉重,真是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听了这话,谭七彩的心凉了一大片,她还是点了点头,心中一片酸楚。

    “我一直劝你嫁给二狗,其实现在想想,也挺过分的,二狗他是个傻孩子,人太直,又傻,你不乐意也是应当的。”王嫂拍了拍谭七彩的肩膀,叹了一口气,“所以,我想了很久,决定还是不勉强你了,你的终生大事,还是自己做主吧。”

    这下谭七彩真的是彻底惊得说不出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