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你可真是好坏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0本章字数:2030字

    原来是小情侣,耐不住两地寂寞,趁夜色来快活的啊。孙莹明白,让小二离去。她捏着下巴,笑盈盈的返回屋内,东泽见了下意识就知道,她又在想什么坏主意了。

    “大小姐,你又想什么了?”

    “啊,没什么。我只是好奇,那个李洛辰是真的中毒了吗?真的是中了外域奇毒,才导致四肢瘫痪了?”孙莹挑着眉毛反问。

    东泽不懂医学,这个实在看出来,他收拾一边的床榻,拍拍被褥,“你是在怀疑了?”

    “不是在怀疑,而是有疑虑。一个茶商少爷怎么会合外域敌人有所交集了?还会中毒?”

    “这有何不可以了?虽说边疆一战刚刚结束,我国失守一城池,与外域的外交往来处于紧张时期,但是也不能让商贸往来断了根本吧。人家是个茶商少爷,怎么说也会有点和外域商人交易的关系了。误伤,也不是不是可能啊。”

    话说是如此,但总感觉是哪里不对劲了。孙莹憋着小嘴,摇摇头否认,走到铺好的床榻,盘腿而坐。仍旧思量着这个问题。

    传言边疆战役因为大将军通敌而落败,失去了一座城池。身为我国大将军的那个人,如今下落不明,且满城皆是他的通缉令,黑市更是散发出了悬赏令,赏银高达千万银两。

    东泽忽而脱下外衣,挽起衣袖,无奈看了对面躺着的李洛辰一眼,哀怨言,“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了?天天让我给这个大男人洗澡,把屎把尿的,怎么感觉我成了他娘啊!”

    “等等,不着急。先看看情况。”孙莹严肃拉着东泽言,眼神示意隔壁房间的客人。东泽停下前进步伐,附耳问,“什么情况?隔壁……难道是杀手?”

    孙莹坏笑,搂着东泽脖子密语相告。使得东泽不由得红了脸颊,不好意思摸摸耳后根,点点头。不久,窗外的橘红变为了深蓝,换上黑夜该有的宁静。方才入住的小情侣,有了热浪的举动,声声入耳,甚是缠绵撩人。

    “啊啊,少爷你可真是好坏!有没有想我了?”

    “不坏,你怎么会喜欢上我呢。分开半月多,我真想死你了。嗯,放松点啊。”

    “讨厌,猴急什……。”

    “来。再放松些啊!”

    东泽怎么说都是一个正常的男子,光是听着隔壁房间的声音,在脑中早就脑补千万种画面,他自个也差点失态,扑向孙莹这个大小姐了。

    不过好在最后一刻,他保持了理智,靠喝茶水降温。何况是李洛辰,他有欲望,难以泻火,十分狂躁冲着对面的孙莹叫:“孙莹,你是故意的吗?啊?是故意的吗?”

    对,我就是故意的,故意想让你站起来试试啊。孙莹撑着下巴,半张着眼睛,困意朦胧,“看来,隔音和防震效果不好啊,这个房间。”

    “大小姐,已经半个时辰过去了。你看……。”

    “啊啊。去吧,让他安静点,别打扰我休息了。”孙莹觉得这个刺激法子实在行不通了,作罢打着哈欠,衣服懒得换下,直接躺倒在床,裹着被褥很快便熟睡了。唯独留下狂躁的李洛辰和东泽,两个大男人对视了十几秒,竟然不约而同尴尬脸红起来了。

    一夜春宵值千金,一夜安眠值万两。被一夜缠绵音色骚扰的李洛辰,面色极度阴暗,凶狠瞪着走在前头的孙莹说,“孙莹,昨晚你是故意要整我的吗?”

    孙莹咬着馒头,鼓着一边脸颊回眸无辜道:“怎么会了?那是店家安排的,又不是我刻意做的。要是我刻意整死你,你还会活着在这里跟我嚷嚷吗?”

    “李少爷,这事儿真是不能怪大小姐。”

    “你,你们!你们两个联合起来欺负我。”李洛辰一张嘴巴,斗不过两张嘴,只好败下阵来。

    眼见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林子里万物苏醒,青鸟时而结伴从他们头顶略过,带来一阵山林间的凉意。孙莹不禁拽紧披风,“少废话,你现在是鬼市头号猎杀对象,能不能安静点,做个瘫痪的美男子了?”

    李洛辰自知处境不佳,毕竟是他自己有求于人,但是也不能失去作为王爷的傲气。他哼的一声,闭上眼睛补眠去了。耳根子顷刻间清净了,然林子里的风声不止,总是让人难以安心下来。

    咕噜噜,咕噜噜,是李洛辰轮椅轱辘和坑洼地面相互摩擦的噪音。伴随这样的噪音,三人不知道走了多久,更是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时辰的路。太阳从最先的弱小,变成了此刻的硕大,猛烈的光线穿过层层树林,打落下来。

    微弱的热量,也能让孙莹倍感热辣。她脱下披风,扑在蒙了雾水的地上,喘着气儿言,“早知道,应该再弄辆马车了。”

    “马车目标太大,不方便。这里是山间小道,不适宜马车通行。要是能在天黑之前走出这个山林,估计能弄辆马车。”东泽一脸正经,边给李洛辰喂水,边观察周围情况,有无伏击或者是野兽。

    “啊咳咳。李洛辰呛了几口水,缓和一会儿插话,“按照我们这个速度,什么时候才能返回国城了?能不能快点?”

    快?想得到是挺美呢。孙莹冷笑仰视头上白绿相间的天空,懒散回应,“怎么你有急事吗?国城的家园中,有个美娇娘等你啊?心急得想要回去和人家嗯嗯啊啊了?”

    “不是!我孑然一身,家院中并无什么妻妾。”李洛辰不接招,他面色一沉,眼神里隐隐约约有着一股杀气,时刻要迸发出来,找人复仇似的。

    “既然没有什么重要的人,等着你回去相见报平安就不要……。”孙莹的话没说完,李洛辰突然抢下话头自言,“可我有比命还要重要的事情,要即可返回国城,前往太师府。事不宜迟,万一迟了一步,这江山,这天下,怕是……。”

    “怕是什么了?”

    “嗯?”李洛辰猛然一惊,意识到自己说漏什么,马上转变口吻,“没,没什么。总之越快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