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呵呵,脑子有病吧

    更新时间:2018-08-08 00:05:11本章字数:2077字

    孙莹见他实在是磨叽,先出招先发制人,三招下来,已经算是温柔了。虎鹤哪里敢和自己的主子动手,连忙躲避,忍着不还手。

    “不还手吗?虎鹤,你这样太让我失望了!你不出手,不代表我会手软啊。台下的观众可要不高兴了呢。”孙莹边说,边笑盈盈的亮出纤纤细手,每根指缝间夹着方才买来的发簪。

    虎鹤一见,脊梁骨即可泛起寒意。他慌忙做出应对架势,笑嘻嘻言,“大小姐,你这在逗我呢。我怎么敢和你动手啊…哎哎,别!”

    “哼哼,黄金在前。你认为我是在开玩笑么?还手吧,动手吧!今日让我高兴高兴。”孙莹不由得亢奋起来,飞簪而出,略过虎鹤腋窝下,一股阴风穿了过去。

    吓得虎鹤赶紧抬手旋转躲避,迫于无奈抽出腰间长鞭,啪啪两声,打断了袭来飞簪子。

    “大小姐,我们点到为止好不好?”虎鹤抬腿飞踹,侧身扭转来一个天女甩袖的姿态,长鞭跟着扭转出优雅的弧度,在空中化作啪一声巨响,打在孙莹脚边空地上,凹陷了一个小洞坑。

    有两把刷子和胆量了呢。孙莹满意的嗯了声,收紧身躯朝着虎鹤跑去,采取近身肉搏战术,不料不远处蓝色晴空中,蓦然出现一缕类似烟火的白烟,声音沉闷,却也能引起了他们两人的注意。

    虎鹤扭头望去,惊讶着,沙哑声音说,“是老大!老大有难了。”

    嗯,偏偏是这个时候了?孙莹压根没有停下的意思,不过动作已然没有之前的凶狠霸道了,虎鹤也深知这一点。两人顶多是在作秀罢了。

    “事情有变。输给我,这里怕是已经有鬼市的人在伏击了。”

    “什么?大小姐,你想要干什么了?又要闯虎穴吗?”虎鹤牵制住孙莹的手,扣脚将其翻滚在地。孙莹装作挣扎回应,“嗯。有点事情,要亲自审问一下。东泽向来行事凶狠,这次居然会用到信号弹,那么就是意味着……。”

    “鬼市采取了非常手段,老大被算计了。”

    “嗯,八成的可能。”

    孙莹说着,双脚费劲的噔开虎鹤,麻溜滚到擂台一边,抬头扫视人群中一眼,发现李洛辰和接替她看护的古凡不见了!两人同时消失,可能性不大,看来这次鬼市的猎狗是请了军师吗?

    虎鹤也察觉到人群中细微的变动,他急忙飞扑到孙莹身边,听候指令。孙莹见机,伸手猛然掐住了他的脖子,使劲往下摁着,俯身低语,“这里就交给我,你去把李洛辰找回来!一定赶在他死在这群废物手上之前,找到他。”

    “是!大小姐,那你自己要小心了。”虎鹤应承一句,自己作秀扑腾两下高声求饶,“放,放过我吧!”

    “哼,不自量力,滚。”孙莹顺势放开了虎鹤,还不忘朝着他的后背狠狠踹了一脚,促使他顺利滚落擂台,疾步离开。台下的人们还没看个仔细,也没看够呢,就结束了,还是出乎意料的结局。

    全场不禁安静十几秒,后突集体欢呼,纷纷投给孙莹赞许的目光。台上的管家,重锤敲锣定音,宣布此次比武招亲的赢家就是孙莹。孙莹猴急搂着管家脖子质问,“哟,我赢了。赶紧带我去见见我那未来的美娇娘和未来岳父。”

    管家不太适应孙莹的热情,他呵呵两声,指着楼梯言,“请,老爷和小姐都在阁楼上等着。新姑爷,还请放开小的,小的要喘不过气来了。”

    孙莹望了楼上一眼,暂时看出什么破绽来,不过身后的擂台早已经埋伏不少人。

    她撇了管家一眼,不像是鬼市的猎狗,所幸松开了,自己大步迈入了阁楼,先声夺人,“别装了,这点伎俩是逃不过我的眼睛。别以为是你们的计谋得逞,其实是我主动跳入你们陷阱来了。”

    一席话,说得字句分明,铿锵有力。让还未开始演戏的众人,感到诧异。众人四目相对好一会儿,最后才决定撕毁面具,露出本来凶狠面目。

    “真不愧是鬼镖局大当家的,一眼就能识破了。”身穿老爷服饰的男子,往前走了几步,自信满满道。

    孙莹临危不惧,悠然自得走到一边桌子上,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水,喝了起来。周围的人,咻咻纷纷亮出兵器,寒光汇聚一起,能变成高能日光灯,照亮一切。一时间,杀气满溢,巨大的气场和紧张感,使得每个人不敢轻举妄动。

    “你!看样子像是小队老大,名号,哪个堂会的?一一报上来,不要让我动手逼你说。”孙莹稍作休息,指着方才说话男子言。

    男子不禁觉得反感,眼见只有她一人,备感胜券在握,何况自己的人已经把李洛辰弄到手,也不惧怕耗费时间和孙莹玩玩。

    “哼,凭什么要告诉一个将死之人了?上!孙莹的人头,也价值千金啊。”男子扭曲面目,邪魅裂开黄牙的嘴巴,笑得十分令人恶心。

    哎呀,什么时候我也成为鬼市的猎杀对象了?我怎么不知道了?孙莹摸着脖子,懊恼得勾脚,撩起实木板凳,反握在手中,狠狠击打在左后方袭来的杀手。啪的一声巨响,实木凳子立马开花,木屑在空中飞舞,飞溅进入紧跟其后的杀手眼睛中。

    “啊啊啊,有暗器,有暗器……。”

    暗器?呵呵,脑子有病吧。孙莹摸着飞簪,已经不够她愉快的打架了。她只好刺手空拳,在一群杀手,寒光剑影之中,见什么就拿什么当武器使唤。花瓶,凳子,茶壶,窗帘,挂绳……能顺手拿的,都能在她手中化为致命武器。

    一番打斗下来,地上躺着不单单有杀手们尸体,还有零散的家居用品。老爷服饰的男子,看着自己得意手下,居然连一个女人都干不过,真是丢脸又懊恼。他扯下碍事的衣服,直接朝孙莹扔去,以作掩护。

    孙莹下意识抬眼望去,然视线被那棕色的袍子阻挡了,根本无法预知来人攻击方位,她即可向后退去,警惕左右,却是忽略了身后有机可乘。男子蓦然窜到她身后,出其不意给了她一击组合拳。