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糟糕了,大小姐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1本章字数:2032字

    李洛辰猛然想到,她这一上去,自己不就是无人保护了?他慌了,可依旧镇定,“你也真放心我一人在这里,看你被打残了?你不是说过,我是你的宝贝货物吗?不会弄丢的吗?”

    孙莹呼的起身,伸展四肢,面色红润侧目对他说,“不用担心!就算你被人劫走了,你依然是我的心肝宝贝,我会把你抢回来的啊。等着,看我怎么给你弄个美娇娘来,让你在下,享受一番云雨啊!”

    “……。”嘴皮子真是顺溜不行呢,看样子等我伤好,处理好内乱的事情,第一件事情就要封上这个女人的嘴巴。李洛辰被她说的面红耳赤,脑中不禁浮现前几日失态的事情来。

    “小样儿,乖乖等着啊。看好他,弄丢了,你知道我的手段。”孙莹手脚活动开了,对着空气叮嘱一句,便轻巧的闯过眼前的人群,去往擂台边上报名,画押,签下生死状,一气呵成丝毫不犹豫。

    李洛辰没法阻拦,内心哭着祈祷这里没有杀手。然就在孙莹离开后一分钟,一女侠冷不丁的站在他身后,单手握着轮椅推手,“不用担心。大小姐,自有安排。”

    大小姐?是她的人?李洛辰慌乱的心,顷刻安定下来,注视擂台上的热血。

    早些时候离开的东泽,细微感觉到有人跟随,为了不暴露汇合地点,他故意走了好几条偏僻小巷子,还过了些小的集市,本以为能甩掉一些杀手,没想到反而招惹来更多。像是那吹笛子的人一样,吸引了一一批批的老鼠。

    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他闷哼一会儿,转入无人问津的破烂巷尾之中,扔下身上的包袱,挠挠脑仁说,“都出来吧,你们跟着我好几条街区了。还不动手吗?”

    躲在暗处的杀手们,响应他的话,纷纷现身,瞬间就把这个破烂巷尾挤满了。面对如此人海战术,东泽心里还是一怵,毕竟没有大小姐的命令,他也不好解放实力,杀出个血腥风雨啊。

    他苦涩面容扫视一眼,自嘲,“啧,还真是要命了。就算我能打,也不能秒杀了。”

    “哼,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以前算是你们幸运,躲过一劫,今日……哼哼。”蒙面杀手忽而装腔作势,冲着东泽怒斥。

    东泽没理会,只顾着思量采取什么战术能快速解决了。他掏出长剑,抵着黄土地面,左右各自看了一眼,重型兵器的人不多,小型兵器和暗器的人挺多,看来是速度型的呢,剩下难道是用毒?

    蒙面杀手备感没面子,急红了眼睛,跃下破围墙,站在东泽眼前继续叫嚣,“聋子呢!啊!真是目中无人,狂妄自大的家伙!”

    谁目中无人了?东泽不顾及那么多了,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吧。他甩了一个杀气眼神过去,直接震慑了蒙面杀手,“来就来吧,哪儿那么废话!我还得要赶紧去接应大小姐!”

    嗯?好强大的杀气!蒙面杀手直接给看蒙圈了,他僵硬在原地,双脚微微发软,碍于周围同行都在,不能失去了英气。蒙面杀手最后吞咽口水,定了定心举着手中的狼牙棒,号令而下。

    “上啊,杀啊。干掉他,就能拿到那千万黄金的人头了。冲啊啊啊……。”

    一时间,一群人黑压压的冲了上去。不得不说,采取人海战术,果真是有效果的。东泽一人两只手,两只脚,也干不完啊。他挥舞长剑,在一群武功参差不齐的杀手黑流中,来回转动,跳跃飞转,出镖……。

    如同一只正在惊涛骇浪中挣扎的鲨鱼,每一次的出击,总能带回点不一样色彩的花朵。双方实力的悬殊很快就展现出来了,杀了近乎一半的人,东泽依旧气息不乱,警惕周围的杀手。杀手们早已经累个半死,还不能完全干掉东泽这个怪物,不免减弱了士气。

    “这家伙,还真能打!我们这么多人上,都还不能干掉了。呼呼……。”

    “鬼镖局的人,果然都不是善类,更不是人了。”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继续上啊。大爷的,就不信了。”

    稍作调息,杀手们转变进攻方针,对着东泽又起新的一轮围攻。趁着一群人乌压压扑上去的时候,一暗镖冷不丁刺入了东泽肩头之上。东泽大惊,捂着肩头向后大跳跃几步,逃脱围攻,蹲在房檐之上,扯下暗镖。

    “可恶!一时大意了。”

    “呵呵,这下子我们看你还能打了吗?哈哈。”暗标杀手站住来嘲讽道。

    这一句自信的嘲讽,让东泽下意识想到镖上有毒,他摸了肩头一把,血液中带着黑色,果然有毒,且他眼前开始犯花了起来。

    “啧,有毒。糟糕了,大小姐……。”

    毒素即可发作,东泽单膝跪在脆弱的房檐之上,他深呼吸慢慢吐气,瞪着下面开始残暴起来的杀手怒嚎:“你们,卑鄙!调虎离山吗?”

    “现在才知道,晚了!兄弟们趁现在,上。”

    局面渐渐失去了东泽的掌控,他一恍神,身子滚落下脆弱的屋檐,带动年老的瓦楞,一起翻滚。于此同时杀手们重新振作了士气,前仆后继的冲进破损的内院之中,命悬一线。

    一边孙莹还不知晓东泽命危情况,她十分兴奋小跑步,咚咚上了擂台,对着对手礼貌言,“还请手下留情,我的身子骨可经不起壮士的死拳啊。”

    对方一看是孙莹,瞪大眼睛如同牛眼一样,他打死不相信来人竟然会是她!台下的人们一致十分不好看孙莹,纷纷耷拉面色摇摇头,觉得没看头。有的甚至还嚷着让对方打死孙莹,又或者是起哄赶孙莹下台来。

    孙莹皆无视,只管摆出相对标准的架势,招招手,“来吧,在镖局的时候,你不总是吵着要和我较量一下吗?如今是个不错的机会,动手吧,虎鹤!”

    我的妈呀,还真是大小姐啊,真是倒霉。被唤作虎鹤的男子,软弱了先前的气势,开始围转孙莹嘀咕,“大小姐,你怎么会来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