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作死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12本章字数:1176字

    张松的眼神让谭七彩觉得恶心,她拽了拽戚凤竹的袖子,提醒她,好让她防着点。可没想到戚凤竹一见张松看着自己,原本就憋在心里的怒火一下子被引爆了,她挣脱谭七彩的手朝着张松的位置风风火火的冲了过去,一路上沿路踢倒了三张板凳。

    张松见她自己走了过来,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赶紧捧着酒杯站起来,笑呵呵的说,“小娘子长得真是水嫩无比,不知……”

    “不知你个头!”戚凤竹单手打掉他伸过来的酒杯,皱着眉头一脸的嫌恶,“真是没脸没皮的家伙,光出来恶心人。”

    “哎!小娘子,我张某只是夸了你一句而已啊,你怎么就骂开了?”张松一脸无辜,“再说谭姑娘辛辛苦苦酿出来的酒,被你这么洒了,多可惜啊,你说说看,该怎么赔?”

    张松一面说着一面凑近戚凤竹,伸手用最经典的调戏姿势拖住了她滑腻白皙的下巴。

    谭七彩顿时无话可说,闭上了眼睛不忍心再看下去。

    这家伙简直是花样作死大赛的冠军候选人。

    “咔嚓”“吧嗒”两声几乎同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张松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

    谭七彩睁眼一看,果然,除了戚凤竹自己动手折断了他的手臂之外,某位师兄已经瞬移到她的身边,利索的踢断了他的一条腿。

    他带的两个家丁似得汉子也一同被撂倒在地,疼的直打滚。

    谭七彩看着这些经典的场面,一时间觉得自己似乎穿越到了某个不得了的老套武侠剧当中。

    张松的表情因剧痛而扭曲着,哀嚎了半晌,他才发觉出不对劲来。

    “你……你不是上次那个……”他颤抖着伸出另一只完好的手,指着戚凤竹的师兄。

    “对,就是上次那个。”他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那你……你……你竟然是!”他指着戚凤竹,一脸凄惨。

    正在神游的谭七彩没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

    戚凤竹则是一脸的骄傲,她斜着眼珠子看了她师兄一眼,似乎在怪他多管闲事,而他却报以宠溺的一笑。

    张松不断的呻吟,看着面前的两人眉来眼去,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狼狈的让家丁扶他起来,家丁们毛手毛脚的正好碰到他的痛处疼的他嗷嗷直叫。

    “下次还敢不敢来捣乱?”戚凤竹得意的看着张松,一副胜利者的样子,张松连头不不敢再回,忍着疼痛一步一步的跳出酒馆,嘴巴里不住着喊,“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戚凤竹见此场面,笑得灿烂无比。

    待张松走了之后,谭七彩过去收拾碎裂的酒杯,扶起倒地的凳子,却只见戚凤竹瞪了自己一眼,说,“谭七彩,你又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谭七彩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看,我的变装还是可以骗到一两个人的!”

    小酒馆传来笑声,可是张松这边可算是凄惨无比,他一步一跳,手上和腿上的疼痛让他面如死灰,他是打定了主意,下次再也不去那个该死的小酒馆了!

    走到三岔路口,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一条偏僻的近路,一蹦一跳的痛苦往前,走了一段之后,却见面前忽然又黑影闪过,一瞬间不见了踪影。

    “什么人!”他用尽力气大吼一声,倒把旁边的家丁下了一跳。

    四处看看似乎没有什么人,他缓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似乎太疑神疑鬼了。

    刚放松下来,他便觉得背后泛起一股凉气,随即眼前一黑,没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