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果然难对付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1本章字数:2122字

    孙莹笑着合不拢嘴,眼泪横飞,好不容易平复下情绪来,再次看李洛辰一眼,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他这样练武的体格柔弱起来,会是个什么矫情的模样了。

    “就你这体格,还能柔弱了?等你恢复了,两个东泽都不是你的对手了呢。”

    正说着呢,东泽小跑回来,警惕左右,生怕方才的劫匪察觉到这里有人,派人伏击偷袭。他拽着孙莹去到密林草丛高耸的地方,压低声音道:“大小姐,看样子像是一般的流民化成了劫匪,抢夺路过的普通村民。”

    “看得真切?”孙莹不信质疑。

    “不算的真切,可看其打斗手法,身手来看,不像是江湖中人该有的三脚猫功夫。要真是鬼市杀手伏击,身手和计谋不应该如此拙劣了。”

    孙莹明白点点头,心里仍旧不安几分。眼前的路漫长而又无期,沿路过往的人和事,尽管尽量不去接触,可还是有不可避免会遇见的那一刻。她叹了一口气,看向小道一边的岔路,“流民化成的劫匪,更不能招惹。绕道而行,赶紧动身。”

    “是。召回书信已经分发出去了,汇合地点定在湘镇。你看……。”东泽拱手顿了一下,观察孙莹此刻的颜色。

    “湘镇就湘镇吧。我也正好有些事情让他们先去打探。”孙莹平静的颜没多大改变,反而媚笑走出草丛高耸之地,亲自推着李洛辰重新踏上小道。

    “发生什么事了?还得要背着我去商量?”李洛辰不解发问。

    “没什么!安静做你的瘫痪大少爷,一路上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身为货物,就该有货物应有的沉默。再废话一句,我毒哑你。”

    “……。”

    事实证明,孙莹的决定是对的。暗中观察方才劫匪暴乱的杀手,没发现他们三人身影,立即转入一边的草棚内,向小堂主报告。

    “报告小堂主,没发现孙莹他们身影。计划失败了。”

    小堂主翘着二郎腿,本来还想喝口茶呢,听了手下的回报,扔下温热的茶杯盖,愤然起身质疑,“什么?!没走这条路吗?不可能!明明就有消息说他们该走小道了,为何不见了?啊!”

    “属下不知。从开始到结束,均为发现孙莹等人出现。”

    “废物!真是到嘴边的鸭子飞了!啧,孙莹这个女人果然难对付!”小堂主自言自语着,又坐回椅子上,笑着奸险,“躲得过我这一关,能躲得过湘镇吗?去,传信湘镇的人,猎物在路上,时刻准备。”

    “是。”杀手领命快步退下。

    小堂主重新端起冷掉的茶,细细品味了一口,满足地望了棚外的闲散阴云,笑言,“真是个好时节,好天气啊。去,把那几个人给做了。”

    话音一落,几个黑影即可从小堂主身后唰唰地飞了出去,赶赴山林小道进行新的一轮劫杀。杀人灭口,往往习惯性发生在这种幽静小道之中,尸骨直接让林中野兽啃个干净,不留痕迹,让人难寻踪迹。

    经过三天两夜的赶路,孙莹三人总算是踏入了湘镇的土地之上。地方不大不小的湘镇,出奇的热闹非凡,街区十分狭小,两道均是挤满了贩卖各种花样的东西,吃的,用的,还有些稀有小玩意儿,更甚是还有江湖卖艺的。

    要不是看在来往人们的装作打扮,肯定以为是返回到了国城这个热闹大城呢。孙莹此时换了身男子装扮,高高束起的长发,用发带系着,露出高亮额头和她那精致小五官,远远看去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少爷呢。

    东泽站在人流当中,成功当起了分流柱,迫使人们左右绕开孙莹和李洛辰。他惯性张望一眼,掩嘴俯身耳语,“我先去看看,一升酒楼安排如何了。大小姐,你要小心。”

    孙莹嗯嗯的点头,单手抓着差点被人流带走的李洛辰轮椅,“快去吧。人多混杂,一时间他们也不会这样大胆了。我先在附近转悠一下,顺道买点东西。”

    “那……他。”

    “哦,还是跟我一起好了。放心不会弄丢了,这么宝贝的货物,我怎么会弄丢了。放心的去吧。”

    东泽不信,可面上不能表露啊,只能在心里嘀咕几句,不舍的融入来往人群之中。他刚走,周围有几个商贩相互对视一眼,随即扔下摊子跟随而去。

    嗯,还真是有几只猎狗嗅味道呢。孙莹将那几人的身影收入眼底,推着李洛辰慢步朝热闹中心走去,恍若自己只是个游客,带着瘫痪的哥哥来此游玩一样。

    “东西不错嘛。可惜价格太贵了吧。”孙莹拿起一支发簪,仔细看了看,嫌弃言。李洛辰顺声看了一眼,只不过是普通的桐制发簪,做工,绣花,配饰都十分粗糙,哪里比得上他母妃所用了。

    “小镇子的东西,就是简单。你还想它做工精致到哪里去了?一般般而已,根本不适合你啊。”

    “真的?我觉得挺好看的啊。”孙莹不甘心,毕竟逛了十几分钟才看上一样东西,十分犹豫。

    李洛辰微微皱起眉头,咬着她的衣袖往回拽,呜呜言,“走了!回国城,我给你一个盒子的发簪可好?比这里的好看上千倍的如何?”

    孙莹受宠若惊,瞪大眼睛十分真诚的看着他说,“你说真的?”

    “当然。我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金银铜全部给你来一套!”

    卖发簪的大姐看着孙莹迟迟不肯下手买,失去了耐心,她打断两人的谈话,“哎哎,姑娘你到底买不买啊?不买就别挡着我做生意啊。真是!”

    大姐说着,夺回孙莹手里的发簪,愤愤放回去,招呼边上路过的花季少女过来看看。李洛辰以为她就此放弃买发簪,没想到孙莹心情大好,更是要买了。她指着小篮子那对黑木简约发簪言,“大姐,那边的给我来十把!”

    大姐一听,态度立马转变,笑眯眯的给她包装起来,一手交货,一手摊开道:“小姐,你真有眼光啊。一共二两银子!”

    二两银子?就这破木头做的发簪,也值钱了?李洛辰讶异,眼睁睁看着孙莹买下了这堆烂木头,还高兴不已,当做宝贝似的一根根放入专门的腰带里。

    “我说你啊,人家那么不待见你,为何要买下那些没人会要的木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