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00:15:41本章字数:1259字

    大周,永昭十二年,八月盛夏。

    阿九捧着一摞书吃力地从藏阁出来,还未踏出拱门,隐约就听见有人念叨着自己的名字。

    “那个阿九啊,白君千万别小瞧她,虽只是个女娃娃,却有着过目不忘的好本事呢,连山长大人都直夸她天资聪颖。”

    “白君,怎么样,可有兴趣和那旁听生下一盘棋?”

    “我不和女子切磋。”

    有一个阿九从未听过的声音缓缓响起,浓绿盛夏,那声音似一桶冰水从头灌下,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感。

    其实自打阿九进了云麓书院,这种酸话她听的也不少,虽心里不是滋味,可她大多不会太放在心上。

    但那日偏不巧,她有心想避,却被眼尖的书院学生给逮了个正着。

    泛着明黄晕圈的日头高悬在头顶,知了趴在树枝上没完没了的叫着。众目睽睽之下,阿九感觉到那个叫白卿的少年正冷然的低着头打量着她。

    “喂,旁听生,你可知他是谁。”有人似非要看她的窘态一般,“他可是大名鼎鼎的活半仙北山子的关门弟子白卿白君呢,怎么,你自夸过目不忘,看了那么多的棋谱,且敢和白君下一盘?”

    阿九眉宇紧锁,说话的声音有些虚飘,“我……没、没有自夸……”

    “怕了,哈哈怕了吧!”周围一众人起了哄,看她紧张无措的样子好像比先生赞了卷文还要高兴。

    阿九微微的后退了一步,小声道,“让、让一让吧,我还要给山长先生送书去……”

    “多年未随师父下山,竟不知云麓书院也收女学生了……”谁知那白卿突然开了口,一句淡淡的话好像一颗石子,重重的砸进了阿九的心湖。

    阿九本能的想忍,可一抬头,看到的却是一张张戏谑可恶的嘴脸,一股怒意随着烘烤在她周身的热气瞬间就喷涌而出,“素闻半仙先生的关门弟子乃大周奇才,琴棋书画精通不说,连品格秉性都是人中翘楚,可今日一见,倒让人失望万分。”她的声音依然很轻,可眼露的忿怒却显而易见。

    白卿不苟言笑道,“在下才疏学浅,比不得小娘子的过目不忘。”

    阿九冷笑一声,手中的一摞书就这样“哗啦”一下仍在了白卿的脚边,“阿九不知,天生才能,竟也会被沦为笑柄。”

    她这话一出,周遭再无轻笑碎语。

    那一年的夏天真的很热,以至于白卿那冷然无波的目光轻易的就印刻在了阿九的脑海中……

    浮尘繁华,滋长的是年岁心境,模糊的是过往云烟,可于阿九而言,回忆却是历久弥新的。

    整整十年,那个明动大周的少年白卿在阿九异常清晰的记忆中一直是端着一脸的寡淡,待人接物皆是薄凉,活生生像是有人欠了他几万两银子一样,五官深刻的隽秀脸庞上写着的全是不耐。

    只是她没料到,时隔十年了,她会以今天这个身份站在他的宅子前,真是想想都令人激动啊!

    -------※※--------------※※--------------※※-----------※※-------

    【文艺范儿简介

    阿九觉得,她这辈子和白卿是八字不合了,她尊他年长有威,喊他一声先生,他竟然受之无愧,开玩笑,她可是过目不忘学富五车的女状元好不好,凭什么要对他低三下四?

    阿九觉得,她不过是尽了为人臣子的义务去“请”了白卿出山,可为何他下了山要处处与她作对,横竖看她不爽?堂堂北山子的独门传人,心眼竟然比针眼还小,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阿九觉得,她的新郎,一定要是个盖世英雄,耍的了长枪做的了诗文,谈的了风月论的了政史,可是为何她掀开盖头的时候,看到的竟是白卿那张恒古不变、波澜不惊的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