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难道我不柔弱吗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1本章字数:2054字

    他的情绪变化,孙莹看在眼里,心中对这个李洛辰越来越有兴趣了。她简单嗯了一声,不再追问。氛围慢慢沉淀下来,宁静得让人舒适,让人不愿意挪动一步。戒备的东泽,忽而往前大走几步,神色紧张向前张望了一会儿。

    “大小姐,前面似乎有些情况。”东泽退回来,指着前方说。

    孙莹起身拍拍群儒上的湿气,顺势眺望了一眼,在坑洼的小路尽头,貌似有一群黑点在涌动,时而聚集,时而分散,像是半路劫匪打劫的样子。

    “救命啊,抢劫啦……救命啊,抢劫啦……。”妙龄少女呼喊声孱弱传来,入了三人的耳朵。东泽握紧腰间佩剑,目光凝视渐渐朝他们走来的人群,等待孙莹吩咐。孙莹犹豫了一会儿,觉得不靠谱。

    “东泽,前去暗中观察,没必要出手搭救。你知道怎么做了。”

    “是!”东泽领命,腿脚利索噔噔跑了出去,不出十几秒已经跑远了。李洛辰望着东泽背影浓缩成一个黑点,在那群劫匪黑点的边上潜伏,疑问。

    “为什么,不出手搭救。好歹也是一条无辜的生命啊。”

    “为什么要搭救了?这种半路劫财劫色的,在小道上屡见不鲜,你能见一次杀一次,杀个干净吗?我们只是走镖的江湖人,押镖期间可不会那么好心,搭救那么多条无辜生命。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这个女人,意外的有些铁石心肠啊。李洛辰斜着嘴角调侃,“没想到你是那么无情,见死不救了。”

    不是我见死不救,而是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杜绝这样事情再次发生。孙莹无所谓,随便他怎么说,她都是一脸淡漠,看破世间红尘的样子。

    “我就是那么的无情和冷血了。你想去的搭救,你就去啊,我不拦着你。”

    又讽刺我!李洛辰扫视自己一眼,也无可奈何,“要是能动起来,我又何必拜托你们送我回国城了?我又何必天天受你欺负了?要是可以,当初我就应该阻止寺松走进你们镖局大门的。”

    哦哟,反悔了?放出去的箭,往往如同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孙莹被他的话刺激了,脸上不禁露出谈判生意时候才有的狡黠笑容,粉唇轻动。

    “怎么你要换镖局?劝你打消这个念头吧。在当下镖局这一行当里头,除了我这个鬼镖局,能应付你这类型的走镖,还有谁可以了?何况,介于当时的情况,也只有我可以成为你们两人的救星。李洛辰,你可是不能忘记了,你这镖还是你那可爱的护卫用这个东西换来的呢。”

    说着,孙莹右手仿若变魔术一样,露出了寺松当时拿来当做定金的玉佩。李洛辰心中一惊,这不是副将玉佩吗?怎么可以拿来当做定金,给了这个女人!他双目死死盯着左右摇晃的玉佩,“寺松呢!为何我出来后,就没有再见过他了?你把他怎么了?”

    孙莹收回玉佩,捏在手中把玩,故意答非所问,“玉是上好的玉,雕工也是一等一,花纹样式更是绝品了。要是拿回国城,定能换好几套大宅院了。好东西啊,呵呵。”

    “问你话呢。孙莹!你把寺松怎么了?”李洛辰大怒。

    看样子这主仆二人,感情深厚不已呢。孙莹摸摸鼻下,含糊其辞,“寺松啊,是个很不错的奴才,对于你可真是忠心不二呢。想起当日,他求着我的样子来,别提有多么令人动容了。”

    什么?求?寺松,你到底为了我和这个女人做了什么交易?!李洛辰不敢往后深深想去,他左右摇晃脑袋,郑重再问一次,“孙莹,我再问你一次!寺松呢?”

    “啊?你说什么?”孙莹佯装没听清楚,清了清耳朵,过了半响才笑言,“替你走在去死的路上,也正好符合他当时所说的,为了你,只要你能安然回国城,他什么都愿意做。所以,他去死了。”

    死了?怎么可以。寺松你是我的左右手,没有我的命令你怎么死在这种没有意义的地方了。我不信,不信!李洛辰吃惊,他倒吸一口凉气,绷着胸前直呼道:“不,我是不会相信你这江湖女子的话。寺松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听信你的话去死的。”

    他自然不会愚蠢,而我也不会笨到哪里去了。趁着东泽还在前方调查,四下无人。孙莹颔首,往前靠近一步,耳语之,“呵呵。为了你,他是自愿请令的。不过,你们主仆二人如此蹩脚的戏码,怎么能逃得过我的眼睛了!李,将,军?”

    将军二字,从她粉唇中蹦跶出来,为何感觉是么刺耳了呢!就好比那梨花针,带着骇人的毒液深深扎入李洛辰的凡心,瞬间的刺痛,让他面露难堪之色回避,闪烁其词。

    “什么将军?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就只是个茶商少爷而已!不是,什么将军。”

    装,继续装啊!看你到了最后怎么来圆谎了。孙莹将玉佩塞进腰带之中,挑了挑眉顺应他的谎言,继而道:“是吗?难道是我猜错了?那你说说了,你一个茶商少爷,怎么会和外域敌人有所交集,还会招惹整个鬼市猎狗们的追杀了?”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了?这个问题,也正是我要返回国城想要弄清楚的。李洛辰看向一边,躲避孙莹那双天生清澈如明镜的眼睛,像是只要和她对视一眼,自己所有的秘密都能暴露在她眼前一样,令人胆寒。

    “我怎么知道了!外域人做生意向来野蛮无规矩,只要稍微不符合他们的意思,就要杀人。我一个柔弱少爷,怎么能敌得过他们了?”

    “噗呲,呵呵,啊哈哈。柔弱?你还柔弱呢啊!可笑了,可笑了。”孙莹捧腹大笑,差点直不起身来。

    李洛辰见了,双颊不禁燥热一会儿,很快又消退而去。他一个堂堂王爷兼职大将军,竟而要在一个江湖女子面前说自己柔弱,也是头一遭,使他浑身不自在,像个闹情绪的孩子。

    “笑什么?我都这样了,难道还不柔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