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苦命鸳鸯哟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0本章字数:2038字

    李洛辰躺在床上,视野自然受到一样阻碍,听着孙莹那喘息的声音,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出声问话,“喂喂!你们在干什么呢?能顾忌我的存在吗?”

    东泽懒得搭理他,他只顾眼前的孙莹。过了好一会儿,孙莹才缓和回神,眼角湿润望了他一眼,“真疼啊。啧!”

    “疼,你就别乱来了。万一你出事了,我该怎向国城阁主交代了?”东泽心疼的说了她一句。不料使得她瞬间炸毛,“啧,少给我提起阁主。”

    “行,不说便是了。别动气,一会儿伤口又要裂开了。”东泽委屈,收起桌面散乱的物品,便不再搭话。孙莹自知武功不佳,然有的时候,偏偏就是这样突然,没人预料得到。

    李洛辰见没人答应他的话,生气又高声喊道:“喂喂,怎么没有声音了?你们还在吗?啊!”

    好刺耳啊!身为货物,还是个万人瞩目,想要夺取性命的货物,就不能安静点了?孙莹衣衫不整,不耐烦神色大步走回内屋,单手靠着床边,“叫什么呀?我们又不是聋子,还是说你觉得方才还不够刺激,想要更多人知道你在这里是吗?李少爷。”

    “那倒是……不,不是。”李洛辰没想到孙莹就这样敞衣衫,露出胸前橘红色伤口就这样过来了,一副好春光暴露无遗。他脸红一阵,压抑下去的燥热再次泛滥起来。

    “不是,那是什么啊。干嘛还脸红了?是不是大号,小号没憋住,拉在裤子里了?”孙莹调侃着,边动手要查看是不是真拉裤子里了。李洛辰面对她贴身接触,简直是根本无反抗力,特别是其身上那股悠悠的花香缓和血腥和药粉的气味,形成了另类的摄魂香。

    摸了好一会儿,孙莹疑惑起身鬼魅笑了笑,“嗯,身板不错呀。啧啧,看不出来你一个茶商少爷,能有这等习武的体魄,不简单啊。哎呀,好像看到了羞羞的东西站起来了呢。呵呵。”

    “你!孙莹,我,我要是好全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要将今日之事说出,本……。”李洛辰恼羞成怒,自己也是控制不住,才会有所失态。若是此事传言出去,他作为一个王爷,一个大将军,还有何颜面了。

    话刚说出口没多久,孙莹作死的招呼东泽过来围观,一时间床边出现了两个奇怪的人,正在围观李洛辰第三足的站立。

    “嗯。不是说全身瘫痪了吗?为何这个……超乎常人想象啊。”

    “呵呵,我可是什么都没干哟。天晓得,他受了什么刺激,又或者想到什么了,才会如此吧。”孙莹笑得可恶,眼神里满是鄙夷神色。

    被围观的李洛辰,气得张红脸颊,咬牙切齿欲想动弹起身,给孙莹一巴掌,挣扎了几分钟愣是没能起来。孙莹察觉到他的怒气,单手合上衣衫,故意凑到他耳边,轻声细语着,“怎么?还生气了呢,想打我啊?呵呵,就凭你现在,能起来打我吗?我就是喜欢看你这种,看不惯我,又不干不掉我的样子。”

    这个女人,是吃了豹子胆么?为何那么大胆,竟然敢挑衅于我?真的不怕我日后报复。李洛辰斜视左边缓缓起身的孙莹,抓狂起来。

    “你给我等着,日后必定让你后悔今日的鲁莽举动。”

    “啊?是吗,哼。我等着你哟,呵呵。”

    孙莹应付一声,便和东泽就今日的情况,前往大厅做起了简单分析。东泽拿出地图,放于桌面,表明了现在所在位置,面色极为阴沉,“大小姐,你看。”

    孙莹习惯性咬着手指,盯着地图上山山水水沉吟一会儿,“本以为放出几个乌龙镖,能迷惑鬼市的猎狗追踪,没想到今日会让那个杨少识破。看来,我们不能大张旗鼓走官道,进城了。”

    “是不能小看鬼市那群杀手了。想着我们一路走官道,也不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劫杀吗?大小姐,你看我们要不要走小道了?那样子,容易混淆视听了。”东泽指着地图上一道小官道言。

    “不不,小道怕是更容易中招吧。”孙莹连连摇头,手指着密林言。

    东泽立马意会,他不免惊讶,“这条路,还没走过。有很多未知数,更是不妥啊,大小姐。”

    “急什么了?也就是想想而已。凭李洛辰现在个样子,走哪条路一样会遇上鬼市的杀手,何况单凭我们两人迎战,只会吃力不讨好。我今日受伤就算了,日后呢。眼下当务之急,是要先去找到医娘,给他解毒要紧。”

    “也是!他一日不解毒,怎么说都是个累赘。总局来信说,医娘目前在,在……啊,这里!华子城。”

    华子城吗?距离也不算得多远,要是路上顺利,顶多赶路四日便会抵达,不过……。孙莹嗯了一声,转身背对东泽暗自思量一会儿,双目放光再道:“抄小路,去华子城!过三林竹,穿冰川溪流,再从湘镇进入到华子城。地势有利于我们的人,沿路埋伏。就算是他们追到了,也能减少一些杀手。”

    东泽顺着她所说的线路,手指在地图上划过一下,最后停在了华子城,可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湘镇。

    “地势确实是有利于我们的人,埋伏伏击那些杀手。问题是,他们兵分两路拦截我们呢。我估计,湘镇会是他们集中截杀我们的一个点。要不要召回他们?以防万一。”

    “嗯,也好。出镖也有数日,估计他们很快就能识破,我放出的乌龙镖了。”孙莹认同点点头,眼角余光瞟见门外晃动的三个人影子,立马警惕起来。

    “来,二位请!”

    小二的声音传进来,孙莹才放松警惕,她苦笑的揉了揉太阳穴,拉开房门甚是好奇瞄了进入了隔壁雅房人一人,其背影像是女子。

    “等等,小二。隔壁住了什么人了?”

    小二见到孙莹,笑眯眯掩嘴对她低声告知,“一对苦命鸳鸯。每月十五,都会相约来这里住上一宿,以解相思之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